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可以不像柏油路那樣  任由落葉鋪滿整面
但當我悄悄的臣服於樹下  不過三秒  我也如此的灰頭土臉》

春天才想坐上位子  卻被落葉佔滿了寶座  他永遠不會料到自己有這麼一天
我們所謂倔強 是不對我們所想要的慾望投降  大自然的  則是想征服
 
淚如雨下  就如同他們的青春  從四十六億年前就開始一點一滴的燃燒流逝
只不過他們的青春  短了許多  或許只有三百六十五天的妝點可以給他們耗用
葉子再茂密 花朵再豔紅  也不過只有一年的粉牆給他們揮霍
等到了死神拿著卸妝紙走上前  輕輕一揮
 
                  他們或許連  灰頭土臉黃臉婆  也是它們世界的林志玲

青春  不是濫情的在青春年華的世界裡  如種子一般的揮灑
更或許  他們是珍貴的典藏酒 除非總統大選 或是世界末日  不輕易拿出來點點品嚐
有人的青春吼的大聲  他們只是想讓別人注意到  他們的愚蠢  或許可以撼動幾根寒毛
有人的青春悄的發毛  他們只是不想讓人留神到  世界上還有一種生物  在計畫什麼



在全球天氣異常的情況下  精神錯亂是如日立撕下來那一張張的紙一樣  不曾中斷
甚至有些早已白髮蒼蒼的老人  還以為自己的青春才剛要開始

又或許  有些正值青春年少的人類  卻開始思索這個世界上關於自己的地位

在我無知之時  總以為青春就是把煙火塞進屁眼  或是跳進河裡被魚餵
諸如此類的的  瘋狂
但漸漸的長大  悄悄的開始走進所謂的現實世界  我才發現  瘋狂不是青春  青春也不是瘋狂

如果此荒謬之語成立  那麼跳樓的人也很瘋狂哪  但他們的心一點也不青春
將頭埋在書堆和考試券裡的學生也很青春哪  但他們一點也不瘋狂

錯了  青春只是一個意境  或許跟年齡一點關係也沒有
青春只是一個意境  或許跟行動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以為我可以不像柏油路那樣  任由落葉鋪滿整面
但當我悄悄的臣服於樹下  不過三秒  我也如此的灰頭土臉

今年春天 落葉落的特別快
如果站在樹底下五秒鐘  你會像報廢已久的車子  那般腐朽

----------

貳零零玖年貳月拾伍日拾伍點貳拾柒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