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不要太甜,少糖就好;
嘿,不要太熱,去冰就好。

----------

打了三個禮拜的足壘球真的龜懶趴火了,雖然還不錯玩
但我一直在等待我的羽毛球卻死也等不到,好痛苦的感覺
足壘球對我來說真的很難有那種「盡情流汗」的感覺,但羽毛球可以
雖然說一直在那邊噹自己班上的同學「學長!不要丟彈跳!」還不錯
但我還是想要在羽毛球場上跑來跑去然後成功把球打回去的成就感。

每次踢都很鳥,都會被out,因為我不會踢遠,踢高又會被接殺,太悲慘了
棟哥踢了個超級遠球太威了,結果還是沒把他送回來,對不起
WMH好慘,每次上場就一直被我們班的喊:「一人出局!下一個!」
小豆子在那邊說「直飛直飛!」然後就被接殺了 = =

很陽光嗎?我不知道
我的青春就是揮霍在這樣的氛圍裡面,有時候真的想問自己
很怕晃眼過了一個人生之後才發現自己流的汗都不是自己要的
沒錯我看起來成熟了,但我還沒有辦法綜觀整個人生
我不會知道我到底想要什麼,至少在這個時間點之上。

----------

換了位子,趁我禮拜五不在的時候
被調到好前面,都已經最後一次機會了還是沒幸運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位子
總之現在坐在那裡,可以清楚的看到每個老師的臉
可以直視他們的眼睛,可以看他們講課講的眉飛色舞
然後

打瞌睡。

唉坐那裡好無聊,瞌睡蟲真的是每兩節就爬來一次
熊做我前面,那麼認真上課根本就不會跟我聊天
旁邊坐韋秉和Strong,本來就不太熟上課也不會聊天
後面做櫃檯,跟他也不熟。

總之被調到了一個非常枯燥乏味的地方,真的好痛苦
瞌睡蟲都爬的很兇,很徹底的讓我倒在桌子上
好煩喔,做那麼前面睡著都會有罪惡感 = =

左後方成了high咖的大毒窟,什麼八仙神明全部都集中在那裡
整個呈現生氣蓬勃的狀態,好無奈喔,我坐在這裡都快像肉乾了

坐那麼前面,阿爾氏根本就不能拿出來玩
突然覺得這個暑假我根本就是沒打算認真唸書了,好痛苦。

----------

到底,有沒有必要那麼忙?

禮拜六白天要去訪問林金悔先生,晚上要去逛夜市
禮拜日上午要念書,下午要練團
8/08領培人聚餐
8/14白天考結束考,晚上要攻去高雄看《天外奇蹟》和《不能沒有你》
8/26台北送行

最近沒有紀錄的習慣,所以很多新進的行程都忘記了
總之一定比以上的多,而且多很多
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過什麼樣的生活了,突然覺得這好像不是種享受。

很糜爛,而我討厭糜爛的自己,惰性卻又一直爬上來
感覺很不好,但又能怎麼樣?
單字停背了,跳繩停擺了,總複習不做了,課外書不看了
我突然覺得人生有時候真的很難活出個所謂的意義
真的只是我們一直在一個假想的世界裡面不停的奔跑著,看的是姿勢,不是結果
畢竟沒有結果,歷史是人造的,你說你要創造歷史,就是創造人造的東西
我們不停說服自己要把人生過的多有意義
但是意義也是人造的,我們只是在達成給自己的幻想罷了
在這樣的無限回圈的洗禮之後,人類到底蛻變成什麼樣子了?

我不敢想像我現在的樣子和原始的人類到底有多少的差別。

----------

現在沒有很好,但也沒有很糟
但其實如果沒有辦法很好,我真的寧願很糟
我不喜歡中間值,在我整段的人生之中我已經經歷了多少的中間值
我的身高是中間值,我的長相是中間值,我的表現是中間值
就連我所依循的一切社會規範也不過是中間值而已
我沒有過高標,我也沒有低於底標,我只是活在人云亦云的社會之中

而在這方面,我真的寧願大好大壞
大好多好,我們可以奮力的去愛、去實現自己所想要的、去追求
大壞多好,我們可以徹底的去恨、去放棄、去失望
但是迂迴的留在中央徘徊,有時候得興奮、有時候得無奈
不停的來來回回,昏了頭卻還無法停止,因為我們永遠存在在一種沒有定論的環境下

藕斷絲連的感覺不好。
我想要完全的牽起,或是想要完全的切斷。

我要的只是痛快,而不是有時快樂有時悲傷的那種無奈。

----------

恨透了這樣的感覺。

像是被聯合夾攻一樣,只有一個聲音在面對所有的喇叭
想要翻桌然後大吼:「你們到底是秉持著什麼樣的態度說出這樣的話?」
但寧願正常的我收回了所有的聲音,對啊只有無奈而已。

我也不想和全世界的意見都有出路,我也想當個泛泛之輩
沒有錯,這樣我不會突出、我不會顯眼,但也因為如此我不用承受風吹雨打
可是當我承受了風吹雨打最後又回歸平凡,那我前面承受那麼多是為了什麼?

到底,你們明不明白?我又明不明白?

沒有錯,要我放棄一切,對不起我沒有那麼勇氣
那麼是不是因為這樣我們都該閉嘴了?我們都不該再抱怨因為沒有資格
但是我就是一直抱怨,然後一直把自己貶低在一直失控
對我來說,矛盾一直存在在我的腦海裡無法根除

----------

就像一杯飲料。

太甜不好,那會太膩,喝不到一杯就想丟了;
太白不好,那會乏味,喝了整杯還是嘗不到滋味;
太熱不好,那會燙口,想要一飲而盡卻又沒辦法痛快;
太冰不好,那會麻痺,都嘗完了結果卻還有那麼多的冰塊等待融化。

就像一杯飲料。

我沒有要多麼親密的接觸
我也不想要那麼多的隔閡
我沒有要多麼熱切的關心
我也沒有獨立到像座冰山

卻因為種種原因,我用矛盾給了自己一個難以下台階的樣子
而我這個姿態就像是刺蝟,你又懂什麼?

就像一杯飲料。
我用我的青春去一飲而盡。

----------

貳零零玖年柒月貳拾玖日貳拾點拾柒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