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jpg 

其實懂那麼多一點也不好,只會招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還包括帶給自己的困擾,還有無奈。

----------

我以為忙碌有多好,我以為忙碌可以充滿整個生活
我以為忙碌可以讓我暫時抽離現實,最少我活在另一個層面的現實
至少我可以暫時不要去管那該死的感性層面

或許吧,對於理性層面我自信許多,因為那是在掌控之內
可是對於感性部份,那對我來說是個巨大難題,因為我不知道下一步會怎樣。

因為未知,所以我總是不打算前進。

總而言之,我以為的都沒有成真
忙碌沒有為我帶走一絲煩惱,它只是把煩惱的「體積」縮小了
可是克數卻不變,所以整杯溶液的濃度只是飆高而已。

這真的讓我誤以為我可以逃過一切,不過我卻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
我逃不過的就是那該死的上課時間。
因為我不能離開,我不能翹課,我不能消失
我只能乖乖坐在那裡,我甚至不能看著窗外發呆
我只能乖乖坐在那裡,我甚至只能看著黑板

要是坐在第一排就好了,至少我什麼也看不見
眼不見為淨對我來說是個非常好的自我催眠法
可惜我不是,我是坐在一個有窗不能看外面的邊座

每一次的上課都是每一次的絞痛
揪心又能怎麼樣,我想拋桌子是不被允許的、失控當然更不行
如果哪一天我突然站起來歇斯底里的胡言亂語,請見諒

這是激動版的。

如果哪一天我突然咳了幾聲然後趴在桌上沒有醒來
請幫我叫救護車,我寧願這樣的離場方式。
最少可以讓我在無意識的狀態下離開那個地方,再有意識的醒來。
反正,我也不希望睜開第一眼是看到你
畢竟我早已發願,我不想要見到你。

那種根源對我來說是太過巨大的痛苦,而我不喜歡活在痛苦之中
我想要根除,可惜我不是神,我不是什麼都能決定
有時候這就是宿命,而我只能去順從,然後去逃避。
逃避多少算多少,反正最後都會在同一個原點。

儘管我已經故作堅強了,可是內心還是騙不過自己
有時候懦弱不是人前人後的問題,而是心中憔悴的程度。

我是現在才知道。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

「為了你,這輩子做過最勇敢的事情就是在早上醒來。」--《長路》
「對於你,這輩子做過最勇敢的事情就是再度來到這裡。」--《囧語錄》

----------

我用多少的力氣呵護了我從來得不到的植物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澆灌了太多,讓這個植物長的太好
可惜它不感謝澆灌器,它只是高興的攀到了另一科植物上
澆灌器無奈,卻又不能說不澆了,因為它會死掉
所以它只好繼續澆,只是裡面參雜了一些眼淚。
植物或許沒發覺,反正對它來說,那只是更多的營養而已。

我不喜歡活在不確認感的生活之下,
對我來說,不確認一點也不是浪漫,我這人也不需要浪漫
人生中最美滿的事情就是事事都充滿了篤定。
絕對的成功、絕對的失敗;絕對的答案,絕對的無奈。

可不可以不要給我一下可以、一下不行的反應?
有時候我真的不能負荷這樣忽冷忽熱的天氣
或許我天生活在溫室,我要恆溫,我要他媽的恆溫
冰天雪地要來就讓我變成永久凍土,燥熱要來就讓我成為仙人掌
請不要期待我可以適應你的一切,你不過就是那該死的天氣

卻又不把我凍死,卻又不把我熱死。

因為太過難過,所以看起來竟然很安然無恙
因為太過難過,所以本質的難過已經超越了現實的難過
物極必反的難過開始侵蝕掉原本的難過,所以漸漸的被抵銷
而不小心的只是那些巨大的難過也吃掉了原本的快樂
所以難過被抵銷掉之後,快樂也歸零

當一個人陷入毫無情緒的狀態時,那跟骨頭和一堆肉在奔跑有什麼兩樣?
而我想,我的肉不算多,骨頭承載起來還不算辛苦。

因為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期待什麼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

當我的年歲慢慢的接近大人時,我也同時接近了我一直不想成為的那種大人
因為我得到的除了知識、還有我不想要的笑容、我不想要的反應
我不想要的無奈、我不想要的忍受、我不想要的任命、我不想要的心機
我不想要的頹喪、我不想要的堅強、我不想要的假象、我不想要的陰影

可是我卻一一的蒐集到了,它們裝滿了我的歲月
把我的歲月充滿,一副很充實的樣子。
而他們就像無用的大石頭,在陸地上只是增加重量,在水裡只是加快死亡。

而我要什麼?
我不想一一細數,我怕數出來只是在提醒我
它們離開我多久了、我失去他們多久了、我不是我多久了。

原來不是你們變了,而是我變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

我需要龐大的音樂淹沒我的耳朵
因為我的眼睛無法戳瞎,我也沒辦法做到眼不見為淨
可是耳根清靜對我來說會是個莫大的幫助,最少我少了一項感觀
少了一個可以接受到我的心酸的來源。

而在這時右耳莫名奇妙的長出了某種製造陣痛的東西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我也不想知道
我不想拖大,但我也不想管它
對我來說,什麼都不重要了;反正我又不是像梵谷那樣把耳朵割下來。

說到這個,他到底割給誰?
這算一種浪漫嗎?這算一種忠誠嗎?
為什麼他那麼傻?為什麼那麼傻的人也可以受到讚頌?
為什麼他的無奈是歷史上的美妙詩句,我的卻不是?
為什麼他的血淋淋裡面還包有一絲清澈,我的卻只是污濁,而且還沒有血?

噢。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

為什麼遭受那麼多次的棄置,我還是可以好像不在乎的樣子
不是,而是我說服自己上一次都只是失誤
我不會因為一次的失分而成為永遠的敗投不是嗎?

可是有時候這是靠天份的,你他媽的是個爆笑敗投就是個爆笑敗投
就連以往的勝投現在都可以要被賣掉了,何況是你,不是嗎?

我或許可以怒吼一聲然後把你這該死的全壘打王狂揍一頓
因為你好像無往不利,而我只是被自己的球迷噓的要死的那個可憐蟲
可是呢?我不知道當你偷偷搭著我的肩帶我去酒吧喝一杯時
我不知道這是敵隊的聯誼、還是友隊的心機。

你真的把我搞暈了,而我只是徬徨,在我在度落單時。
當然我最後還是形單影隻的把這段路走完,
畢竟我沒有權力馬上坐在地上像個小孩一樣無理取鬧的大叫「他不給我糖吃!」
我已經是小大人了,我已經是我從來就不想成為的那種小大人了。

在我發現我已經不能因為沒有糖吃而大哭大鬧時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

我不想瘋狂的被比較,但其實應該沒有人正在做比對
唯一在瘋狂的比較的就是我自己。

或許這是一種任性,一種「為什麼他贏我?他到底哪裡比我好」的心態作祟
沒辦法,我就是爛,我就是遜,我就是缺點滿身包,而我還不任命
我只是瘋狂的修改,像是補丁一樣的把這件衣服拿出去問你要不要試穿?

相較之下,你或許會選那些經過設計的LV,而不是為了你而千瘡百孔的衣服。

你的品味,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

貳零零玖年玖月玖日貳拾壹點伍拾貳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