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jpg 

回憶的場景,多情之人善於回味;
回憶的場景,苦情之人難以忘卻。

----------

沒有 坦承
我一直是膽小的
沒有 過問
我一直是冷漠的

我忘了你說話的顏色
但卻記得那枚擁抱的真
那是無法自拔的快樂

藏了 年份
我一直是神祕的
藏了 青春
我一直是自私的

你想什麼曾經那麼中肯
我不在乎你是否有相同疑問
但你和他卻讓我心疼

才夢了一段時間
我還不夠麻醉太多的過節
才意冷了一首歌尾
尾聲還沒下因我就得忘了那張臉

那條走廊 是我們擁抱的地方
是我曾幻想的天堂 也是不願意在踏的故鄉
你還要多少哀傷 才能遺忘
醉生夢死的希望
那條走廊 是我們分手的地方
是你掉淚的流向 也是我給你唯一罪狀
我不要你的嘴巴 說請原諒
借我你的雙手吧
走廊能有多寬敞

----------

因為我不是真正的等到心都冷了才說再見
所以一切的果斷之詞我都說不出口。
和折磨雷同、和痛苦相依為命,有些記憶就是那麼坎坷。

儘管場景美、主角美、氣氛美、燈光美
我們卻造就出一個極為哀傷的結局。
多爛的一個導演啊。

坐在板凳上看著前方那樣紛亂的場景
有時候出神以為自己就在裡面;
後來發現,我從來就不在你的劇本之中
因為我只是那個什麼也不是的工作人員。

----------

貳零零玖年拾月拾捌日陸點拾肆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