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jpg 

宣示:我不會再為一個人傷心難過,心情不會再受某人駕馭。
我的心情將會是獨立的個體,我將會為自己而快樂悲傷。

----------

為什麼這麼慢才領悟?

我以為我的快樂是別人給的,我以為我的成就感是來自別人的掌聲
我以為我的所有一切都不屬於自己的,關於肯定這件事也不是。
我以為很多事情都不是靠自己能決定的,也以為我沒有權利
不過關於這一些我想我過去都想錯了,很多事情「確實」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過去浪費太多心神去用別人的舉動來討好或是摧毀自己
我想我很成功的折磨了自己,不過遍體鱗傷的感覺真的不好。
我用太多的假設去架構自己的人生,然後才去慢慢的讓它解體
就像疊疊樂一樣,建構了那麼高的塔,然後再一塊一塊的等待他的崩塌。

每一次的抽取就像呼自己一巴掌,要等到下巴移位才會善罷甘休;
我想,我現在已經下巴移位了。

可是我真的不該用別人的話語、舉動、還有一切尚未成立的劇情堆疊
那些都是太不穩定的事情,一切都未定論我卻又如此篤定
不是在催眠自己這個世界其實可以更好之類的,而是世界一直是如此
我同時把它過度完美化也同時妖魔化,所以不信任頓時爆表
可惜自己太傻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問題。

本來就是,人以本身為主體活在這個世界上
有人會提倡無我主義等等,但是提倡無我主義之前也要先定義自己不是?
在確信有「我」之前從來就沒有辦法去提倡「無我」這回事。

我把自己的聲音、自己的形象、自己的糟糕和自己的影像都投射在別人身上
我期待在別人身上看到自己想看到的那個自己。
但是又何苦?我分明只是想要看到一個理想的自己
為什麼要浪費力氣在投射這個動作上?
努力成為那個自己不就得了?

因為過去花太多時間在別人的觀點上,所以我會憤恨
恨自己不是那個樣子,恨他們不是這樣看我
問題點卻從來不是這些,而是我本身是怎樣,還有他們的眼不重要。

「你曾經給過自己掌聲嗎?還是你一直都活在別人的掌聲之下?」
這就是大家的迷思,我們一直以為得到大家的支持就是真正的支持
但其實心底需要的是對於自己的肯定,我們卻最缺乏這個。
一個有自信的人不一定有自信,幸運的是他得到了源源不絕的掌聲
當有一天掌聲沒了,他會頓時失去泉水,慢慢的乾枯,慢慢的衰敗。

我們卻從來沒有給自己最解渴的泉水:自己的掌聲。
太缺乏了,太難得了卻又太簡單了。
簡單到我們從來就只是忽略、只是藐視,或許是給自己掌聲太過自傲吧。

但其實不是,只是我們一直都想達成別人眼中的自己
我們卻沒有照照鏡子問問自己:鏡子裡的人到底最像誰?

我們需要的是達成自己要的那個自己而不是期待別人的肯定。
別人的肯定固然重要,但是我們不可能永遠活在別人的影子下不是嗎?

----------

獨立吧。

為自己燦爛的笑一場吧。
或為自己放肆的吼一聲吧。
做一件單純為自己的事情,不再為了賭氣、不再為了別人

我不要在你的明白了。
我不要再問你為什麼不懂了。
我不要你的疑惑了。
我甚至不需要你的表情了。

我的世界從來是有你的名字的,但你從來不該是那個核心。
我才是,你懂嗎,畢竟這是我的世界。

你沒有那個重量去左右我的平衡,你沒有那個力量去移動我的重心。

我想雖然我在你的人生中確實只是個過客
但,你亦如是。

獨立吧。

我知道我可以過的很好的。
我知道我靠自己就可以過的很好的。
我知道我不是因為你的一顰一笑而過活的。
我知道你沒那麼重要。

獨立吧。

從今以後我會過的很好
從今以後,就從今天開始吧。
這世界會有很大的改觀的。

我不是變的樂觀了,我只是變的更明白了。
我得做到
快樂因為我
悲傷因為我
憤怒因為我
沉默因為我。

而不是你,不是你,真的從來就不該是你。

----------

段考考完了。
我最擔心的兩科沒有爆掉就夠了,其他我都沒有差別了。
我想最重要的就是盡己,盡己之為忠(什麼鬼)
我已經用自己的生命去完成每一件我應該要完成的事情了。

好吧或許我差一點掛掉,不過我還是過關了。
或是放棄了。


我決定要退出網博,我去它的推甄,我不要了
我不要只是當一個沒有辦法做自己東西的所謂美編
我不要參加一個是掛自己的名卻不是自己東西的比賽
何必呢?給那些肯做這種事的人做吧。
或是給那些不會想要抗爭的人做吧,最少我無法忍受。


糾察隊這個禮拜就做完四週了,也就是本屆糾察全部都值勤過了
「第一週總是得到掌聲的,但是第二週嘛……」哈哈
希望我們一組的可以總是得到掌聲,我知道你們可以的。

又有工作調動,搞到最後都是說大搞小
三號門只開一半不知道在搞什麼鬼,所以高國中不用交換;
腳踏車突然要被導去什麼鬼停車場的,還要費力氣排人。
做了很多無謂的調動,真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排球場蓋了卻不能壓,沒想到現在連建材都草莓化了
這次的建商真的是大腦包,怎麼給我們枕頭地打籃球和排球?

然後今天段考完之後和一百級隊長們去吃飯,好和樂喔
不過七缺一喔,固醇妳是那八分之一喔,羞羞臉
不過,「少一個真的有差嗎?」XD 那個短片整個就是很惱人的。


班服呢?班舞呢?
我突然覺得並不是很多人在意這些東西
好像到時候就算都沒有出來也不會有人care
負責人做的跟什麼一樣卻沒有引起共鳴
有時候真的會懷疑我們是在做「班級」事務嗎?
還是只是在自討苦吃?

為什麼當難產的時候都不會有人擔心
為什麼當需要靈感的時候都沒有人講話?
然後為什麼等到需要的時候才會去怪罪「班服呢?班舞呢?」
我們到底還要臨時抱佛腳到什麼時候啊?

有時候真的會以這種事情為恥
我以為我們很有向心力的,不過這真的很好笑的一個論點不是嗎?


待辦事務:
糾察隊長烤肉收錢
化學功課
歷史學習手冊
公民學習手冊
糾察工作分配
冬至、聖誕慶糾活動
領培人功課
建青詩季
《17歲》歌詞

好多,而且大部分是這個禮拜就要弄完的東西
我想我會爆炸的,我會的(茶)


好歌推薦:
《Envy / A Warm Room》


《Ólafur Arnalds / 3055》


《Mew / Comforting Sounds》


《The Shins / Australia》


----------

段考完來個大解放(茶)
我要再去搜查好音樂了,噢不!我要先去搞功課 = =

----------

貳零零玖年拾月拾肆日拾陸點參拾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