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jpg

離我的死期 XD
什麼時候才會受到恩賜呢?什麼時候可以讓我突然昏迷?(囧)

----------

「你好像超人喔。」張飛說。
「是『操』人吧,那個操是被動式。」我回答。

我快死了,不過糾察隊真的好酷
都是Joy害的,害我現在走到哪都一直拍手;
張飛竟然是九八級超兇的女隊長的弟弟耶!
不說不知道,一說才發現實在是像到爆  XD
不過張飛和他姐差很多,整個呈現好好先生狀態,超酷的
很榮幸跟他同一組呢。
鄰居兼小學同學Roy也來當糾察隊隊長耶
還有個都不怎麼笑也不怎麼愛講話的魔王(?!)
一直被說是男生的大支(台語)
還有七班的Q毛,他整個好人哩(笑)

一組隊員都還不賴,最少不會給我擺臉色或不耐煩
我在講話大家都還會聽,不錯不錯
最少不會讓我想要講話講到飆人,那是我最不樂見的結局。

「你剛剛超兇的!我都不敢講話。」大支說。
「那是應情勢需要好不好!」我無奈。
其實裝好人是表面而已,其實骨子裡我是個壞蛋(茶)
但其實真的沒有很兇,而且我也沒有刁難他們,算好了
去年都一直被刁難,老隊長整個很可怕呢。

天哪,以前帶我們的所謂「年輕的隊長」現在都變老隊長了耶
怎麼聽都覺得歲月不饒人的樣子 XD
不過相較之下他們真的很駕輕就熟,反觀我們真的很鈍
常常不知道自己應該幹麻,大概是太緊張所以不知所措吧。

最令人不知所措的是明天就要實習,後天就要演練
下禮拜就要開始執勤了!也就是新舊正式交換!(淚奔)
還滿痛苦的,整個不知道會怎麼樣。
我和張飛的隊員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問題隊員
可是誰知道呢?明天看看遲到的人數就知道好不好管囉(翹腳)
希望我不要發飆,雖然說要把我弄到發飆很簡單 = =

----------

「我想的到的你都想的到,你想的到的我不一定想的到啊!」韋秉焦急的說。
「唉呦!反正我知道你們都很憤慨啦,OK的!就靠你們啦!」

因為糾察隊訓練增加一天,導致我沒有辦法去「青年社V.S.校長事前開會」
玉坤和精液王一直都很擔心我們失控,所以堅持要先事前開會
我沒有去,可是聽精液王說瘋子蕭講到眼眶都紅了喔  = =
好激動喔社長大人,不過我知道你們真的很受傷,加油吧
希望明天可以得到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而我也不打算投降
我一定會把開會紀錄全部放到社網上供大家來評論
我真的很不希望自己失態,可是當我知道「尊重」這個詞也要避免時
我就知道這會是場非常「場面話」的開會了
或許這場溝通會無疾而中,只因為我被告知要把學校當成「上位者」
我無奈,但又能怎麼樣?我們只是個學生,是個以課業為重的學生。

社網裡有個天兵沒認出博婷妖精的帳號
把她想成某個圖組的成員,然後以為是個猖狂的傢伙
結果就在下面謾罵留言,搞的博婷妖精一肚子火,有夠恐怖的
我也訓過學弟了,當然不是當面啦
不過還得當中間人真是太累了,畢竟我們還是要有傳承啊
總不能把一百零一級的都氣走了,這樣《瀛海潮》怎麼做下去啊。

現在有幾個學弟都會跟我打招呼耶,其實就是那兩個星期天有來開會的啦
我也比較記得他們兩個而已,施施和中風
還有個學妹不只青年社是我的社員,糾察隊也是我的隊員耶!
有夠巧的(茶)大妮。

最近有破五十個新面孔等著我一一去認識、去熟悉、去熟記
但是天殺的我的記性真的很差啊 = = 好痛苦我覺得一定會是個災難
災難場景將會如下:
「嗨罷個學長!」某學弟熱切的從背後叫我。
「啊?」開始回頭四處張望。
「嗨!」有個身影對著我揮手。
「嗯?」右眉挑起。
「呃。」
「阿我想起來了!」開始狂點食指,好像想起什麼似的,其實什麼也沒有。
「對~我就是那個~」
「那個~那個~」
「中風啦!吼!」
「對啦!我記得啦!只是忘記你的名字而已!」(踹飛)

