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週末讓我感覺那麼好,然後新的一個禮拜再一天一天擊潰我?
讓我很挫敗的就是我從來就沒有搞懂自己,看清自己。

----------

「老師,我想跟你討論班長的事情。」
「喔。」
「你是不是覺得我當的不好?」
「沒有啊,你當的很好啊。」
「噢,可是你常常說那些……」
「沒有啦,我是覺得你外務太多。」
「恩。」
「你看,怎麼都是嘎抓在台上?」
「啊?他是風紀啊。」
「反正,班長應該要常常在班上,可是你總是不在。」
「噢,是不是你覺得我有影響到功課?」
「班長是跟著班級的,所以不會影響到功課。」
「所以?」
「你不是有很多事情嗎?我希望你停掉一些。」
「可是,大家都覺得是因為外務導致我的課業退步,不過高二的課程……」
「那我可以不要當班長,可以給其他人當。」
「我其實是希望你退掉其他的東西而不是班長。」
「噢。」

----------

是不是猶豫太多造成我什麼都沒有辦法斷?
是不是太自以為是導致我以為自己什麼都做的了?

或許吧,單一事件我可以面對的很好,但我不知道那麼多事情一起來是怎樣。
有時不小心忘掉自己到底有幾兩重卻還硬撐

確實很累卻又不想認輸;確實很挫敗卻還繼續抬頭
其實我不知道到底會怎麼樣,我只知道我會有報應。
很巨大的報應,那一類的。

都已經段考前兩個禮拜了我卻還完全無法抽離這些事情
好好專心的去唸書、去做一些自己真正該做的事情。
我知道我完全沒有辦法在課業上找到任何叫做成就感的東西
可是最少這是我分內的工作,我卻完全沒有辦法顧好。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真的很累。

----------

班服弄出來呈現兩極化,有點不知道怎麼辦。
是的有挫敗感,但卻又沒有辦法。
有些人就是空說「我不要什麼什麼」卻從來不說「我要什麼什麼」
提不出意見,只是瘋狂的反對。
反對了我們可以改,但我們不會猜心,猜不出你們要什麼。

會氣憤,但又有什麼用?

----------

網博是最讓我最氣憤的。

又吵架了。

「阿內喔,挖肝母嘎雄管耶。(這樣喔,我覺得太高耶。)」
「是喔。」
「這樣多少?」
「270(像素)。」
「唉呦,以前我們做的財120而已耶。阿下面那個咧?」
「200。」
「阿內梅塞啦!這樣點進去都只看的到圖而已!」
「所以這就是滑鼠的功用啦。」
「梅塞啦!這樣子都看不到文章!」
「我有用文章專用圖,這樣點進去看的到就知道在哪啦!」
「梅塞啦!這樣子都只看的到圖。」
「那乾脆不要放圖嘛!圖就是要做的讓人家知道在看什麼啊。」
「吼阿內梅塞啦。」走掉。

很氣憤,網頁圖片不是就是要讓人家一目了然在瀏覽什麼網頁嗎?
為什麼我要做那麼顯眼?為什麼?
我覺得我達到了她這個目標她又繼續挑毛病
根本到了一種極端的自我矛盾的地步了。
我很不爽,所以我失控。

連導覽列都問:「這樣會不會太單調?」
你根本就是要上萬條彩虹在那邊閃你才爽嘛!

很無奈,她是老師,但這是我們的比賽
指導老師是技術上的指導,不是要符合指導老師的胃口
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要這樣子?
其他隊員都過的很順,因為他們不會反駁
他們不會跟老師硬嗆。

沒錯我很糟糕,我很沒有禮貌
但是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這樣而已。
為什麼要花那麼多時間做根本就不屬於我的東西!
我乾脆退掉算了。

----------

功課還是沒什麼起色,有點慌張了。
應該說我一直都很慌張。

----------

糾察隊很棒。
大家都很棒。
我們都還要更棒。

真的只能這樣告訴自己,對不對?

-----------

抱怨那麼多,其實只是更顯露出自己不夠好
沒錯我一直都不好,只是我一直在努力
做不好沒有錯,會挫敗沒有錯。
可是我給自己的機會一直很嚴苛,我有時候會想放棄。

什麼叫做那樣的人實在是有夠糟糕的?
我也不明白。

我會聽著那個節奏繼續搖擺,因為我已經失了自己的了。

-----------

貳零零玖年拾月壹日貳拾貳點拾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