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25-7.jpg  

我想百年札記就快要到盡頭了,我也不認為以我現在的習慣
可以在12/31前在擠出五號來。
不過沒關係,有千種萬種的方式記錄這個生命。

 

-----

 

20111225-1.jpg  

傑薰來台北找我,講了不少關於警大的事,
真的有很深的感觸,就是上了大學,就像是大樹的分支
本是同根生,可是我們都往自己的小宇宙開始奔馳,然後很有可能有一天
我們不會有共同的話題,我們不會有共同的行程
我們不會有共同的空閒,我們甚至有一天會像我老爸那樣
30年後才能再來個本世紀最大的同學會,如此這般

然後到了那個節骨眼,我們的標籤可能都會環繞在爸爸經、媽媽經
還有正和怎麼樣,顏明在怎麼樣,木棉樹怎麼樣…
那些陳年往事,有可能會像放爛的歌曲一樣,在不同時間點上用相同激動口吻重提。

可是未來我們有可能所碰到的一切挫折、一切不順遂
都很有可能在更久遠後的未來的相聚場合上,被隱瞞、被消音、被有共識的忽略。
畢竟,不是你們這些朋友不夠朋友,而是你們對我而言太過朋友。
所以有太多事情,不想讓你們擔心,不想讓你們不知所措。

幸好。
寧夏夜市很棒,牛肉捲很棒,麻糬很棒,熱豆花很棒;
淡水很冷,情人橋風很大,雨很冰,關東煮很難吃,服務很差…
但朋友很好,我覺得這樣還會差嗎?

 

-----

 

20111225-2.jpg  

瀛海小北聚 :)

抱歉,無法克制我的嘴巴依舊哈哈
等到哪一天你們發現蘇罷個變的彬彬有禮那可能是我終於社會化完全了吧(囧)
總之跟你們聊天也未免太輕鬆愉快了。
大家都沒有變,真的,變得似乎只是我們可以聽的故事多了, 
就算我變的在怎麼像30歲大叔,裘忠亮變得在怎麼宅砲樣
我們就像王煒傑和陳治維的形象一樣─牛千到北京還是牛!我們怎麼能變? :D

Yes I like you guys, you know I do.
期待寒假我們再見面。

 

-----

 

終於把當愛來的時候看完了。

其實剛開始的時候很不適應女主角的聲音。
女主角的聲音不是應該就是要清新可人聽起來又不會有壓力嗎?
為什麼這個女主角的聲音會如此尖銳?光想到整部片的旁白都是她我就冒冷汗…

但越到後面越明白導演為什麼選擇她來當女主角了。
有些場面,沒有她的聲音,無法接近台灣真實的情況。

我喜歡他們大吵特吵的時候,女主角的妹妹(還是姐姐?我一直沒搞懂)
不算無助、但也不是很倔強的卡在樓梯中間無言以對。
我喜歡操著順暢台語的大老婆,那種包容度,真的可能只有台灣女子才會有的。
我喜歡那個在身分證上配偶欄上沒有她的名字的二奶,她的那聲槍聲
也讓我體認到台灣女子的韌性。
我也喜歡導演的安排,讓母子兩代,都在同樣的地方分娩。
只是那一段真的寫實到我很好奇到底是怎麼拍出來的。

裡面有太多與我們生活相近的片段。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這部片會廣受好評了。

很推,真的很推。

《當愛來的時候》官方網站

 

------

 

自從心理之夜的宣傳影片上架的那天,我的人生終於正式縈繞著可怕陰影…
「蘇舒!」「定定格!」「低胸男!」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感到我未來的戲路已經慢慢被定型… XD

 

-----

 

朋友,有時面對你的挫折,我好想撥出電話直接替你擋箭;
有時面對你的憤怒卻又不知所措,我也好想買張車票就衝去替你打氣。
如果我想用現實這種狗屁來搪塞你,我就不會這樣苦口婆心了。

我不可能當你一輩子遮風畢雨的地方呀。
畢竟,我也非你想像中的那麼堅強不是嗎?

我可以用很多似是而非的道理。

我們都有各自要忙的事。
我們都有各自必須在乎的新的人。
我們都有各自得呵護的物。
系上的。心儀的。討厭的。嚇人的。緊張的。挑戰的。

我們不只是地理位置上的疏離,我們連同經歷,也有可能會變得無法比較。

而你知道最令我痛苦的是什麼嗎?

