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0-5.jpg    

可能只是一場夢,在流了那麼多汗、辛苦追尋了那麼久之後才明白;
儘管只是一場夢,但我們還是那麼用力流汗、辛苦追尋然後證明自己或許不是白活。

 

-----

 

其實我也不能精準的告訴自己自己要什麼。
認真省思之後才發現我也是用著別人的評價來評斷自己的。
而我自己到底適合什麼?不能說我不曾想過,但只少在那關鍵時刻,我放棄了自己。
我流放了自己的樣子,然後穿上了一套其實也算合身、但並非量身定做的西裝,
然後,是的,或許我可以看起來有模有樣,但我並不舒適。
肩線不對、西裝長度不對、扣子不對、腰帶不對,全部都不對。

可能我是喜歡穿西裝的,但有可能我不喜歡全黑的,我喜歡暗紋的。
我有可能喜歡亞麻灰,也有可能我喜歡鐵灰;黑色或許是我的選項之一,但它不是首選。
它成為最後選擇的唯一理由,可能單純是因為它是張安全牌。
我走出去不會被側目、不會被擔心品味,因為我走的就是安全路線。

可是可能,我並不適合這個路線。
我也算不上是冒險氾濫、穿著大紅西裝到處跑的人,我不算是;
但我似乎絕非甘願自己成為路人甲編號00932445之類的,至少現在不甘願。
對我而言,有一番作為絕對不是搶到什麼書卷獎、還是找到了全班時薪最高的工作
更不是認識什麼顯赫的人、去哪家有名的店打工實習…不是。
那的確是美好,但那美得好有壓力,我要的不是聚光燈。

真心期望自己有個不會被輕易左右的信仰,我不一定要散播這個信仰
但我能夠對它堅信不移,並守護它不被別人侮蔑欺凌。
我也希望自己能有一個視野,那個視野不是因為虛榮心而拚命站上的
而是因為你知道那個視野中有你要的風景,而欣然選擇的。
我更想要自己有個固定的生活理念,
如果愛拍照就隨時帶著相機,如果愛看書就隨時翻閱一本;
如果愛聽音樂就好好享受被音樂包圍的感覺,如果愛唱歌就總是在心上輕輕的哼唱著吧。

之類的。

現在站在這個地方,我想我看到了我要的視野。
但這個視也並非在這個山頭,而是在對面的山腰。
我看到了通往那裏的路徑,但很彎、很曲折、很泥濘、很苛刻
而我也害怕我會到不了那裡。

可能只是一場夢。
當夢醒時我還是這個山頭,看著我原來的景觀,依舊很美,但不是我所愛;
儘管只是一場夢。
但如果在夢裡我跑得那麼用力、跌得那麼華麗、哭得那麼起勁
有時候也會覺得,這個夢其實值得了。

我不知道最後我會怎樣,但我相信路是沒有死的。
好好去刨吧,會刨出自己的一條路的。

 

-----

 

20111120-2.jpg  

還是會難過。

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是用這樣的生活模式在進行著,而我也絲毫不覺得不妥。
如果真的要說是自己的錯,可能是因為周遭的朋友還算吃這套,所以我就很糟糕地被慣壞了。

可是我不是什麼可怕的東西,我只是個普通人。
我也不是什麼非常厲害的傢伙,我只是不只學會打開耳朵,我還打開了心。
只是我不知道在這個世界裡,也有不需要打開心的地方。
我絕對認同有時候心是要留給自己的,給自己窺探、給自己摸索、給自己感受;
就連我自己有時候也會這樣,把很多事情鎖起來,因為我知道留在心裡讓它釀製也不錯。

但有時候,別人的話是調味料,可能我並不是那麼喜歡濃度那麼高的酒。
我想要有種調酒的感覺,所以我會加一些水果,或是加一些氣泡飲料;
有可能我不喜歡這個杯子,所以我會換一個高腳杯也說不定。
我不喜歡杯子外面沒有水珠的感覺,所以我放了不少冰塊。

一定是我自己的錯。
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喜歡喝調酒,有些人喜歡自己的味道,不想要受到別人干涉;
而我卻這樣無理地掰開它的瓶蓋,硬是把我覺得很好的元素添加進去,
絲毫沒有想過,這一切有可能是種錯誤。

有時候我覺得一個城市之所以溫暖,真的有可能是因為她的擁擠。 

 

-----

 

