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jpg 

自以為我們到底和這個城市多融入,多麼像個都市人;
但有時候融合的不過是毛細孔的髒污、臉上的灰塵,而心靈?

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訴你,城市是沒有心靈的暫存箱的

----------

『關於唸書』

原本是要靠著照片來提醒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情
但最近卻很懶的把相機拿起來拍一大堆的照片,
有時候一個活動結束了我竟然沒動到相機。

算了還是湊合著用吧,無魚蝦也好(煙)

模擬考範圍出來了,其實很早就出來了不過我這禮拜才開始消化
國文 | B1、B2
英語 | B1
數學 | B1、B2
物理 | (上)CH1-CH4
化學 | (上)CH3-CH4
公民 | B2
生物 | 基礎生物


最讓我不能接受的大概就是數學吧,怎麼會考兩本啊?真的好狠心
卻也只能硬讀了。

只要提到唸書,這幾天都跑去《多那之咖啡》
它其實跟《More》沒有太大的差別,只是前者感覺比較有質感(囧)
總之沙發很軟、環境很美、麵包很好吃、音樂很不賴
不過比較糟糕的根本就不是這些,而是自己讀書的態度。

數理科怎麼可以只是用「翻翻」就好?這個連我自己都很清楚
可是我翻開課本我就是完全不想動筆,我不知道為什麼
總之讀書的心?我有,但是實在不是很徹底。

重點是讀到後來還可以請東東帶筆電來「伴讀」,我們真的很糟糕 = =

----------

『關於練團』

要說練的勤嗎?其實還好耶,不過最少每次練團《New Divide》都會被唱無數次
不過說到無數次,就表示我要痛苦無數次 = =
到現在我還沒有辦法把這首歌完整的唱過一次
所謂完整的定義,是不忘詞、不破音、不用假音這三個要件
如果我沒有破音我一定有用假音,忘詞這件事情是偶爾來拜訪一下。

還滿想死的,唱《New Divide》本來就不是我這個聲域的人在唱的
讓大家失望、也讓自己失望這是必然。
挫敗感是有啦,但是真的沒辦法,只有硬著頭皮上場
還在找某一種方法,最少讓我順利的唱完這首歌而不會破音吧!
是要一次吃五顆喉糖嗎?或許會有用喔。
要不然就是在唱之前跟觀眾們說:「如果我破音的話要幫我鼓掌喔!」
酷斃了這樣子我大概可以得到如雷的掌聲吧(煙)

雖然vocal這方面做的非常的不好,不過keyboard卻幫我把成就感稍稍找回來
總之就是常常很快的找到音,我自己也很訝異
其實找音這個事情本來是不存在的,但誰叫我們是《破屋》,總是拿不到譜 = =
嗯哼所以每次都要找音、配和弦之類的
今天嘗試要練《垃圾車》,就很幸運的幾乎把整首歌配完了 =)
雖然實在是非常簡單,但是簡單的東西可以複雜化啊!

嗯哼白蘿蔔下次就等你直接來接手還有複雜化囉 =)

鼓的節奏還是不太穩,樂器之間的音量還是沒搭配的很好
主唱太爛blah blah blah,總之真的是很名副其實的《Brokenhouse》

等著聽我的破音吧孩子們!

----------

『關於K歌』

今天早上練團到下午一點,結果兩點就要去《可樂那》唱歌
上午被《New Divide》操的喉嚨不像喉嚨,下午還得去唱歌,真的是折磨人啊。

我和嘎抓先去全聯買了一大堆食物和飲料,原本想說會吃不夠的,結果剩一大堆  = =
然後我們在一起做Desh的車去《可樂那》
還滿便宜的,四個小時加起來750元,還不賴的。

唱了超多歌,嘎抓那傢伙真的走狗運
不管怎麼唱那個評分的就會說「發現明日之星」之類的
只要那首歌沒有他唱就會很糟糕 = =

聽到幾首真的很喜歡的歌
《揮之不去》
《在你和天空之間》
《末日之戀》

很可惜沒有方大同的《紅豆》
很訝異我竟然沒有完全啞掉,還可以稍稍去飆個高音
很意料之中的我還是破了幾個音(跪)
很傻眼的是嘎抓碰到麥克風就失控了,超愛鬼叫

嗯哼照片拍的超少,根本就不知道要該什麼 = =
整個就是超囧的,不過唱的還滿高興的。

----------

『關於非台南』

從禮拜天之後我幾乎都不在台南,一直到最後一個暑假週末

星期天、星期一是班遊,要去墾丁的樣子
從原本的2100調漲到2400,再加上三個人不去,不知道要多繳多少錢
星期二到星期五都在台北,每天的行程都滿滿的
星期二趕上去的原因是要送乾妹去機場飛法國
星期四南下台中去找盧毅慶生
星期五晚上要看人生中第一場live house《甜梅號》
其他空餘時間全部都要獻給阿十大哥讓他來個台北大街小巷走透透之類的 XD

