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04-1.jpg  

逼著自己一定得打些什麼,我得恢復習慣,否則以後要回味都很困難了。
整個高三空了好多段,或是說從高二下開始就坑坑洞洞了。
總之,這段路我是走完了,毫無後悔的把它走完了,這樣就夠了不是嗎?

 

-----

 

猶記那時我傻傻的說指考不是給人考的,而我只是個人,
壓根兒也不會想到自己可能、或是自己需要走上這條路。
一股腦兒的準備備審資料,再一鼓作氣的停工,那種感覺真的說不出的怪異;
不過也沒有多少時間讓我哀嘆猶豫,過不到三天,情緒調整、書準備齊,
就這樣吧。

老媽都說這是我們難得之處。

39個人留下來了,可以說是歷年最多。
說是歷年最有希望的一屆嗎?我不知道,不過我敢肯定的是
我們的學測真的是歷年來最不好看的一屆。
這也不令人意外,我們被唱衰了三年,然後我們不斷的創造別人嘴裡的不可能。
學測我們也想過要讓人大開眼界,結果我們沒有;
真正讓我開眼界的是,似乎沒有很多人想要青菜填青菜上,
所以大部分都滑鐵盧,然後拍拍屁股,繼續向前行了,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我沒有想到,我們班的都那麼衰。
我沒有想到,我們班的都那麼任命。
我沒有想到,我們班的都還肯拼。
我沒有想到,我也是其中一員,哈。

然後六人幫形成了,背著眾人的不看好,可說是不看好中的不看好。
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決定了,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
或許真的是因為,二三類真的沒幾根毛是我能填、我想填的,
憋了兩年半,學測過了,我念自然科的「利用價值」也沒有了,該跳槽就跳槽吧。
說來狠心,說來傷老師的心,卻也是必須。

有時候會覺得疲累,有時候會覺得格格不入;
有時候聽著他們的電學、他們的溶解度,再看看自己的亨利八世,真是無法言喻的妙。
說真的,念這些東西不過都是鑰匙,一把用了之後大概就再也用不上的鑰匙;
而我們都好拼命好拼命去追,想要搞清楚為什麼洪秀全為什麼發神經?
想要搞清楚為什麼人文主義最後會導致科學、啟蒙、民族一批一批的浪潮?
又或者想要明白磁場和電場的緣分?半導體到底要怎樣才會變良導體?
再或者我們想知道圓柱殼法為什麼不能用再繞X軸旋轉的題目?

然後過了這一關之後。

至少我。
再也不用在乎美國開始全心投入戰爭到底是導源於二次世界大戰還是珍珠港事件;
再也不用明白給我(a, b, c)然後說他是向量還是點還是線的變化題目;
再也不用知道羊背石和鼓丘的高峰差別在哪。

所以白費嗎你問。

真的不會。
真的不會。
雖然我沒有辦法策劃畢業典禮但是不會。
雖然我沒有辦法製作畢業紀念冊但是不會。
雖然我沒有辦法進駐學務處當義工但是不會。
雖然我沒有辦法為大家貼翅膀但是不會。
雖然我沒有辦法依我想要走的路但是不會。

這條路或許給我更多,一直到我走完之後我才明白。
這一切的收穫,不能言喻,不單單只是帳面上的分數而已。

考前,那麼多的破五百的祝福給我,或許我讓大家失望了。
至少我沒給自己失望,我走完了,那麼盡力、那麼不後悔的走完了。
不論最後有沒有台大政大我想我都不會後悔,老媽說有些人和某些學校就是有緣份。

記得老媽說那個年代要插大是多麼不可能的事情,
念美術的她一心只想唸與美術有關的系,說服外公讓他認真唸書一年,給她一次機會。
最後實踐美工科上了,一個近乎不可能的系。

她說,這就是緣分。

所以我看開了,看的很開。
以後不論我在哪裡,我還是會保持我的初衷。
不會因為我在哪裡而有所改變,因為那樣的價值,太過膚淺了不是?

我們都加油吧。
因為有一段全新的路程等著考驗我們的赤子之心。

 

-----

 

20110704-2.jpg  

是說怎麼就這樣畢業了?

記得那天騷包的夾直了瀏海就去學校彩排了,
前一天練唱太久,隔天的喉嚨都啞了,害我好擔心,高中最後的表演就這樣破音了。

嘎抓說我們的歌選的令人震撼時我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了,感動的笑了。
瘋子蕭致詞時我莫名被一些不經意的詞句感動了,感動的熱了眼眶。
雖然這與我想像中的畢業典禮不太一樣。

我以為我的畢業典禮,會充滿鼻涕眼淚還有「要永遠記得我」之類的屁話,
結果沒有。
只是我們拍了很多合照,笑的很燦爛,一直被提醒眼睛要張大;
只是我們說好要唸書結果包兩台計程車去長榮路吃冰外加關東煮的湯,一直被取笑;
只是我們還拍了一些感覺照雖然不帶一絲感傷,只有很滿很滿的青春尾巴。

然後我在想,這是不是才是所謂的畢業典禮?
我理想中的畢業典禮,是不是太過不成熟、太過詩意了?

