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jpg 

今天和嘎抓邊念物理邊講一些很深奧的東西,一些我從不知道跟嘎抓談的來的東西
總之還滿高興的,不是因為我們反叛了什麼,而是看清了什麼吧。

----------

昨天眾妖精們去訪問林金悔老師。

一早就到瀛海,結果陽春麵自己遲到沒搭上車,所以我們慢了一個小時到
到了香雨書院發現他跟印象中的有差距,比較漂亮耶。
不過真的熱的要死,天氣真的快把我蒸乾了。

一開始金悔老師就帶我們去大廟參觀
參觀兩個地方,一個是抗日戰士的紀念館、另一個則是關公館
總之我其實沒有很認真聽耶(囧)
大牛妖精有說這樣參觀好像偏題了,畢竟我們做的是地方領袖而不是文化

其實中午一下就到了,所以我們就去買中餐
一直猶豫要吃早餐店還是便當,最後還是選了便當
便當的肉還不錯呢,不過骨頭好多。

總之休息足夠後下午就開始訪問,這才是重點吧
我負責記錄,其他人負責問問題。

我發現金悔老師好健談,我們問的問題他有時會說:「這是個好問題。」
那我就知道我得打字快一點了,因為他可以回答上千個字  XD
我發現他真的好熱血,有時比我這個老小孩還熱血的感覺!(囧)
最後訪問結束,統計出來我打了幾個字?五千六百多個字!(跪)
這還是他講出口之後經過我的大腦過濾還有手不夠快忽略不少內容的結果喔。

訪問完之後陽春麵請我們吃冰棒(她今天請我們吃好多東西喔)
中餐、飲料等等都是他們請的,整個就是好拍謝 XD
後來就幫金悔老師整理他的書,大部分都是攝影書耶!好特別

不知道為什麼,走了很多路,曬了很多太陽,精力真的一點一點被燃燒
四點半我們坐公車回去之後,我馬上就睡死了 = =

----------

答應和東、小豆子去逛夜市,小豆子說要買褲子,還說這是東的送別會
所以我很欣然的答應了,可是一直到七點多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要去
總之後來佐佐也來了,小豆子差一分鐘就遲到了
東算是焦點人物卻跑去和別人吃飯了,說會晚點到
所以我們就先去逛夜市,因為我快餓死、佐佐快渴死、小豆子快熱死了

結果我們到了夜市,逛了半個小時不知道要吃什麼 = =
九點多東終於到了,我們繼續徘徊
最後竟然是吃花枝意麵、佐佐吃麵線打發掉,好空虛的感覺 XD

小豆子一副想要改造的樣子,還嘴硬說「只是褲子很少」
買了短褲還買了皮帶,然後又一直問這件好不好那件好不好的 XD
其實自己手也很癢,但是錢實在帶不多,所以也就忍住了
因為我得省錢以買我的襪子,畢竟襪子又快不夠了呢(茶)

離開的時候竟然已經十點四十五分了,超誇張
那個時候我的隱眼已經開始在吸我的眼睛了,超痛苦
衝回家之前就把它拔掉了,否則真的會死在路上(囧)

----------

今天起床才發現睡過頭,原本不打算去學校唸書
可是深知自己在家裡打發將近三個小時絕對不會很投入的念書
最後還是去了。

結果小豆子在,還好我有去,要不然他又要靠我放他鴿子了
其實我只去兩個小時,真的好短喔,十一點就離開了
還滿酷的,物理翻完了、化學翻完了、數學也翻完了
但是!是用翻的(囧)

十一點半到了後站就和Desh一起去吃《斜塔》
好久沒吃了,感覺還是挺好的。
吃完之後十二點就到了練團室。

其實今天也是去喇賽,真的很不爽
該死的鼓手已經放了兩次鴿子還不去
《New Divide》沒有鼓要搭個鳥啊?真的太誇張了
雖然今天也算有斬獲,我竟然成功的找到keyboard的和弦了
看來那麼久沒碰鋼琴還沒有生疏到哪個地步,真好真好

兩個小時以來都沒力沒力的,真的還滿灰心的
除了鼓手沒來讓大家奇摩子都不太好以外,我的狀況也不太好
其實當初就有反應這首歌太高,我唱到副歌部份會太ging聲音也不好聽
重點是「the distance in your eyes」那個最高音我也上不去啊!
當初爭取降key最後還是沒有,唉真的好慘

