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jpg 

當你不知道自己該要堅持什麼的時候,到底應該要放棄什麼?
當你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追求什麼的時候,你到底還要跟著誰的腳步?

我不明白是因為我已經完全困惑了。

我不知道要繼續這樣下去嗎?不行這樣我會戒不掉;
我仍然很理性的好像個專家一樣告訴你應該怎麼做可是我沒有那個資格啊其實。
我仍然像個支柱一樣雖然我已經開始龜裂;
經過一番你的精神摧殘與轟炸之後我怎麼可能還依然挺立?

我多想歇斯底里的告訴你我無法承受這些叫你閉嘴,
可是我還是沒有說,忍著聽,忍著在心理咀嚼,然後再忍著說出一些安慰的話。
到底忍些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忍到都內傷了。

看著一些照片,一些信件,一些我常常在翻閱的東西;
我真的覺得我不停的活在過去,而從來就沒有掙脫過。
原來很多事情從很早以前就已經是定論了只是我要不要去承認而已

我真的努力的去偽裝一些東西,我不想讓你明白,因為那會讓你承受太大的壓力;
可是同樣的我很想讓你知道一些東西,最少讓我不用獨自承受。
可是那太自私了,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又何必加諸在你身上?

「我喜歡你干你屁事?」
「你喜歡我干我屁事?」
講的倒是豪氣,但是當說出來了,雙方都知道了,就絕對有個屁了。
不用灑脫的說甘我屁事,那絕對是有影響的。
再不然只是在偽裝而不是真的毫不在意,這就是為什麼我顧慮那麼多。
我承認我已經怪裡怪氣到了某種地步了,而你不太能適應。

對你不能適應。

既然你不能適應為什麼還要對我那麼好?
我真的不需要好嗎?至少我現在已經在戒了;
為什麼你還要用那麼多那麼多的尼古丁來迷惑?
我有時候會想你到底懂不懂這其中的掙扎?

我會想要激烈的推開你說「就到此為止我覺得。」
可是激烈的是我的心卻不是我的表面,我的表面如止水。
我最後還是會屈服於你的溫柔之下然後繼續成為那個無敵鐵金剛

可是讓我軟弱一時不行嗎?有時我是真的需要一絲喘息的。

只是你從來都沒有過,你想著的是怎麼的變成那個他;
而我做的是怎麼讓你成為那個他,卻不是讓你怎麼成為我的那個人。

可是心是這麼想,手腳卻不是這樣的受到使喚;
那種該死的被拆解的感覺,太酷太前衛了。

而我真的不知道,未來的路怎麼樣?
我也不知道,我以後還有沒有勇氣和機會問你:「怎麼樣?」
真的,一切未知數充斥著我的人生,而我不想去摸索。

----------

天變熱了。

然後我們讓老陶失望了,就像預料之中的事情。
他整個就是嚴重灰心讓我真的覺得自己糟糕透頂那一種。

好想出去,至少我不用再背負這個責任。
不想自己明明就沒有實力打勝仗還要被丟上天堂路。
我不是走天堂路的料,不過賣雞排的老板應該會收留我。
我只是,真的、真的、真的沒有辦法承受老陶的轟炸。

他每講一句我罪惡感就加深越多,他說這麼簡單我卻問好滿頭;
我真的不是有資格坐在這裡的人,何不把我弄出去?

噢。
真的難過到好想去懺悔說,就這樣好不好老師?

----------

然後我沒有什麼心情唸書,這三天都這樣;
考試都是有讀就好,分數三十不嫌少;
唉整個就是晚景淒涼。

其實我單純是因為要模擬考了我真的很不想在碰現在的東西,
可是這也毫不猶豫的把我證明出我完全就沒有能力去打勝仗嘛。
好難過就是那麼糟那麼遜的一個我要去頂那麼多東西。

有時候,我只是想唱歌
唱一些絕對不可能以BH的名義上台的歌;
歌詞很美,也很傷;旋律很柔,也很細長。
我只是覺得我承擔的是我自己該去面對的,別再分擔給別人了。
我不是超人,可是我是個災難;災難自己承擔吧。

有時候,我只是想做一些有感覺的視覺作品
顏色被批陰森沒關係,文字被說莫名奇妙沒關係;
被說怎麼會巔覆那麼嚴重我也沒有關係,我生來就是來顛覆的。
我只是覺得,做一些我覺得值得的東西,
做一些別人可能會讚嘆或是憤怒的東西,然後引起一些東西,
一些共鳴,或是一些撻伐。
管它那麼多,我只是不想安安靜靜的就這樣而已。

有時候,我只是想哼歌
哼一些我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為之譜詞的旋律;
哼一些如果做成一首歌絕對不會有人喜歡的曲調。
通常,我哼過一遍的東西,此生都不會再出現第二次了。
這叫緣分,我邊唱邊想;然後如流水的,緣分走了。

有時候,我只是想吹風
騎著那台只要碰到窟窿就會落練的爛腳踏車,
有時候是濃霧,有時候是烈陽,有時候是陰雨;
我只是想要讓空氣拂過我的全身,然後離開。
然後我又或許可以體悟出什麼,你們如空氣一般,我們接觸了,
然後,我們,又離開了。

有時候,我只是想離開
不管用什麼方式,突然也好,漸漸也好;
我或許會遠走他鄉,然後再有一天悄悄的回來。
我不需要乞求什麼憐憫,我只是想要離開。

----------

然後,欸,放下它吧。
我這樣跟你說可是我自己卻做不到。

「你希望什麼?」
「我沒有希望什麼。」
「沒有希望,你哪來的失望?」
「……」
「了了吧。」
「可是……」
「所以你還是有希望的。」

我突然不知道我要怎麼接話我只能繼續這樣下去對不對?
然後我沒有辦法真的放下,真的放下的那天,或許一年又過了。
我是個執著的人,不是一個可以輕易掙脫的人。
我從來就不是。

----------

明天,BH要上台了。
有必要搞那麼大嘛我都囧掉了不過挺開心的。
就算BH沒上台我還是為瀛海感到高興,真的。

總之,明天糾察也要在這個學期作的ending了
Hey一組的,我們只剩最後一次囉,就是開學喔。
我非常不希望第一天就有一大堆人給我睡過頭和遲到!這很重點!
所以,有個完美的結束吧 :D 我喜歡你們的五十五分上哨這回事  XD

然後隊遊,你們效率越來越差了回條都沒有人交我好難過
我切心了啦到底還有沒有人想去啦!(淚)

總之,明天最後一天了,有點慌張,
有點期待可是明天要考數學耶煩死了。

----------

貳零壹零年貳月玖日貳拾貳點貳拾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