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了網誌的名稱,好像換不了什麼心情;
我用我最用力的聲音呼喊,卻什麼也聽不見,除了見底的迴音

----------

明天就是班遊了。
一波三折,從台東改到墾丁,從原本幾乎全員參加到又少了三個人
從原本的2100飛漲到2400以上,blah blah blah

其實這些東西我都不在意,原本我也覺得這一切不過就是一次出遊
卻被Scrooge一句話震懾了:「難得同學在一起。」

原本一個好好的班級要在一次旅遊之後就要被拆散
雖然說不是全班,只有少數人會離開
但有時候真的會不小心站不住腳,只因為好像失去重心一樣的跌了下去。

或許吧,或許
對於大部分的人都沒有什麼差別,因為就算分班還是在同一個學校
如果真的感情好的話或許就算隔的在遠也不會是問題。
而因此大部分的人也就不覺得分班有什麼大不了的
或許吧,已經不能再一起拿彩球站在看台上瘋狂的喊「高一一!加油!」
或許吧,已經不能在緊握著接力棒只為了快速且安穩的放到下一個同伴手上
但那又怎樣?有人會說
不過就是這樣而已,我們還是會是很好的朋友啊!有人回答。

----------

但如果有人則是決定用這次的分別來終結一些事情呢?

「這樣的結束是因為我想那樣的開始」,或許在這樣的結束後會有什麼斬獲
但如果是「這樣的結束是因為我不想再開始」呢?

有時候我們為自己的人生做抉擇,我們會痛苦
人最不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抉擇,就像選擇題一樣
你得在四個選項裡面找出最適合的答案,而你卻又不知道那對不對
如果有標準答案多好?可是人生的問題總是模稜兩可

情非得已,不想卻又不得不快點終結這一切
因為有時候是自己不能忍受,有時候是不想再讓對方受苦
這或許不是一種體貼,有可能也是一種自私。
困難的是因為心臟各自跳自己的節奏,心情更是自己轉著自己的舞蹈
永遠不會知道對方到底在想什麼,除非我們敞開了、攤牌了

如果勇敢,我會攤牌的,我會把一切說開
但是因為勇敢,所以我得再準備另外一份
因為或許會失去一切,會失去所有我從來不想失去的。

大概就是因為已經預設立場會失去一切,所以才想用分別這個好時機來解決一些事情

只是這是我自己寫的劇本,我卻從來沒打算告訴演員
所以一切都不會按照著常理走,因為我一直都是娘家那種灑狗血的囧編劇

其實我不知道到頭來我到底會不會照著我自己的劇本走
我甚至不知道我會不會有個開頭什麼的。
當沒有開頭的時候,我就根本不知道如何結尾
那這次的一切對我來說將會是莫大的折磨,如果我沒有贏得這場勝利的話。

什麼是勝利?在這場戰役中?
恩,這場戰役的勝利就是失去一切,一切你想要的,你的決心、苟延殘喘、希望等
然後你就可以解脫,再大聲的喊出「這樣的結束是因為我想那樣的開始」
但是當我沒有勇氣畫下那個句點,我只能一直停留在那個刪節號之中
就好像永無停歇的情緒一樣,不停的打點、打點、打點。

太過偏激的我告訴自己,當你什麼都沒有的時候,你才是真正的得到全世界。

----------

我想你終究是比我勇敢的,因為你是傻子。
你什麼都不知道,你也從來不會想要探究。

犯刑之後總要逃亡。

我不知道我需要奔跑多久才會用汗水沖掉我所失去的一切留在心裡的眷戀
我不知道我需要沉默多久才會肅殺掉那些我根本就不想聽到的一切建議
在此刻我還會需要建議嗎?在我腦海中那個步驟不知道run了多少次

但是我到底企圖要說些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
或許我會什麼都不說?那就太糟糕了。

逃亡之後呢?我還能逃避多少?

或許是因為我從來沒有迫切需要過,我只是很痛苦覺得為什麼我需要
其實這一切我都可以不要,但是感覺卻是最感性的東西
它油然而生,而我並沒有權利去壓抑它,甚至是控制它
多想用一大盆水就澆熄了所有東西,可是那不是一把火而已。

我只是想把自己包藏著巨大失落的情緒放在一個地方
然後把它放在那個車站的置物櫃裡之後,抽了鑰匙就再也不來領回
那就像被我棄置的一個行李,裡面只是裝著一些無害的東西
或許是回憶、或許是一種叫難過的臉龐。

然後我就帶著輕便的身軀,回到我的地方,卻不是我想要的
我只是用著我該有的步調走著我該走的台步,而那卻不是我的舞台
我任人擺佈,或是說我沒有力氣移動我自己的腳。

----------

或許我需要的只是一個沒有你的世界
或許我需要的只是一個不會再傷心的地方

而比較難以接受的就是,儘管我真的逃亡了某種程度上的一段時間
然後我還是得回來,回到一個仍然有你的世界
或許吧距離遠了談話少了見面渺了
但是自始至終我仍然沒有逃離任何東西,我仍然緊緊的蜷臥在我最害怕的地方

而所謂最浪漫的逃亡
就是到了最後你還是得回到一個最心碎的地方。

----------

放膽玩吧,放膽享受著回程前的最後痛快。

-----------

貳零零玖年捌月貳拾貳日拾陸點參拾肆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