是你似乎在我這裡尋求答案。
但是我的答案在你那裡似乎都行不通。
我無法使用我的勇氣帶給你勇氣,因為那在你的情況下可能只成魯莽;
我無法使用我的智慧帶給你智慧,因為那在你的情況下可能只成小慧;
我無法使用我的衝動帶給你衝動,因為那在你的情況下可能只會被揍;
我無法使用我的全部帶給你全部,因為我未曾經歷的幾乎是你的全部。

就像我說的。
漸漸的你會發現我其實只是個無能的朋友
過往我所能招架的我所能解決的,將會慢慢的派不上用場
因為身為朋友的我,對於太多的事情都是無能為力
真正對於人生有關鍵性的掌握的是自己。

我真心期待你找的到你的生存之道,然後找到你的生活之道。
你也明白,這兩者缺一不可。
你很棒啊,但你得讓這個世界明白。

我很遠沒錯,但我還在。

 

-----

 

20111225-3.jpg  

跑去參加政大攝影馬拉松

結果每個人都扛巨砲,好說歹說也有單眼;
我的R10簡直相形見絀!那個時候他們要我們把相機拿出來的時候我簡直尷尬欸!

不過也因此我早就對得獎這件事看開了,所以我拍得很開心。

「你在煩惱什麼?」
「自在」
「In Between」

這三個題目,讓我發現政大還是有無限神秘與美好的地方。
終於讓我有機會在傳院繞那麼久了(大笑)
也讓我在道藩百年季陶後面徘徊許久而心無畏懼,那裡真的很美;
我更是第一次繞到國際大樓後面看看所謂的24小時電梯(爛死了,維修中)

當然我也跑去自十好好得繞了一番。 
我只想說…
那個從環山道通到自十的小石路到底是哪招啊!
小石路這種感覺不是你把石頭鋪成那副德性就會有的情懷好嗎!
真的很爆笑欸,石頭與石頭的間距正好讓一雙鞋子卡在裡面你們到底想逼死誰?
鋪這條路出來簡直意義不明欸!(翻桌)

總之,自十很人工的美。

最後拍出了一些我非常喜歡、但是可能見笑的照片。
不過自己喜歡就夠了,其餘的我不是非常在乎 :)

 

-----

 

政大金旋獎招工大會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我原本想說應該面試的人與被面試的人的比例大約是一比一吧
這樣的比例我就覺得高得嚇人了。
可惜政大金旋獎給我的似乎不是這樣子的水準。

我和同批的其他八個人魚貫而入,
映入眼簾的是嚇死人的人數…
前排坐著十幾位幹部,後排坐著二三十位工人
人手一台筆電,按鍵的敲擊聲此起彼落,彼此沒有交談、沒有眼神對話
就是盯著營幕,無聲的拉開這樣的序幕。
我覺得這種變相的沉默簡直是折磨人啊…

越答越不緊張,但灑脫也只有走出去的當下。
畢竟當只有彭楚茵接到電話而我沒有的時候我只能用百思不得其解來形容。
然後一直等帶著打電話恭賀的電話,等到了下午卻沒有回音,漸漸得我放棄了…

然後我就順著自己的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去圖書館念念我還沒有念的書,寫寫我還要趕的報告。
然後我就漏接了一通電話。
我回撥了。

「喂您好我剛剛有接到一通你打過來的電話,請問是?」
「呃,你是誰?」
「我是蘇道泓。」
「噢(尷尬狀),就是,恭喜你加入金旋獎美工組!請問你有興趣加入我們嗎?」

然後我已經有點忘記我回答什麼了。
總之我要努力,因為在這裡,我要學會當小螺絲。
我真心的覺得做小也是一種必會的功夫。 

 

----- 

 

20111225-4.jpg  

好久不見阿飛西雅,久仰大名Miaou

跑去The Wall看他們,我只能用好過癮來形容。
阿飛西雅好久沒有出來了,這次一上台就接連帶了好幾首新歌。
不知道是不是音響的問題,我希望是我自己耳朵的問題
總之這次阿飛西雅的新歌常常到了高潮的地方就再也聽不懂了
所有的樂器轟得糊成一團,他們刷的激動,我聽的也激動,但迷糊 ==
以前好歹可以追隨一點旋律跟著情緒走(例如戰車)
但這次似乎對我的耳朵來說是全新的挑戰…
Bass還是維持一貫的優雅,新的吉他手的激動程度略勝一籌,最後還摔吉他了。

