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我不是只有一個夢要逐,
我不是只有一個方向要走;
等到我五馬分屍的時候到底有誰會體諒過我?

----------

一塊餅乾不需要花上三十秒就可以吃完,所以大家覺得吃餅乾很簡單;
我也覺得吃餅乾很簡單耶怎麼辦,所以我就答應能在三十秒內吃完餅乾。
是不是太多人旁聽了?所以一次遞了十塊餅乾給我
我不是神我也不是豬,可是我卻得在三十秒內吃了十塊餅乾。

如果我做到了,每個單獨的餅乾只會覺得是應該的
可是沒有,餅乾只會覺得「原來你不重視我,你不吃我。」

Since I tried , I've started to be doubted .

我不喜歡被懷疑,畢竟誰不是奮力去做每件事情?
灰心會很多,鬥志會不會更多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什麼臉色蒼白灰髮狂冒之類的命運已經開始降臨。

而我好像一直都是衰敗的代表。

----------

看來巨頭有拍照癖。
已經好久沒有一次新增那麼多學校相簿了我的媽呀。

我以為運動會過後會過的輕鬆一點,
是啊沒錯我可以完整的上完一節課了,
我卻還是得不到一個完整的午休。

開會、開會、開會、空檔、交接
討厭,這個禮拜除了禮拜四尚未有行程之外其他都不能睡覺
中午不能睡覺的感覺好差,雖然我已經長達兩個月沒有午休了

我不是超人。

瀛青社第三次段考才進入折磨期。
糾察隊則是第二次第三次段考都是超級高峰。
還有年終音樂會,BH不會輕易放過我的。
高二一班還有很多事情要衝,我想我也鬆懈不了。

我需要螺絲起子,否則我的螺絲總是會因為過度活動而鬆掉
真糟糕常常會怠惰因為實在是太累了。

還有誓言。
關於社遊。
關於天體營……噢不,是跨年趴。
關於班遊。
關於卡片。
關於我所說過的一切

其實我真的可以裝傻,我真的可以忘記
可是我沒有,因為我不想要砸了我自己的嘴。
我總覺得價值是自己造出來的
我真的不想把自己弄得一文不值。

儘管現在已經很廉價了,雪特冰淇淋。

總之我還是做了那麼多。

----------

你是比較好的那個。
我是比較差的那個。

可是我卻是多話的那個。
我是該死的鋒芒畢露的那個。
我是該死的搶戲的那個。
我是該死的搶了主角鋒頭的那個。

其實戲份的問題我不care,我希望我們評分我是我是幕後的。
而我一直比較適合幕後的因為我不討喜。
可是我好像成了裡外不是人的那種feeling
而這不是我的最終目的。

我給了可是我又忘了給
我忘了給可是我又給了
我沒有辦法完完全全的灑脫因為那會被誤解為不在乎。
可是當我在乎卻又會被誤以為我太強勢。

走開啦該死的人性。

落寞是因為我覺得我可有可無;
糟糕的是我發現沒有我的時候那個世界好像沒有什麼差別;
煩悶的是我卻還是擔了那麼多事情讓別人去納涼。

我不OK。

其實多想退出我想戰爭會結束
可是給自己的遺憾卻是我明白不會終結掉的;
反而是終於看到自己被replace的一天才是真正揪心的開始。

噢殘念的開始。
只因為我一切的開端是用自己的筆寫下的。

----------

好low。

謝謝一組的支援,你們真好。
關於某一些不純正的想法我收回然後打碎然後丟進廚餘桶就這樣沒了。

然後捲毛君我恨你
明天我一定帶那個便當當早餐吃給你看,
然後我要封鎖你、我要把你加入黑名單
我不要跟你當partner!  XD

該死你竟然就拋下你的內食給我就跑去享用外食了。

然後瀛青社的東西我得弄好才能走。
然後跟失敬老師許久沒有的談話今天又來了。
她要我加油,我只是點點頭;
But who knows?或許一切都只是白忙一場。

----------

貳零零玖年拾貳月捌日貳拾貳點壹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