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jpg

這大概又會淪為一篇充滿無奈的文章了我想
有時候必須過度控制自己的表現,才可以讓人以為我很正常。

----------

對不起阿三
對不起張飛
對不起所有糾察隊隊長

得到了那麼少的責備,卻又那麼多的「不是你的錯」
就更覺得好像全世界都在責怪我。

我其實不想為自己辯解,真的覺得自己很糟
隊員們還懵懂,不能怪他們;
但我已經當了一年,現在又被選為糾察隊隊長
我應該要明白糾察隊對於學校到底重要性在哪裡。

最後語重心長在隊部黑板上寫給我的隊員們:
「糾察隊的職責早已不是維護學校的校譽,而是保護學生的安全。」
我們可以不要排登記、我們可以不要檢查服儀
但在那麼狹窄的長溪路之中,不能沒有糾察隊。

禮拜六是個兩千多人從大門口湧出的日子
沒有糾察隊怎麼辦?到底怎麼辦?
整個安南區的某一角落會變成像是有暴民在造亂的感覺
這還是在有糾察隊的情況下。

沒有的時候呢?我想車子應該會想衝進瀛海的校園中。

無奈學妹問那麼多問題給李家同讓他沒辦法準時結束演講;
無奈我和我的隊員都在最前排,要是全部行動會對演講者很不禮貌;
無奈我沒有向老師告知然後提早離開;
無奈最後張教並沒有真的像他說的把大門封鎖;
無奈遲到的隊長只有我。

有時候真的是無意識的時候犯下了滔天大錯
卻又不知道怎麼去承認、去懺悔
我的隊員枚有錯,他們也無奈、不能離開。

如何讓他們不要被責怪、但又同時警覺到糾察隊的重要性
將會是我當上糾察隊之後第一個碰到的難題。

昨天加了幾乎所有的糾察隊員即時通
有幾個隊員有跟我來一番挺有趣的對話
意外發現有個學弟也是熱音社的
意外發現有個學弟就像我國中時那樣的愛拍爆笑照片

希望他們能同時把張非和我當成隊長、同時是個可敬的朋友。
這幾天來一直被不同的隊長告誡
千萬不要高高在上的說:「我就是隊長!」
當雙方都是青少年,我沒有權利耍什麼威權統治對吧。

加油吧一組,我知道你們都很棒
我想我們雙方都還有很多需要再去加強與改進的。

----------

如果明天仍能如期跑完十圈,我就整整跑了一個禮拜的十圈了
也就是我繞了仲濱綠園整整70圈了這個禮拜
當然還不包括體育課跑的份。

現在跑完已經不是那麼吃力,但是速度還要在練
不過不要操之過急,否則怕會有傷
每次跑到第二圈第三圈很難熬在於腳會很痠
跑到第六第七圈很難熬是在於「好像還很多,但我累了」
但是跑到第九圈卻覺得「奇怪力氣好像還很多」
我想關於體力的調配我還得再好好訓練一下。

原本以為運動量大會比較有食慾,但反而不想吃東西
禮拜六放學之後還是去吃肉燥飯,原本都很輕鬆就吃完
那天卻整整吃了40分鐘,邊吃邊噴汗,然後真的非常沒有食慾。

當然那還包括心理因素,不過我的食慾真的變差了
那天中午也沒吃,去找精液王談和校長開會的事情。

說到這個,我真的想要道歉一下
如果對別的社團有增添到困擾,我真的很抱歉
我沒有考慮到你們的心態,或許社團對你們來說是鬆口氣的好時機
我卻因為自身的自私還有理想,非常有可能的抹煞你們的機會

我不知道以後會怎樣,可是開了一場會卻意外的像被扒了一層皮
開會之前一直以為自己的言論會讓校長好像扒了一層皮
讓他看清學生到底需要什麼、還有這個學校需要什麼改變
沒想到開完會,校長沒說什麼,我卻深深被感動
我想我又朝那樣的大人更進一步了。

震撼在於心中自我的內化,突然覺得很難受
難受於原來不是每個人都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社團並不是對每個人都很重要,大概我平常碰太多熱血青年了
符號、羊便便等,他們都讓我覺得好像很有希望
可是我忘了瀛海有三十幾個社團,真正在幹活的有幾個?

我慌張了,可是話已經從我嘴裡出來
我不知道對學校會有多少影響,但我希望不要有。

我突然長大了,我突然更加不敢言了
我突然不知道我現在到底在為誰說話
是不是我也開始考慮到生存這個問題了?

什麼時候呢?我也開始考慮現實面的問題?