然後就是Miaou,也、太、好、聽、了!
好啦這真的是我第一次聽這類曲風的現場。
我不知道有這麼多人工音效的音樂做現場也可以容易使人起雞皮疙瘩!
聽CD不太容易有那種敏感度,但聽現場才真的有種天哪他的歌寫的真好的感覺。
然後我莫名的喜歡他們一點。
就是不管收尾的時候有多麼激動,他們最後都會邊喘氣以平復情緒,
然後對觀眾鞠躬。
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真的非常喜歡這樣的感覺。
鼓手好厲害,雖然她打的姿勢讓我一直無法把半調子這個詞將她身上移開;
Bass手很可愛,她超會晃的 XD
總之我真的好喜歡Miaou,快去買他們的專輯! :)

 

-----

 

答應阿猴要填的歌詞遲遲沒有交上。
直到有一天晚上突然想說,嘖學測快到了我也不能再拖了,一定要快點交件 XD
然後就定下心來邊聽邊填詞。

結果搞得我自己邊寫邊拭淚是哪招。

是啊這首歌太有畫面了,儘管我並非那個需要大把勇氣才能重拾夢想的勇氣
我也並非正值年少青春只要窩在教室裡看著窗外天變萬化的小夥子
我們這個年歲啊,兩方都在拉扯。

會參與好多事情,與國際接軌,與世界接軌,與未來工作接軌
接軌成功的,我們稱之為遠見;接軌失敗的,我們稱之為跟不上時代。
跟上時代,是一種往大人方向的靠攏,是一種成長的模式,或是意圖。

同時我們也會緬懷好多事情,大呼小叫我們好想回到從前。
我們會用好多回憶充塞自己的腦子,然後笑著對自己說我們還沒有失去從前。
這是一種網孩子方向得靠攏,是一種彼得潘的模式,或是妄想。

所以在我這樣的節骨眼,我能寫出些什麼,我自己也很訝異。
或許我稍稍揣測了未來我的心境,也微微取樣了過往我的情懷。
總之啊,送給你們吧我的學弟妹們,然後也送給我的朋友,最後送給我自己。

嘿 朋友
還記得過去你說過 能夠如願總一票難求 woo
事到如今的我 似乎只能認同
嘿 朋友
還記得過去你說過 生命總輕的難以承受 woo
夢想很沉重 我真的飛不動

想起你我過往瘋狂的生活
澎湃的臉卻深埋在世故中
曾經的誓言怎麼煙消雲散 只剩下每天想著哪裡是下一餐
為什麼長大也可以是種喜怒哀愁

曾有過的希望都轉為花火
在腦海燦爛過卻不再閃爍
不管我到底犯什麼錯 拜託它幻化成笑容

嘿 傻瓜
當初的純真還在嗎 現在是否還能夠兌換 woo
那陪我走一趟 我想重回時光
嘿傻瓜
當初的幹勁還在嗎 氣燄可能已不如往常 woo
你可以拄拐杖 一起進入夢鄉

是不是生命就是玩笑一場
把我逼到懸崖再拉我一把
我們都沒有想像中的勇敢 幸好有你不經意不逞強的陪伴
傷結痂後我還是會咬牙再打一仗

我的眼神已沒有以往硬朗
你的信念也沒有過去強壯
分別後重逢還記得嗎 我們還和過去一樣

別再看你到底失去了什麼
你這不是還擁有我這朋友
你深愛的話就趕快去實踐 各自都有個小宇宙要運轉改變
把彼此的信任存在放在心上就夠

曾有過的希望都轉為花火
在腦海燦爛過卻不再閃爍
不管我到底犯什麼錯 拜託它幻化成(笑容)
我的眼神已沒有以往硬朗
你的信念也沒有過去強壯
但一趟旅程不就理當這樣 開懷笑吧 這是一起唱的樂章 

Love and hope you have what you want.