20111120-4.jpg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你生命中的角色是什麼。
而漸漸的我也不是那麼在意了,在這樣事過境遷之後。

曾經我希望我是主角,我希望我們有很多、甚至是全部的對手戲;
這個舞台上沒有別人,追蹤燈就只打在我們倆身上。
當我說著我的台詞的時候,只有你聽的到;當你故作沉默的時候,沒有人可以打破寂靜。

所以每當有人闖上我們的舞台,我就會暴怒。
我會開始扯動紅布,只為了讓全世界知道我的憤怒,而非只有你;
這樣的我是自私的,因為我是世界上稱的上是分貝最高的沉默。
我的沉默蓋過所有人的喧囂,而你只是不知所措的杵著。

可幸好,那是以前了。

現在我們都在各自的城市活著,打拼著。
我有我的快樂,你也有你的哀愁;
原諒我平常說得不多,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個擅長講很多事情的人
尤其在面對我最好的朋友。

也還好,謝謝你填補了我那自然卻惱人的沉默,有時讓我當個傾聽者我會更稱職。
我能給你的回應,遠遠超過我所自己創造的話題,而我也喜歡那樣。
我喜歡我們的討論重心總是繞著你的生活打轉,
雖然儘管你說完了,我也沒有活在你的生活理一絲一毫的感覺
但我還是享受那樣的感覺。

我能給你一些方向,給你一些勇氣,給你一些指引;
然後你就帶著這些東西,去闖蕩,去試試看。
你是個不太有勇氣嘗試的孩子,但你有一天會是的。

「在你面前,我永遠只是個小子!」沒錯,你只是個小子。
你的心智對我而言只是個小子,你的傻勁對我而言也只是個小子;
最重要的是,心胸狹窄又好勝心強的我,或許也只容許你是個小子吧。

對我而言,你這個小子不是讓我踩在地上用的。
你是唯一一個可以讓我這個沒有膽量再把自己視為孩子的人的一面鏡子
看到你,我可以看到我自己;糾正你,等於糾正我自己;
指引你,等於指引我自己;對你打包票,就好像是在給自己信心集氣一樣。
給你微笑,就像是告訴自己這個世界還很美好似的;
看到你放心的樣子,我就知道我自己也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聽到你說謝謝你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也可以很篤定的知道自己也有一個。

曾經懷抱過的懷疑還是在的,因為我也不知道日漸生疏這件事會不會發生。
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一天你也開始跟我一樣養成壞習慣,開始不講自己的生活了;
然後我們就會在無限輪迴可怕的沉默中說晚安說再見,然後就漸漸不在開啟尷尬了。

但那又怎樣。
緣起緣滅,這四個字我還是記得很清楚。
在緣滅之前,你永遠是我的緣分。 

 

-----

 

20111120-3.jpg  

我想我也會養成那樣的壞習慣。

因為我們可以不錯,但要很好真得很難。
我是個長滿刺的人,我絕對不是個擅長包容的種類。
尤其,對詞句和表情敏感的我,常因為無法接受一個舉止而做出了更大更尖銳的反彈。

這並非我想要找麻煩,單純是因為下意識的我覺得自己被找麻煩了。
但我知道善良的你不會這樣想找我麻煩,單純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可是有些反射動作是很難改掉的
偏偏,你又不是傻到讓我可以逼自己包容的那種人,你太聰明。
你聰明得讓每一次的談話變得很有壓力,因為我們就像在辯論而非談心;
有時候非得把自己的腦袋挖空,掏出最壓箱寶的東西,才能結束一場話題。
有時候,甚至分享自己的夢也會成為一種罪惡,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講
好像怎麼講,我就會被歸類到不切實際又沒有邏輯的那一類。

有時候真的會掃興到很灰心的想要講對我就不是那塊料啊。

不過
我想我們應該還是會是很好的朋友
需要的只是謀合期。

 

-----

 

You know I do.

