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jpg 

曾有人告訴我,能相逢是偶然,分離則是必然;
我們不要再拘泥於這裡好不好?就這樣子了理性。

----------

我們不再緊握彼此的手 站在一起也只是零互動
你說你不知該講什麼 我說我也辭窮 何不回去把關係弄透
我們不再渴望單純的相擁 我也不想問你是或否
反正答案明白顯露 我們不可能復活 又何必苦苦哀求

我只想簡簡單單的過 我只想輕輕鬆鬆的走
我不想表現任何眷戀跡象的軟弱
因為倔強壓的我好痛 我卻打算繼續承受
對自己洗腦說我根本不想回頭
我只想偷偷摸摸的做那個渺渺小小的夢
再一點一滴的侵蝕自己這是一場空
我知道你不曾愛過 我也決定讓它繼續迷惑
放彼此一碼對我們都是種 解脫

原本我一直沒想通 是自己幻想那些浪漫承諾
認了自己得同時接受 你美麗我的哀愁
看清一切後我還得再騙一次不會難過

----------

說不愛了
說不難過了
說我已經走過了
說我已經不再需要了
說我好好的。

用假象填補了我們之間的空間,然後造成更大的嫌隙;
我們不再有交集,因為我們放了形式上的彼此一馬。
心靈層面卻還抓的牢牢的,心也揪揪的,
你到底要我做些什麼?

而畢竟我真的不勇敢,所以我退讓;
退讓之後是一片海闊天空,對你;
退後之後已經到了盡頭,對我。

----------

貳零零玖年拾貳月貳拾日參點拾伍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