或許吧,這一路走來真的成長不少。
學會把話包起來,用時間慢慢化掉,很多衝突就不會發生了。
學會把心情包起來,用遺忘慢慢綜合掉,很多難過就不會強化了。
學會把撲克臉包起來,用笑容慢慢融化掉,很多沉默就不會霸佔了。
學會把你我包起來,用你的角度慢慢侵蝕掉,很多自我就不會勝利了。

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世故,但我想這畢竟是一種好。
一種儘管我依舊在乎,但我沒有必要把我的在乎號召天下了,畢竟並非那麼重要。
我就把那些在乎,安靜的沉在心裡,讓它不知不覺的消失,慢慢的就不會在乎了。
因為有時候在乎並非好事對吧,在乎有時只是讓一個人把另一個人的名字或事情銬在自己身上
卻其實你與他並沒有那麼深、那們緊密的關連。

所以現在想想我的畢業典禮,這樣的進行模式,真的是太完美了。
因為我們把每一件應該刻骨銘心的事情,都進展的如此輕描淡寫,
好讓我們在日後時可以記得這樣的事情,卻不需要太多的勇氣、太多的沉重;
所以當以後我們想到高中的畢業典禮時或許只有「煒傑差點被遣送回家」之類輕鬆話題,
而不會有「那時你哭的好慘說不想分開」等令人不堪回首的畫面。
是吧,是吧。

這個學校,經過六年的踏步之後,我終於要離開了。
六年哪,好長啊,就如頂著不到120cm的身高一直到自以為了不起的六年級那樣長。
有很多難堪的事情都在這個地方發生了,它包容了這麼多我的回憶,然後大方的讓我寄放;
因為或許我帶不走了,我得輕盈的離開,因為路途還很長;
至少以後我回來時,可以一一從中再挖掘出,我曾經歷過的一切。

在這裡,認識了很多奇妙的人。
我遇到了此生第一個與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
我遇到了一個姓牛的女孩。
我遇到了只會告訴你「我原本要跟你說的」可是其實總是忘記的台中混蛋。
我遇到了叫我總是要顧好身體卻把自己操的越來越胖的教官。
我遇到了表面上總是唱衰我們卻喜歡在最後關頭送上燒仙草或是有夠薄的pizza的導師。
我遇到了喜歡用非言語的方式告訴我謝謝我帶他走上正確的道路的最好的朋友。
我遇到了重考了一年終於上警專然後減肥兩個禮拜大吃四個禮拜的學姊。
我遇到了剪了個鍋蓋頭還一直想把窗簾顧好的基督徒女孩。
我遇到了以前喜歡逞兇鬥惡而現在卻騎著一台乳牛booboo到處跑的可愛孩子。
我遇到了懷著一些只有18歲才會有的夢想的傻瓜老師。
我遇到了總是用擁抱來表達你好而明明是排名老大卻總是被叫小弟的大個兒。
我遇到了喜歡拿比他帥的人來打擊自己信心的傢伙。
我遇到了有著全班最長的腿卻有的全班最幼稚的心的小朋友。
我遇到了一個很會跳舞的女孩。
我遇到了國文課絕對不拿國文最後國文卻考15級分的沒有天理的天才。
我遇到了跳舞細胞異常發達的韓國控。
我遇到了喜歡吃漢堡的帥哥。
我遇到了會騎的或是沒騎的朋友們。

這樣細述也說不完。
我想六年是很長的吧。

而畢竟總有結尾,我們總會走完的。
不論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最草尼馬的世仇、最受不了的學弟妹、最迷戀的情人,
終究,我們有一天會say bye的。

以前我總不能體會為什麼會有人蠢道說「曾經擁有就好」,
或許吧,因為擁有過就很幸福了,畢竟不曾擁有過的你,也不會覺得會怎樣。
經歷過的那一切,就算你幸運,這樣而已。

而一切記憶,都會成為我們的眼神,帶著我們看下一個世界。
不論我們的軀殼再怎麼被風化,你們,都是我的靈魂拼圖之一,是吧。是吧。

 

-----

 

20110704-3.jpg  

 

這個暑假會很忙的,讓我有點罪惡又有點虛榮的列個清單吧。

#班遊
#謝師宴
#種樹
#領畢冊
#填志願
#送書
#辦幼稚園同學會
#辦國小同學會
#辦國中同學會
#100級成果概念展
#籌劃Aal Izz Well大夢
#校友盃
#《我想我不一定天天記得》(暫定)You Know I Do全記錄
#《Juist》
#《FB》
#考駕照
#不知道會不會成行的環島

或許還有只是我忘記了。
這一切,都會很刺激的我想(茶)

奮鬥吧,我們終究要再次展翅,因為我們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回味。
不過飛翔時,還是可以回望的。

最後我想羨上這首歌,給我知道的你們,All izz well :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