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jpg 

在天平的彼端,我是不是比較高?
我離天空好近,卻離你好遠。

----------

別再說解釋性的言語 請用行動證明
受了太多傷的痕跡 層層疊疊在一整片回憶
我手握緊 那份溫柔卻被散了一地
我明白敷衍性的字句 像包著刀的大禮
擁抱失了某種頻率 僅存沒有內容的韻律
我看著你 瞬間看透世界崩壞的歷經

Wow  我曾經不想妥協 想繼續為什麼拖延
但我們的信念 正在走向膚淺
我還在失敗邊緣 卻已不知如何徘徊

我不是那般的重要 所以沒必要祈禱
像個孩子一樣 哭哭啼啼的像你求饒
我也明瞭 愛到極限就會駛向無可救藥
我們卻又說好 要疼愛彼此到老
我不是那般的重要 我自己也清楚的知道
因此我沒有膽量去要求什麼來得到回報
風箏被吹的好遠卻有條繩子拉著它的依靠
我還在等待著 一個不可能的信號

太多太多的失望 蛻變成了偽裝
我已經沒有勇氣等待你暗示的曙光
唯一掌握的是你的步伐我的街角的沮喪
我導了這部戲卻無法說出主角的對話
難道我得記錄一切自己從不想回憶的遠方

----------

是不是因為我不是那般的重要你才可以理所當然的遺忘?
而是不是因為我也沒有那樣的重量你才可以把我拋的那麼高?
我其實喜歡象徵天空的自由,但同樣的,
我不喜歡象徵得自我飛翔的天空,因為那好孤單。

可是因為我是這樣的,所謂的重要性只有自己給的,
我只能為自己而活,而不是為你振動雙翅。
你也沒有打算要參予我的翱翔,因為你已經和別人雙飛。

重不重要很重要嗎?
當生命走到一個里程碑時你才會發現,
原來一切都不重要了,只因為,總有一天你也不是那麼重要。

----------

貳零零玖年拾壹月拾伍日壹點肆拾柒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