想要跟Desh講可不可以不要練這首,可是看他們刷的那麼辛苦 =(

聽到了一首前奏很好聽的日文歌─《Dear》
然後又敲定要練《垃圾車》和JJ的新歌
可是敲定又怎麼樣?鼓手放鴿子我們一樣做白功啊

果然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的《破屋樂團》哪,有夠名副其實的

原本以為《貳館》是那種有店面、很專業的專門練團室
沒想到它讓我有一種很溫馨、很像一個大家庭的感覺耶!
它在小舊公寓的3F,門口貼滿了活動的傳單,很街頭
進去有小沙發、昏暗的黃光、不同風格的音樂、小桌子
老闆就在裡頭(有點住在那裡的感覺),就像朋友一樣,雖然從未謀面
會很貼心的問我們會不會裝、會不會用這個那個之類的
我們有缺東西他還會很努力的幫我們想辦法。

總之他們說的「Make Your Dreams Come True」,真的有這種感覺耶。

----------

兩點練團完之後,嘎抓就帶我去《摩爾咖啡》念物理
我以前都不知道有這款好地方,唸書起來真的好有勁!
我覺得以後我會常來耶,明天晚上就來這裡K書好了!

其實我物理很差,但是嘎抓竟然說我每次問的問題都戳到他的痛處 XD
總之我跟他來來往往討論了好多次,都花了不少時間他才解釋完一到問題
突然覺得這種你來我往的感覺真的好棒,我第一次有「算物理好享受」的感覺

4-3是一個充滿瑕疵的單元。

因為沙漏讓我和嘎抓陷入一種無限迴圈的質疑
質疑物理的定律、進而質疑整個世界的定律
質疑我們平常學習的東西和真實世界的切合率到底有多少
質疑我們學習的東西都得在「理想狀態」下才能夠進行
但是我們卻活在一個全然不是理想狀態的世界;
質疑為何這個社會努力的把我們推向一種理想狀態,卻因為成熟再慢慢回到不理想
質疑在不理想狀態下推出的理論(如相對論)大家是最難了解與接受的
大家卻可以接受我們從沒體驗過的理想狀態,在一個非常不理想的世界裡;
質疑為什麼人類有辦法在不理想狀態推出理想狀態下的定律
再由理想狀態的定律在不理想狀態下做出延伸、發明

總之,沙漏問題我把它寫出來給大家想想:
天平兩邊有甲、乙兩個等重的沙漏,天平呈現平衡狀態
現在將乙沙漏到過來,問:在乙沙漏中的沙在下墜期間,天平如何變化?

這個章節教我們衝擊力,所以我考慮了衝擊力,因此我覺得乙會比較重;
但是答案是兩邊一樣重。

經過討論我們突然發現,當沙子在下墜時是沒有跟整個系統接觸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天平應該感受不到它的重量,因此乙應該會變輕,這時甲較重;
但當它接觸到沙漏底部時,除了本身重量以外還有一個衝擊力,
比原本多了個衝擊力,此時應該乙比甲重;
但是答案是兩邊一樣重。

所以?

最後以無解收尾,因為嘎抓說如果去問Scrooge
他一定會說我們考慮太多之類的。
其實這不是考慮太多的問題,而是我們被迫侷限在一個理想狀態
偏偏我們的題目必須「切合實際」,更巧的是我們一點也不實際
我們用各種規定(如絕對光滑、無摩擦力、沒有阻力blah blah)來營造理想
但是卻是在一個根本沒有這些條件存在的不理想狀態下喊著要學以致用
有夠諷刺。

沒有定論的世界,卻用各種定論侷限了自己?好可笑。

----------

年少就是不停的推翻,推翻一切我們覺得不對的事情
我們被訓練思考,再被訓練學會被限制
我們在年少時被各種衝突與矛盾刺激,到達了我們的大腦顛峰
然後開始走下坡,因為我們慢慢變成被馴服的動物,
我們習慣了這樣的定律,信以為真的認為自己活在理想狀態
當然我們一點也不理想,我們走的越來越偏了

嘎抓說:
越是正常的人,在一個充滿不正常的人群之中,越是最不正常的人。

年少就是屬於這一個階層,我們一直被稱作「大腦尚未發育成熟」的階段
然而?或許應該說「大腦尚未被同化」的階段吧。

因為人類是一個不能沒有定律的動物,當他們沒了定律,他們就如同普通動物了
他們給了自己一個別於其他動物的機會,當然也是造成了自己的毀滅
他們讓自身處在一種到處都是沒有必要的限制之中,只因為他們認為合理。

合理嗎?

原來老化是這樣開始的。

年少就是不停的推翻,
當我們逐漸凋零時,才慢慢的把那些土填回來;
我們卻要用大半人生度過那逐漸凋零的階段。

----------

Hey,為什麼我們總要和變動搏鬥?
我知道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絕對,但可不可以給我一個單一的結果
我知道這很不符合邏輯,但我終於知道,這是唯一不讓我失控的方法
這是唯一讓我不要被命運擺佈、不要反反覆覆的因為眷戀而再度進入陷阱的方法

而我還是墜落了,因為我不甘。

----------

貳零零玖年捌月貳日貳拾壹點拾參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