每次看到你們就像自己要飛起來似的,都口無遮攔了。
好像把自己的砲火開的越大,我就是越放鬆似的。
對不起總是讓你們遍體麟傷的回去,但看到你們我真得很高興。
喜歡那種熟悉的感覺,我不會想到從前,因為你們就在我眼前。 

也謝謝你這樣告訴我。
「每次這樣跟你聊過天,心情都會比較好,因為我不必擔心什麼是可以講、什麼不能。」

因為我們早就拿捏到了彼此的分寸
所以我們總是可以那麼順暢的彼此來往
即使是瘋狂又沒有風度的打嘴砲大戰也是,就是非常歡樂的度過這時光。

那是一種默契。
就算是我不知道你的感情狀況,就算我常常沒有進入狀況;
就算在班版上我常常自動忽略數理篇,就算我常常慢半拍;
但是我們就像是溝通暢行無阻似的,可以從天聊到地,那種感覺真得很好。

期待我們在未來的每一次見面。

 

-----

 

20111120-1.jpg  

去聽了第二次一卡皮箱小聚。
我當然喜歡中場的搶食時段,因為裡面的東西未免太美味。
我也喜歡老查的主持風格,重點是他也過分敏感與感性了,眼淚都快不值錢。
一卡皮箱分享小聚官方網站
一卡皮箱分享小聚粉絲團 

不知道最近在跟伊甸基金會是怎麼會那麼有緣份。
禮拜六才參加他們的服務遊學團的說明會,禮拜天就在一卡皮箱看到他們在講他們的故事。
伊甸基金會官方網站
伊甸基金會粉絲團 

「不要輕視自己,因為每個人都是最獨特的離群值。」
這是離群值女孩─林波比說的話,我覺得說的非常好。
說風格,我們可以說出好多種,從服裝、個性…每個領域都有百種詞彙;
而比較可怕的是,我們常說服自己在其中找到一個自己的定位
就好像是深信裡面會有自己的空位似的,就這樣盲盲目目的追尋。
可是常常忘記的是,我們都那麼獨特。我們的DNA都大不相同
再加上環境的因素、際遇的緣故,我們會越來越不一樣。
但為什麼等到越是長大,我們就會開始被細分,
我的title很可能不是我的名字,而是我所在的那個分類名。
「我是經理。」「我是設計師。」「我得了大獎。」
之類的,然後我不知道我的名字,因為在這個類別下面,可能不是那麼重要。 
只是自己的價值去哪裡了?每天照鏡子的時候,鏡子裡面的那個人真的是你嗎?
我期待自己有一天能很篤定的照鏡子,向它打招呼:「嗨,蘇道泓早安。」
林波比─離群值女孩部落格 

Erica,一個毅然決然辭職跑去美國漫遊70天的女孩。
我覺得她一定是個傻大姐,因為她跑去日本聽演唱會,不過她忘記帶門票。
這趟旅行,她買的是灰狗巴士的60天份自由行車票,住宿費是0元。
因為她是個沙發客,就是到處睡別人…的家。
她睡的床比她睡的沙發還多,雖然她還睡了一個衣櫃。
「會讓你後悔的,不是你做了的事,而是那些你沒做的事。」 
沒錯,這需要勇氣,但更要相信自己可以。
我得抱持著這個想法繼續走下去。
Erica的個人部落格 

Open to any new projects.
這是蕭青陽的名片上寫的一個標語,我才明白不給自己設限是什麼意思。
他這次來講的大致上是一張專輯的概念,但這張專輯並非林宥嘉、並非現在看的到的一線歌手;
這張專輯只是一個來自台東的女孩,因為四歲一場大病而停止成長;
但現在的她在奧地利學小提琴,學著她所愛。
她四歲的時候就寫下了一首歌,明為卡片教堂─位於台東台11線上。 
而這樣的契機,完全出自於蕭青陽的一次講座,提到了他喜歡旅行,而台下的聽眾…
我總覺得生命充滿了可能,而這些可能在別人身上好像夢幻、好像童話
而我們總先給自己畫了很多叉,覺得自己不可能那麼傳奇、那麼自由;
而我卻覺得,每天都有好多機會與我們碰面,但我們都選擇與它們擦身而過,這樣而已。 

 

-----

 

短程夢想。

1. 找到一份家教或伴讀。
2. 找到一家服飾店領時薪玩品味。
3. 入選金旋工作人員。
4. 設計出自己滿意的營服。
5. 平均80分以上。
6. 調整睡眠時間,開始運動。
7. 瘋狂存錢,買相機,存出國費用。
8. 入選柬埔寨服務梯隊。
9. 寫一首歌,30秒也好。
10. 轉雙輔+X書院。
11. 進入Yahoo!奇摩一卡皮箱志工團。

好像就這樣而已。 

 

-----

 

勇敢做夢,然後去實踐。

 

-----

 

20111120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