20110928-2.jpg  

 

距離上次打網誌是什麼時候了,似乎是七月剛從班遊回來的時候吧。
那個時候跟大鳥借了單眼是對的,一直到現在裡面的照片我都還很喜歡。
偶爾翻出來看看,看看一些合照,一些蠢樣,一些我們一點也不急著長大的模樣。

 

-----

 

先說說Facebook這個新生態吧。
現在我們往往不會努力去記住別人的真名,我們都會問:臉書上打什麼才找的到你?
我們也不會要別人的電話號碼,而是問:你什麼時候上線?
我們越來越不在意在現實中有沒有說話了,卻擔心有沒有辦法在社團裡打進別人的話題。

而最近Facebook推陳出新的新功能 
貌似不停的掏空,不停的揭露,把我們在這樣虛擬世界的一舉一動公諸於眾。
有人說,瘋狂的爬動態、瘋狂的按讚、瘋狂的打卡、瘋狂的標記
不過就只是一種沒有理智存在的互相哄抬身價的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當得到了越多的大拇哥,我們真的會不小心錯覺,這個世界是認同我的。
但有時候你所得到的是不負責的產物,他給你的成就感不是認同,而是要你承認他的存在。
給你越多讚許的人,你越會放大自己,同時放大彼此,把所有人當成自己的頭號粉絲。

然後粉絲頁出現,訂閱出現,我還真他媽的不知道你給你完全不認識的人訂閱是為何?
分享你今天又花了多少錢吃幾個水煎包?而你真的覺得這樣如洪水般的動態,幹嘛? 

更可怕的,成為網友好像已經成了時下深交的第一步。
沒有加好友之前,你不是我的好友;
沒有加社團之前,你不算真正的社員。
沒有按讚之前,你不能看這段影片。
我去你的。

We're gonna change the world.
我想Facebook確確實實改變了世界,可是這樣的世界,令我覺得恐懼。
我不知道這樣的認識,到底是讓我更輕易能認識彼此,還是多了一道手續。
的確,我還是一直使用Facebook,我還去試用了Timeline;
但當有些人不停衝刺著自己的好友數時,你真的會逼著自己去審視自己的價值觀。

 

-----

 

終於上大學了。

很多事情都是進了大學才知道,在那之前,所有的了解都只是一知半解。
所有的自以為都真的只是自以為,沒有經歷過的終就只是旁觀者。

原來檯燈也可以像賣麵包那樣沒有包裝的放在陳列櫃上給你一台一台拿;
原來合作社是可以開到半夜兩點的;
原來有人真的可以一直玩線上遊戲玩那麼久;
原來世界是這麼樣的一個世界。

越覺得自己渺小,就越覺得自己的故事沒有價值。
越覺得自己不值得提起,就越不知道該告訴些別人什麼樣的自己。
樂是不認識那個值得提起的自己,就越覺得自己不值得被認識。

所以其實有時候終究是面子問題,有可能是因為你生不出什麼拿得上檯面的話題;
可是你從未以自己的過去為恥,你只是沒有個可以分享的人了,這樣而已。
你會突然不知道,過去的蠢事向誰提,你會突然不知道,過去的風光向誰提;
從零開始的感覺是這樣的奇異,卻也是這樣的果絕和難過。

在外生活,才發現家的好。
家裡的零食不用自己花錢買,只要在餐桌上面翻一翻就會有了。
想要吃菜的時候不用出去外面點盤25元的爛青菜,跟老媽說一聲就會有了。
天氣冷了想穿件長袖不用想要請老爸老媽從台南寄上來幾件,往衣櫃裡抓就有了。
頭髮濕濕的時候不用想著宿舍會不會跳電,直接進廁所吹一吹就乾了。

但這就是長大吧。

自己排課表,自己選老師,自己算學分。
自己找朋友,自己挑夥伴,自己決定睡眠時間。
自己看展覽,自己買門票,自己買10元紅豆餅自己吃。

當你真的意識到什麼事情都是自己來的時候,才會認真的去墊墊自己的斤兩,
想確認自己是否有承擔一切結果的本領。

朋友很好交,卸下心房就有;
學分很好選,填填雷課就有;
社團很好進,交上社費就有。
可是這些似乎都不是我們當初預想的對吧,至少我們曾經不是那麼想的。

老師當初告訴我們得轟轟烈烈,才明白在這裡是不可能的。
只有你自己把自己當成一個傳奇,你才能造就傳奇。 
因為對不起,這個世界大到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偉人傳記的一員。

被了解不重要,尊重自己才重要。──林懷民 

我曾被警告不要總是帶著成見過生活。
我也被警告不要對於每個資源都抱持著那麼熱切的想像。
我會覺得灰心,因為我做的每項批判和期待最後都會被話上叉叉;
但我也會覺得慶幸,至少有人還肯提醒我。

這個校園是美的,我也碰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好人
給我一個微笑,讓我不至於覺得自己小到別人看不到你是誰;
但偶爾我還是會想起過去的你們,因為你們給過的微笑那麼多,多到我無法忘記。

 

-----

 

《台灣設計師週》

20110929-2.jpg   

謝謝王炳欽,說到這個又有另一段故事可以講。
因為網路認識,進而知道同校,是學長學弟的關係。
因為畢業在即,所以第一次碰面是網路認識之後的兩年後,在高三教室外交接課本;
我記得那個時候沒有講超過五句話吧。

下一次的對話還是在網路上,又是另外一個兩年。
這次換我畢業在即,為了申請在MSN上問了上百個問題;
然後因為第一階段全部落榜,所以又斷了聯繫,繼續拼指考。

接下來就是正式成為大學的學長學弟,卻沒有因此有什麼見面,
只是約好填了同一堂軍訓課,然後在我來到台北大概10天之後,才在課堂上見面。

那才算是第一次的正式聊天,而這距離知道彼此名字已經四年過去了。
所以我說緣分真的有夠曲折離奇,你真的不知道你現在錯過的,以後會不會還會再回來。

回歸展覽,真得很棒,我只能這麼說。
喜歡Re-Touch單元,強調每項展覽品就是讓你碰、聽、摸、坐,
而不是只給你個「請勿觸碰」的告示牌,叫你只能看,別手賤。
裡面也有很多很有巧思的設計,我真得很喜歡那種感覺,走到每個地方都有驚喜。 

 

《南友北營》

對南友會,的確剛開始充滿著誤解與不信任,
覺得辦的活動都沒什麼意義,因為總是因為太過必俗而沒交到什麼朋友。
一直到這次活動,才算徹頭徹尾的改觀。

你看到了一個團隊的韌性與互助合作,一個活動的完整呈現;
一種我就是挺你你就放心的上台演吧那種安心的感覺,
還有你就是我的學弟妹我一定要好好照顧你的那種同鄉情懷。

我很難說自己沒有被感動到。

認識了很多人很好的學長姐,也認識了很多很棒的朋友。
這才真正的,在這個大世界裡面,打開的自己心中小小的那扇窗。

 

-----

 

買的HTC Mozart,要謝謝來台北之後一直幫著我的許哲寧。
想買Leica,但要存好久好久的錢,就算是我第一個目標吧。
想用軟體寫出一首自己滿意的作品。
想知道,自己能獨立到什麼程度。

有時候來到一個大城市,我的夢想會變形,但到底是變好變壞,我不知道。
但是我還是會繼續加油,只因為我真的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麼樣子。

 

-----

 

201109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hnnie Xu
  • 您要買 Leica 哪臺阿?
    勇氣可嘉。
  • 為什麼說勇氣可嘉?

    輸先森 於 2011/09/29 13: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