 

-----

 

慢慢知道為什麼南友會對於修企畫這件事情如此執著了,
這一切都是有前因後果的,看我們這次的童話懸疑就是這樣。

南友會的企劃早在發包前就被所有參與者審核過了
那個審核不是只有欸這邊有錯字這邊標點符號用錯而已絕對不只這樣。
一份企畫,會被二三十個腦袋考驗,每個人考量到的點都不同。
有人考慮氣氛,有人考慮道具,有人考慮到時間掌控…
一份企畫的美個細節都會被要求赤裸裸攤在所有人面前,別人可能不懂得,你通通要打上去。

這就是為什麼一份企畫可以長達20頁。
這就是為什麼修一個返服的企畫可以耗掉長達20小時。
為的就是發包之後,可以把所有的突發狀況降到最低。

可能會有人覺得這樣就沒有所謂的發揮空間了,沒有給表演者任何的空間了。
我想這或許也是一種利弊吧,畢竟有一好沒兩好。

但我們的童話懸疑。

劇情複雜(我寫過的搞笑劇都是垃圾台詞+垃圾劇情)
主角大拼盤(我寫過的劇本的主角*5才是這齣戲的主角人數)
需要交代的東西非常多卻只有20分鐘演出時間(我的垃圾劇20分鐘都嫌太長…)
諸如此類眾多眾多。

然後我們劇本從成型到發包只有三到五個人過目審核,
但是這麼龐大困難的劇本可能不是這麼少人就可以輕易過關的。

所以一直到上演前五天吧,我們開始大修劇本。
其實也無法如何大修,因為這齣戲複雜程度難以想像,雖然台詞都很沒腦 XD
(「你怎麼這樣說?戎婉瑜才不是這種人!」)笑瘋。

但其實這些我們或許早該面對。
不過就當一次經驗吧,因為總會有出路的。
只是相同的錯誤我們不要讓自己笨到再犯一次。

真的辛苦所有人了,即使身為後來才加入的人我還是要深深的向大家說。
也謝謝學長姐陪我們修劇,你們本該是坐在台下翹腳欣賞的人哪。

 

-----

 

怎麼覺得ASUS CEO的說明會會有點稍嫌弱弱的感覺?
講話沒什麼勁、沒什麼說服力,沒有鏗鏘有力,怎麼樣就不像已經訓練過的fu…
或許是我的錯覺吧,但真的跟想像中的有落差。
到底要不要參加?我還是想試試看,畢竟要過書審和面審
我覺得這對我而言是個挑戰。

 

-----

 

20111225-5.jpg  

諾亞方舟。
如果你只能打一通電話,你會撥給誰?

我想我做了決定,我撥給了你。
我沒有等你的回音,沒有確認到底是不是進了語音信箱,沒有記得開擴音器
我想一定是我這個朋友太過粗心大意又不稱職。

但我知道這首歌你一定會喜歡,就算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

原諒我的任性與突發奇想,我一直都是那個給你驚喜的人不是嗎?
抱歉害你差點哭了,我並不知道
我想說你應該是乖乖的聽完電話另一頭嘈雜的聲音之後被我掛電話這樣而已。
有些歌詞、有些旋律、有些氣氛,我想跟你分享,因為我知道這是我表達的最好方式。

比較有趣的是
碰到某幾首歌,站在我身旁的兩位學長也都拿起了手機撥出了他們心中的號碼
看著就站在身旁的彼此,在同樣的世界裡,不約而同的打電話外聯到不同的世界
試圖將這裡的一點養分往外灑,這讓我覺得滿有趣的。

我們總是想著遠方的他,有時卻會忘記看看周遭的人
可能是我們在心中默念,遠方的朋友不可以被取代
所以我們強烈反抗所有有威脅性的角色,好證明自己的忠誠。

好啦這只是提外話做了一點聯想。

人生海海

我大概到死也不會想到讓我飆淚,不是鼻酸,是飆淚,的歌曲會是這首。
就連回家重聽這首歌,那種心酸與悸動可能都不如《知足》或《讓我照顧你》
但當下,就是爆炸,大爆炸。

可能歌詞中讓我想到了新生活中所受的種種委屈,
而那種委屈,總是講出去身旁成績較為優秀的朋友都會說啊你就認真一點就好了啊。
我知道要得到一件我想要的事情總是要經過管道的,不論正當還是勾當
但是,你們衡量我的標準是想看我能否承受那個重量嗎?
這樣公平嗎?萬一我很耐火烤,單純是我不耐重,而你們要找的是消防員呢?
為什麼你們只用你們的單一標準去取決於我到底有沒有資格?
為什麼你們那麼強調要多才多藝?為什麼什麼都會的前提之下總是包含著品學兼優?