這傢伙神秘的要死,堅持不讓我知道行程
我只知道有幾個很早以前他就答應要帶我去
包括《海邊的卡夫卡》一家店

總之真的讓我期待死了,但很幸運的是和阿十的台北巡禮是下午以後
所以早上我得認真的K書,要不然模擬考的範圍我百分之百念不完了

說到這個我還沒喬好要去住誰家耶,目前定案是要去住彎彎姊姊家
不過不知道方不方便就是了,如果成功的話我就可以省下住宿費了耶 =)

說到開銷,我真的挺慌張的
交通費(來回台北、來回台中、捷運、公車blah blah blah)
血拼費(已確定的500元Allenblue義賣衣服)
伙食費(四天十二餐)
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無法預料的費用(如被綁票被相中去當明星之類的 XD)

希望老媽會讓我帶筆電去,這樣除了可以繼續玩plurk
我還可以在空閒時間把閱讀心得寫完(確定要寫《長路》)

比較麻煩的就是班遊回來之後我根本就沒有時間洗衣服
因為有可能當天晚上就要搭夜車北上了
而重點是我根本就沒有那麼多衣服可以穿哪。

噢賣嘎,需要擔心和考慮的事情還很多
我得去好好籌劃了。

----------

在此,我以一個都市人的身分發聲
但我說出來的話語是什麼?你問。

在虛無飄渺的人生道路上你到底知道自己走在什麼路上嗎?
柏油路?你問;呿,我冷笑。
泥土路?你問;我沒有回答。

我們走在一個別人早就預期希望我們走的路,而我們卻不知道那是什麼
通常我們得確定那不是一個「無」我們才有勇氣踩下去
但關於人生道路,噢對不起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們沒有權利去猜測我們踩的是什麼路,也沒有權利過問;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義無反顧的踩下去,等到你摔下去了再來咒罵;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像個旗子一樣往前攻,等到被踢出棋盤再來叛變女王。

我是個都市人,我以一個都市人的身分發聲
但是我真的是都市人嗎?
我甚至連自己踩的路是什麼都不知道了,我可能知道自己住在哪嗎?
我又怎麼能去判斷說我的心在哪,畢竟我連心在哪我都沒有辦法料想。

或許有些人只甘心在紅磚上當一個來來往往的路人
他們不想出名、不想發光。
當大家都黯淡時,我們擁有的也就只有黯淡的那個樣子
整個城市呈現黯淡的樣子,因為挺身而出這檔事已經不再是必要
有很多事情我們已經不必再去突破,畢竟前人死太多
有很多理論我們已經不必再去討論,畢竟無奈力太大

其實當你還年輕,你或許想在直立式紅綠燈旁來個旋轉
你不是想要引誰注意,你只是想讓大家知道,你比這個直立式紅綠燈還多了個東西─生命
其實當你還年輕,你或許可以擁抱一個碩大到挖開核心這般的夢
你不是傻子,而是我們以為「眼見為慿」才是這個世界上的真理

但不要忘了,我們活在城市裡
光無數千萬個燈光閃爍的霓虹就足以遮擋我們多少的視線
你又怎麼能夠去判斷所謂的眼見為慿─在這之中你到底以為自己看的清多少?

你會渾沌,你會迷失
但為什麼最後你都不再舉證去反駁什麼?
這只是個猜測:我們活在一個迷宮裡,唯一我們能做的就是迷失,而不是找出口。
對,我看見你用力了,你以為那個光點就是出口,
但不好意思,這世界上還有一個叫做「燈泡」的發明存在著。
我不是想潑你冷水,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們追求了那麼多那麼偉大的理想
或許他只是某一個大人操縱過的變相產品,而我們渾然不覺
當我們慢慢發覺、慢慢看清時,灰心的我們也會開始製造變相產品

最終,最終,我們終將大人,然後老去,回到我們的後悔。

----------

貳零零玖年捌月貳拾日貳拾壹點捌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