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屋樂團,Brokenhouse,破音,破電子琴,破設備
真是對不起大家,大家表現都很好,結果被破音搞砸了  =(

----------

還好一直拖到上課,所以很多人都回去了
所以親眼證實我破音的人並不多,除了熱音社的學弟妹還有同屆的之外
我看到的好像只有家銘和巨頭而已
但是巨頭很賤,現在看到我都叫我「破破」
我又自己在那邊想像,以後走在路上學弟妹會指著我竊竊私語:「欸欸那個破音的啦!」
噢賣嘎,我好心慌喔 = =

Brokenhouse今天命運坎坷,原本是在室外表演,後來下大雨
幸運的跟管樂社借到一間「破屋教室」之後(我們的團照就在這拍算了!  XD)
我們收到沒有keyboard的惡耗!因為阿昌老師以為我們有keyboard = =
後來跟香妃老師借了個超爛的之後(有好幾個音沒有聲音)先湊和著用

今天沒有忘詞,但是破音了,好煩喔
好不容易大家都沒有中斷,結果我卻搞砸了表演 =(

對不起鈞麟、翊(靠北我永遠只記得一個字  = =)、Desh、大鳥、白蘿蔔、學長
真不希望這兩首歌的各一個破音讓你們損失很多

----------

青年社的命運也沒有好到哪去,原本以為會招到不少人,結果只有十幾個
不過北極熊說的沒有錯,這樣才是正常,我們這屆四十幾個進去才是怪異
總之大家的自我介紹都好簡短,我看不太到他們的企圖心
還是說因為眾長老們太多人害他們有夠膽怯的意思 = =

我真的想要搞個連署然後瘋狂的罵學校
他媽的你把瀛海潮從一學期一本減到一年一本幹什麼嘎啦?!
是神經病喔,不是說還有一億,不是說還有很多錢嗎董事會!
我真的超級不爽的,每次都是學校高層自己在那邊搞一大堆飛機
然後再讓一些可憐的學校主任組長來公佈,然後我們就會去找他們麻煩
而他們也只能無奈的告訴我們他們不知道,我們就只會像悶燒鍋那樣氣憤

我真的受不了這種學校和學生之間如此巨大的斷層
有必要嗎?學生又不是毒種,在做什麼決策之前先想想學生有什麼反應好不好
私立學校既然是靠學生吃飯,就不該是荼毒學生吧
一直剝削學生的權利,小心我編出一本全部都在謾罵學校的校刊!

這樣真的不公平,一年做一本校刊對我們來說實在太長
最瞎的是雖然一本成本從60元成長到120元,卻完全不給我們增頁的空間
我真的覺得很無奈,你們到底希望瀛海潮裡面出現什麼?宣揚瀛海的好嗎?
那真的很不好意思,既然主編是學生,那就不會成為學校的宣傳品
對於這種事情真的很多人看不過去,我管它有多少人拿去墊湯
你們沒有給學生任何交代就把瀛海潮縮減為一年一本,一年只有三個文藝獎首獎嗎?
你們到底還想要給學生什麼?自己在那邊叫說要有文學氣質,然後呢?
我不知道你們瘋狂的要學生出人頭地,卻又瘋狂的把每扇門窗都關起來
那你們到底想要怎麼樣,變成大家都拿一本瀛海新聲你們才高興嗎?

就連其他學校吉他社一年也要辦兩次成發,他們還是可以辦成發的社團喔!
我們這種無法辦成發的社團,只能靠校刊來告訴外面我們在做什麼
難不成你要我們把寫稿三小時實錄上傳到網路上讓大家看嘛!
青年社既然是以校刊維生,你就不該剝奪以一個學期為輪迴的代表性產物
當學校要評鑑的時候,我們卻什麼也拿不出來,你們要怎麼打分數?

再者我們本來就已經說好上學期是學長姐帶學弟妹做
下學期那本則是學弟妹變成主位者,你們現在剝奪了他們、也剝奪了我們
剝奪了他們成長的機會,也剝奪了我們交棒的機會
我不相信一年一本的質感會比一學期一本來的好
當沒有任何產物讓他們可以修改、可以檢討時,你要他們怎麼去帶下一屆的學弟妹?

我受夠了。
我一定要做連署

----------

糾察隊初選過了,不過現在只是試用階段,總之總是要戰戰兢兢
只是不太喜歡被脅迫「你現在還試用期喔,小心一點」之類的
好無奈的感覺。

現在的課表讓我極囧,整篇滿滿的被主科佔滿,我實在不太能適應這種感覺
因為上的每一節課都讓我覺得「噢賣嘎不聽我會窒息,噢賣嘎我不懂會完蛋」
好像永遠沒有辦法放鬆、不能鬆懈的感覺。
好吧老陶一定會說別人都已經在快跑了你還在爬還喊累做三小
那我該怎麼辦?

