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jpg 

運動會已經要全面開跑了,好刺激喔
所有周邊活動還有籌備都已經開始了,現在好忙。

----------

糾察隊運動會的時候就是要執勤,豆子和春喜的手氣很不好
搞得第三組要執勤,而張飛手氣好的要死,第一局就贏了(笑)
所以我們要到運動會那天才需要執勤囉 :)

班舞的教學影片好像都拍完了耶
只剩下「C-I-R-C-U-S」那個部分還沒有編動作;
希望影片傳上去之後真的有人去看,那個很占記憶體耶 XD

大隊接力今天試跑一次,我覺得我們班好誇張喔
沒有13秒進不去大隊接力耶男生
還好我提早退出了否則到現在還要跟他們爭(茶)
不過我唯一要的就是「精神總錦標」啦!
拿到的話我那兩天就不算虛度 :)

總之今天試跑了一次,成績是五分十八秒六九,
說實在的不盡理想,因為大家都還沒有默契;
但我只能說除了接棒有問題之外速度都不是問題
大家真的跑的超快的,整個就是用飛的!
雖然說很想用嘴砲的方式激勵,不過看起來是不用了(笑)

班服等一下就要去拿了,男生的班褲也是;
而女生的部分不知道花枝要怎麼辦,要找到100元的短褲很難吧(汗顏)
不過我已經沒有時間去負責這塊了,這個部份真的幫不上忙
對不起囉花枝。

任任今天也跑了3000,成績是14分18秒
比我好太多了(燦笑)不過要拿到名次還有段差距;
任任要加油 :)

巨頭也太變態,竟然跑出12秒77,
他還跟白蘿蔔嗆聲:「告訴你什麼叫速度!」 XD

然後看著大家賣力的跑我只是在旁邊按碼表
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沒有用、很無謂 = =
不過,賣力加油吧,我知道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破屋也瘋狂的練習,這個禮拜天要去甄選前的最後一次練習
噢賣嘎有點刺激耶我說。
聽玉坤說這次團體有八組,裡面不知道樂團占了幾組
總之高二的只有我們這組,所以沒上的話會很丟臉啊!
加油吧我們!Brokenhouse will pave a way ourself .

高二一班加油!雖然我怕你們會砲轟我們班服做得很爛(跪)

----------

青年社也有全國編交會了,可惜瀛青社沒被邀請
害瘋子蕭整個很懊惱也很猶豫到底要不要去呢?
因為這對我們來說是個大好機會,但也有可能成為熱臉貼冷屁股
不知道,如果去聽聽別人的意見的話我很樂意
但是聽說要發表想法還要發公關本,讓我想死 = =

然後已經全面開始推展新專題了,希望可以一切順利
禮拜天應該啦我說,會出去開會。
一定要快點把我們要寫什麼東西快點細部討論出來,否則會完蛋。

考試最近考的爆爛,還好有個化學給我一點小小的鼓勵
數學和物理都沒有及格啦我說!超想死的
重點是數學簡單啊,這是我有史以來因為粗心大意死的最慘的一次 =(

噢天哪我要去拿衣服了,先失陪回來再打  XD

----------

(回來了,我要全面開砲!)

原本想說好聚好散,算是一次「特別」的合作經驗
不過既然他不打算這樣子我真的只好把這個好消息散播出去,
不要再讓這家可愛的公司「造福」人民。

姑且不談他們的技術,就算我們自己不好,
沒有一個很完整的底稿讓他們負責「印製」的工作好了
只是如果這樣的話他們就不能收設計費、只能收和成衣公司一樣的價錢。
好,這根本就不是重點,而是他們信用的問題。

大人們都跟我們說,信用最重要了尤其對企業來說;
一家企業如果信用好,就算偶爾做不好客戶還是會原諒,
畢竟他們信用好,所以客戶相信他們說下次會改進就一定會改進。
但是《超典》不是。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子了。
「什麼時候可以好?」
「星期三晚上。」
那天到了,晚上七點多。
「好了嗎?」
「還沒。」
「不是說今天晚上嗎?」
「要很晚耶。」囧囧囧囧!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子了。
「圖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這個禮拜五。」
那天到了,晚上六點多。
「圖呢?」
「還沒好耶。」
「是喔,怎麼了?」
「可能要再晚一點。」那天,十一點多才拿到圖。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子了。