我想一定是委屈瘦多了才會牢騷那麼多,
也才會在演唱會現場大爆炸。

但我想我爆炸的點並非因為我被打敗了,如果我真的被打敗了
我可能不會大聲跟著唱,不會那麼用力揮舞雙手邊擦淚
我可能只是默默低著頭,聽著歌詞不停的垂我、揍我、賞我巴掌。
我是因為我不肯認輸,所以再多的障礙,我都要試著突破。

委屈啊,就當補吃吧。
反正人生海海,要面對的挫折,還多的呢。

我喜歡人海彩紅,我也喜歡藍海,我喜歡很大的動物氣球,我也喜歡主題設定。
而比較意外的是現場的T1213121居然莫名的令人發毛
明明普通的旋律,極度白話的歌詞,卻一直在敲打我的心臟。
美畢我喜歡大合唱的那種感覺吧。
朋友,朋友,這就是最扣人心弦的主題。

三個笨蛋參加演唱會的通常下場就是無車回家。
出了小巨蛋之後我們像笨蛋一樣在秒數超久又超長的十字路口到處徘徊不知方位
然後磨蹭到捷運走光了,公車也走光了,只剩嗜血的計程車在馬路上流竄等你上鉤…
不過回到政大後有吃好吃的關東煮和喝好喝的湯,這就足夠了!(敲碗)

不知下一次去聽演唱會是什麼時候了。

 

-----

 

20111225-6.jpg  

Punch Party
只能說我居然才第一次參加就是他的最終場了。
而且我也加入PP特有的搶票文化,並且成功搶到一張票了。
猶記那天中午搶到票的瞬間我在系上同學之中大吼大較亂跳被當瘋子了
幸好我不是唯一的瘋子(?)

凱洛比我想像中的還美,還有魅力,還直率。
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米果了,一副正經樣可是講話超好笑。

亨利乳頭市長快把我笑死了,怎麼可以講話那麼有節奏?
「好下一張,恩,好下一張!」笑翻眾PP;
「Yahoo! 奇摩惠我良多。(向老查鞠躬)」

金幣手自從在Twitter上被嗆太弱之後就開始使用連珠炮還有階梯式的火力
雖然說Final的講者也不是省油的燈,通通忽略金幣首所作出的所有音效…
如果有下次,美畢我們應該來點催淚瓦斯或是笑氣之類的東西… XD

然後我才知道,原來PP曾經造訪台南的mosa loft辦過第12場PP!
沒想到台南眾多咖啡店被物色上的就是我們愛的mosa!破屋我們上電視了!(哪招)

然後就落幕了,我的交換禮物抽到的居然是眼影…

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Twitter時況轉播
昨天有三個標籤在Twitter中高速流竄,@pptf、@punchparty和@ppfinal
還有推友很可愛說之所以不用統一標籤是因為整個Twitter上都是PP的海浪! XD
我是沒有那麼扯啦,畢竟我並沒有很多推友…

很喜歡那種反應很大的感覺,就像米果說的,需要應援團的請洽PP;
還有虛擬搶票這個梗我也笑到快死掉,原來大家單純中毒而已 XD
米果講到邪教氣氛那邊我簡直快要掉到地上…(顫抖)

總之,這是一個非常棒的經驗。

 

----- 

 

#終於把頭髮整頓好了,很想染頭髮,可是光燙頭髮就花了1800了,PS真的很嚇人,雖然成果真的比較好…
#被說打字功力神威了,有點不好意思(挨揍)
#我沒想過滑鼠壞掉在冬天居然是噩夢,因為只能使用筆電上的面板操控,換句話說,我不能帶全指式手套!這簡直是要人命嘛!
#很推7-11的奶油馬鈴薯湯。
#《台北爸爸,紐約媽媽》。

 

-----

 

再見2011,這麼特別的一年。

今年,我18歲了。
今年,我考學測、考指考了。
今年,我大學了。
今年,我們各奔東西了。
今年,我們不停團聚了。
今年,我們都有各自的新生活了。
今年,我回到了這個充滿物慾的台北了。
今年,你在哪裡?

今年,我進入TM。
今年,我進入政大心理。
今年,我開始學德文。
今年,我第一次踏入小巨蛋。
今年,我成了異鄉人,同時我也是返鄉人。

今年,看似是個重要的一年。
但我依舊不能投票,我還是需要監護人的簽名。
我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小菜鳥,只能回高中賣賣老臉。
這只是個2011,一個被預言為末日的前一年。

所以啊再見2011,不論平順與否
蘇罷個,恭喜你走過。

 

-----

 

2011122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