企鵝說現在看我當班長的模樣有種回到國二的惡魔時代 XD
或許我該說說我的感覺。

其實我可以對你們很好,真的;我可以這個不管那個不管
學校發佈的命令我可以不要說,如果你們覺得不重要的話
老師囑咐的事情我可以不要鳥,如果我覺得你們會抗拒的話
我不是乖乖牌,我想大家也都很清楚,我會為我自己覺得值得的事情去奮力
有些回條我就拒收,因為那有夠沒營養,我沒必要叫你們去費那個勁兒
但我只是想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分寸,什麼叫該有的樣子

沒有說你們不能瘋狂、不能大吼大叫、不能失控
只是你們要自己收的回來,你們要自己能夠控制
如果上課鐘打你沒有聽到沒有關係,嘎抓會提醒你們
如果落葉沒掃到而你沒有注意到沒有關係,火柴會指點你們
但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當他們都說了你還一副「所以咧所以咧」的表情
或是漫不在乎、覺得反正到時候被扣分不干我的事的那種感覺。

我覺得你有種把你的班級填高二一班你就要對這個班級負責
當然如果你要讓整個班級成為一個空殼我也不反對,只是我不願意當空氣就是了
沒有說一班就了不起或什麼的,而是說一個班級如果連什麼叫團體榮譽都不曉得
我真的覺得你們很可悲。

吐口水好啊,不要吐到教官身上就好;
罵髒話好啊,不要罵到Scrooge耳裡就好。

壓力大到這樣大家或許都需要發洩,但請不要拿自己的榮譽開玩笑
當你瘋瘋癲癲的踐踏了整個班級的樣子的時候,別人只會笑:「這也叫一班。」
以前聽到這句話我都覺得很逆耳,慿什麼一班就得表現的很乖很資優那種感覺
不過我想這也是沒辦法的,我們享受了最多的資源、受到最多的特權
你連表現不好都不能被允許。

而我想我們班現在最缺乏的就是傾聽
就這樣而已,我想其他都做的還不錯。
當一個自以為是的人學會傾聽之後,他就不再自以為是

所以我希望以後你們對我有什麼意見,盡管說,我不會砸桌子反正我也抬不起來
但是我希望我說什麼你們能夠聽進去,而不是我講完之後還在「阿你剛剛說什麼」
我或許可以私底下告訴你我說了什麼,但不能命令我為你們repeat48遍。

我也希望你們多體諒股長,他們真的很辛苦
而如果你們真的去做做看,你們會知道他們有多想罷免這個班長 XD

恩,我想大家都只是想要讓某些東西更好而已
唯一我們應該要做的就是取得共識

----------

#明天要和小豆子、棟哥去看《聽說》。

#今天或明天就要把《長路》的閱讀心得寫完,不能再拖了。

#班服大家快點想樣式!這次來個很驚艷的吧  XD

#這兩天把好久沒更新的手機歌單快點整理整理吧
 我快受不了每天騎車回家都聽那些陳腔濫調了;
 說到這個,我可愛的手機又被我摧殘到接觸不良了,現在聽音樂常一耳聽不到 =(

#太酷了為了讓Brokenhouse的壽命長長久久,已經開始選下一階段的歌
 應該是為了十一月的樂樂欲試初選所準備的吧,十二月就有樂樂欲試了
 今年還有個官僚的跨年音樂會,學校如果肯拉下臉的話也會找熱音社表演。
 所以我們要把握機會,每兩個禮拜就練一次團,每次都是練整個上午或下午
 大家加油嘿嘿嘿!我一定不能再破音了!一定一定!  =)

#狂推《開心=紀念日》專輯,一定要去聽
 KKBOX有上架,如果你要買的話,博客來或是台北小白兔都有 XD
 最推第三首《The Shins / Phantom Limb》,真的很棒。

#我還有好多好多話想要跟學校說,而且只是想要跟他們溝通
 但他們從來不給我們個健康的管道,只好透過網路,這真的很不好
 其實我自己也知道,家醜不可外揚,但有時候激進的手法,唉。

#我跟鈞麟說過了,如果學校希望我們上台演出,那就應該要跟我們說
 而不是像今年畢業典禮一樣,是等熱舞社自己送上門去才說了句「還好你們來了」
 學校不應該總是高姿態,有時候學生的意見也是非常好的
 不要以為學生總是什麼都不懂,是你們自己成為你們從前拒絕成為的那種大人的
 當你們對其他人有所求時,你們也應該有適度的付出吧
 不應該希望熱舞社表演,社服卻要自己負擔
 不應該希望熱音社上台表演,卻連一個樂器或音響也不肯採買
 當其他學校社團都有社辦,我們卻連個放樂器的地方也沒有,你要我們自己蓋練團室嗎?
 當我們需要拿東西開會,卻只能偷偷摸摸去老師辦公室摸東西出來,你說可不可悲?

#而我想最無奈的是,當我們什麼都反映,我們使出渾身解數之後
 你們只是像個死人一樣「No comment .」我們到底憑什麼給你們什麼?
 我不要無奈的「我也沒有辦法啊」,我也不要官方的「學校有學校的考量」
 我只要有一個專門的窗口,讓我們的問題可以得到回應,我管它答案是不是我要的
 最少我要讓全校的人都聽到你們的答案,至少你們要有那個種把答案告訴大家

無奈總是有人跟我說,你只是說說而已,然後呢?你去連署抗爭了,然後呢?
我也只能無奈的跟他說,至少我這麼做過了,至少我曾經灰心過,而不是從來沒抱過希望。

----------

破音。

我想我會寫一首歌
關於我在這段歷程之中,我奮力過什麼,然後我失去了什麼
只因為那轉瞬之間,我的嗓子做了一種改變,而我就全然了什麼都沒有了。

對我就是要這個。

----------

貳零零玖年玖月伍日貳拾壹點參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