加油吧罷個腦,你還有很多很多的名字和臉孔要記的。

----------

今天又快跟陽春麵吵起來了,只因為她很堅持要我快點把導覽列弄出來
我當然知道要把導覽列弄出來,可是我一直強調的東西她就是不明白
她一直說只要我把架構都弄好文書組的就可以很快的把東西都貼上去,I know
但我強調的是「他們有辦法有東西可以貼啊!」
沒錯我們補充資料很多,但是全部都還沒經過整理
沒有整理的東西怎麼能放到網路上呢?
我的意思就是,在我製作Logo和導覽列的過程中他們也該整理文字
而不是一直等我弄好了才開始做,這樣不是時間又拉更長了嗎?
我為了吵這個跟陽春麵喬了好久,喬到我都快翻桌了  = =

我承認我很沒有效率,因為我覺得我以前做的東西都很醜
我覺得我的技術還是很差,做出來的東西依然很沒有質感
我有想法了,但是我沒有辦法付諸實際
而我還得繼續去努力。

當初講的跟現在做的都不一樣,之所以暑假就要開始做
陽春麵給我們的理由是說要加強我們的能力
結果一個暑假下來她只一直叫我想一直叫我做,可是卻什麼東西都沒有教
每次都說不會要問,結果她PI也很弱,是要怎麼教?
我很無奈,但又能怎麼辦?我就是不會,只好用現有的能力去拼湊
唉,有夠悲哀的。

----------

昨天去上程式設計感覺還不錯
雖然說是跟國一的一起上,不過經過心理調適之後告訴自己:
「你不過就是跟他們一樣的初學者,只是老了點。」囧
聽的還算懂,邏輯上沒有什麼問題,畢竟非常的初階
但是記性不好的我把程式重點都寫在無名上,花枝竟說我是第一人  = =
只因為我記性不好OK XD

----------

最近班上像失控般很難控制,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每次教官說「一班應該怎麼樣可是你們都沒有怎麼樣」
每次魯蛋說「我覺得一班沒有希望,你們真的越來越差勁」
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挫敗感在心中湧出
我只是覺得這些事情沒有做好是不是因為我沒有告訴他們?
是不是因為我沒有管好?

可是都高中了,我以為早就該有所謂的自制能力
我以為大部分的人都已經知道什麼叫做「識大體」
可是是不是我想的太美了?還是說我跳躍思考太多了?
太過理想化只會造成更失望的結果而已。

會有無力感,因為我以為我做了某些程度上的改變
可是卻只是迎面而來的批評與無動於衷面對著我。
嘴巴還是繼續吼著,可是好像也沒什麼用
因為他們都會想:「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我care,如果我不是班長我care不care沒有關係不是嗎?

講了也沒有用,大家只是更有主見,然後更像一盤散沙
就算想要抓回來,也難。

----------

每天都跑三千。
我想要拿名次,不再只是純參賽。

我只是想練跑。
我以為我奔跑,速度比平常快,有些事情、有些東西會追不上我
是不是我腳步太慢了?是不是我速度不夠快?
好多平常不會追我的東西,看到我在奔跑都追了上來
看到我跑好慢就追的更快,然後我被追上,被攻擊。
他們不是野狗,他們無聲無息,卻又無所不在。
想恨也不行,因為我只是在練跑。

我不該背負什麼使命感,可是最後還是莫名奇妙給戴上了
我不該背負什麼罪惡感,可是當我說我要提早走的時候我就擁有它了
原本我以為單純的東西好像都不單純了。
很痛苦卻什麼都不能說,我只是一直配合著演這場戲。

情緒好巨大,卻又不能訴說
如果我繞著情緒跑三千圈,它能不能夠赦免我什麼?
如果這樣可以赦免成功,I do。

----------

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
我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拖出來,因為最近特別難承受。
變的手無縛雞之力,因為我心中的某一塊地方變的虛弱。
以前我都以為自己什麼都能撐過,現在才發現自己是那麼的脆弱。

為什麼我依然看起來堅強?
我以為這不是必要的,我也很討厭這個假面。
但有時候卻因為顯露出脆弱的部份而令人窒息
好像我已經習慣了那個保護罩,儘管這個保護罩也忘了提供我氧氣
我努力讓自己清晰,我努力讓自己不去亂想
可是頭腦還是會不自覺的飄到那個地方。

----------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我希望。

----------

貳零零玖年玖月拾柒日貳拾壹點伍拾柒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