這是這次的狀況。
「請問我們有沒有可能提早拿到衣服?」原訂禮拜五。
「我問問看,明天再給你答覆。」
隔天;
「禮拜四晚上可以好,不過要很晚。」
「大概幾點?」
「七八點吧。」
「好,那到時候我們直接去拿。」
今天到了,我和嘎抓站在超典門口。
「門鎖著耶,可是燈開著。」嘎抓跟我說。
「喂?是阿湯嗎?你現在在哪?」我call他。
「我現在在外面耶。」
「我是瀛海中學高二一班的同學,我現在在門口。」
「阿,是喔?」
「我們要拿衣服。」
「阿可是衣服還沒好耶。」
「不是說今天嗎?」
「因為我們還沒包完,還要過熨斗。」
「工廠在哪?」
「工廠關了啦。我明天十點送去好不好?」
「可是我們都來了。」
「我趕回去還要15分鐘耶。」
「不是說今天嗎?」
「我那天不是說要晚一點嗎?」
「對啊,那大概是幾點?」
「七八點吧。」
「現在快九點了。」

我都想要踹門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把自己對客戶的話當成什麼
還是說學生還小學生不懂學生不會計較這個,所以就這樣子?
做不出來沒有關係,就跟我們說禮拜五才能拿就好了
為什麼要死鴨子嘴硬硬要說禮拜四就好?
什麼叫做「我以為可以好」,既然如此怎麼沒有催促工廠?
自己對客戶下的承諾不懂得遵守嗎?
還是說你們公司並不需要這條?尊重客人並不是你們需要做到的?

沒錯,最後我們還是原訂禮拜五可以拿到衣服;
但是對於這家公司我已經完完全全的沒有信任感,
而我想,我不會再跟他合作第二次;
重點!我不會再讓我認識的人再去跟他合作一次,
至少我會努力達到這一點。

信用很重要。

----------

今天地震好多,真的超多的。
而且地震規模都好大,我真的有嚇到。

一次在吃飯的時候,當我發現阿兩一直在晃時我才覺得自己也在晃;
一次是在做台灣網博的時候,妖精量問我:「是你在搖桌子嘛?」
我看了一下天花板:「地震啦!」
老頭很好笑,坐在最前面在那邊喊:「是誰在一直搖?」

結果老頭那麼鎮定害我都不敢躲到桌子旁邊 = =

怎麼最近地震那麼頻繁?害我心惶惶
我對於地震還沒有免疫耶,還是超怕的。

----------

有時候真的是觀點的問題。
而關於這點我沒有辦法說服所有人試著從我的觀點去想
只是當我的立足點完全沒有辦法被接受的時候,會很受傷。

其實搞到最後就像是在互推責任,
反正就是對方的不好。
反正就是我們不懂的傾聽民聲,反正就是我們太獨裁
反正搞到最後都是我們的錯?
反正搞到最後就是我們不該要求他們「說出自己想要什麼」
變成說我們像是智囊團一樣必須生出如湧泉班的靈感
讓他們選擇他們覺得比較好的?

這並不對等吧,畢竟我們也不是自己要弄的;
到了高二這種課業繁重的時候,這對誰來說都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不是說我們肯擔起來就表示我們有全權的決定權;
但卻沒有人給我們意見只是不停的說這樣不好這樣不好
我們本身也沒有靈感,靠腰啊那是要去哪裡生?

到底最後不敢講是誰的錯?是我們施加壓力讓大家不敢說嗎?
好吧如果這個無心之過造成大家的沉默我道歉,
只是我們並不是真的不聽,而是你們講了我們卻不知道如何修改。

會委屈但是我們的立足點卻又是那麼的不討喜,
so sad,怎麼為自己爭一口氣搞到最後一點意義也沒有。

對啊,我們沒有傾聽民意,是這個意思對不對?

-----------

說到討喜。

氣餒很多,卻又不知道向誰說。
Thanks,嘎抓。

只是有時候還是會徬徨於該怎麼用平常心去面對這些事情,
會不平衡吧,但這個世界公平的話就好了。
原來這個世界還不夠好所以才有進步。
只是對於這種事情我卻總是裹足不前,從來就沒有讓自己去改變什麼。

心態問題,沒辦法我就是不能接受
對啊心胸狹隘的問題。

卻又不能對別人暴怒畢竟這是自身的問題,
可是卻又沒有辦法自己解決,因為實在太巨大。
攤牌嗎?卻又莫名奇妙,從頭到尾的沒有道理。
會覺得自己到底做錯哪了?還是自己真的那麼糟?

這樣的問題反覆問自己好像真的沒有用。
反正我就不是個討喜的人物。
我生來就是來襯托那些本身就討喜的人物,讓他們更討喜;
而我可以更加邪惡,讓更多人討厭,然後讓他們更受歡迎。

It's not easy to accept all these things .

----------

是不是可有可無?
我真希望有個正確答案,標準答案;
至少讓我知道我還需不需要繼續奮鬥下去。

----------

貳零零玖年拾壹月伍日貳拾貳點拾伍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