----------

我幾乎全盤托出了。

謝謝你,真的。
我想在這個班級我已經很久沒有所謂「歸屬感」這種東西
我也很訝異,原來我也有這一天。

只能無奈的笑。

我好像依然可以那樣活著
卻又不是那麼自在的活著。

我開始表面性的為自己活,卻又很刻意的只是想證明
想證明給某個人看,有點挑釁意味的,證明我也可以過的很好
我甚至沒有辦法用任何管道去證明
因為有時候我像是在憑空說話,無奈啊。

其實我不是個自在的人類
我真的不是。

卻又每個人都說我可以運籌帷幄,好像可以掌控自己
對不起我只是用掌控自己的軀殼來避開被人控制的心。

很灰心,因為覺得自己不是為自己而活的。
我沒辦法真的很開心,只因為我真的很開心
但我可以真的很懊惱,只因為我看到了什麼。

現在我連生氣、憤怒這些詞都不敢用了,我覺得我沒有資格
大部分的詞都被無奈所替代,因為無奈最溫和、卻也最深邃。

我可以無奈的笑、無奈的離開、無奈的沉默、無奈的搖搖頭
我可以無奈的答應、無奈的回絕、無奈的嘆氣、無奈的繼續承受。

在這麼長的人生中我們都一直在追求某些東西
大部分的人都是踏著每一階跟那個夢有關的階梯,一步一步邁進;
我卻相反,踏著背道而馳的下坡瘋狂的奔馳,因為我知道我追不到。

我常常裝的泰然
因為我不知道就算我真的表現出我的錯愕還有恐慌時有什麼用。

我會說「好啊你去啊。」「這樣很不錯啊。」「要繼續加油耶。」之類的
可是我卻不是那樣的隨和。
「留在這裡好不好?」「我討厭這樣。」「就不能等等我嗎?」這才是真的。
卻又不能這樣,因為太過赤裸,然後太過醜陋。

今天說了好多,好多關於醜陋的自己。
講完之後真的很爽,天鵝湖被我們繞了好多圈。
我覺得在這同時我也不停的排泄,排泄了那麼多這個禮拜我上的妝
早已腐臭掉的虛假慢慢的被卸掉,我也喘了口氣。
我知道接下來我又得開始偽裝,然後繼續扮堅強
因為我現在身處的世界沒有時間讓我實現脆弱的樣貌
我得當別人的班長、得幫別人的隊長、得當別人的副組長、得當別人的主編

我卻從沒當過自己的主人。

沒有人逼迫我,卻是我自己逃避的那麼狠。
我用各種不同的身份來逃避真實的我,因為我只覺得那樣很難堪。

我真的沒有你們想像中的那麼偉大
只是你們一直都用自己習慣的眼光看待而已。
也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活的那麼累。

朱少麟:「我們期望被了解,但更期望被誤解,被誤解成更好的那一種。」
我承認這樣沒有錯,可惜我,真的沒有那麼好。

----------

比較。
Compare。

有時候好累,因為總是我想太多
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矯正這個毛病,我就是這個樣子。
請原諒我就是這樣的人,而你沒辦法拯救我。
或許我就是掉落到那麼樣的深淵、沒有打算要爬回來地面。

跟你比起來,我不是個最好的隊長。
跟你比起來,我不是個最好的班長。
跟你比起來,我不是個最好的朋友。
跟你比起來,我不是個最好的好人。

跟你比起來,我不是個最無辜的壞人。

沮喪沒有用,因為我還是得挺起肩
我不是要較勁,因為我早就輸了。
我只是不想讓自己那麼狼狽,畢竟我沒有準備白旗。

我不停的告訴自己
我跑步,跑自己的步調,為自己而跑
我不是為任何人跑,也不要為任何人停留
但是這些都是理想化的冷血,而我不是那樣的冷血。

有時候還會藕斷絲連的不知道怎麼斷。

你搶走了我很多東西
但是你卻不是那個處心積慮的小偷
而我卻是那個處心積慮的誣賴者。

我不是故意的,但心機告訴我這麼做。
左邊的惡魔告訴我:「捅死他!讓他跳到黃河李洗不清!」
右邊的天使告訴我:「他沒有錯,噢你不該想那麼多,噢神愛世人。」
最後惡魔和天使的合體讓我做了這樣的決定

我們一起跳到黃河愛世人吧。
或許做了怨鬼,我們就不用再繼續比下去了。

----------

最後我沒有做到我一直承諾的。
我好像就是那樣的糟糕。

你憑什麼這樣說我?對沒錯因為你比我好
我就是那般的糟糕。

----------

我親愛的一組,明天別遲到了。

----------

貳零零玖年玖月貳拾日貳拾壹點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