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jpg 

或許我應該開始為自己想想,再也不要折磨自己;
不停的在不同的世界現身,搞的我自己快要裂開。

----------

14名。

「你要加油啦。」小D說。
「外務不要太多嘿。」Scrooge說。
「恩。」我說。

有時候真的會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甚至不想要應對
一直覺得以前那個成績是硬衝上去的,我有那樣的能力?No。
過去都只是玩玩而已,現在才是來真的。

而我的讀書態度,我知道,一直都不是來真的。

會很挫敗是因為我從來不投入
會很挫敗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投入。

熱情有沒有自己明白,可是我就是一點熱情也沒有。
這一塊不屬於我,這不是我可以吃的蛋糕。

恩,畢竟我還有那麼多次的試煉要過
只是疑惑我可以撐多久?
在這裡不停的奮鬥,卻又不是為自己的城牆奮鬥
我會迷惑,絕對的。

----------

感冒的很嚴重。
多想再虛一點,或許我就甭去學校了。
可以拋開很多東西是真的。

糾察隊,不用六點多就爬到學校
考試,不用每次寫每次在腦海中胡言亂語「我在幹什麼?」
上課,不用看著老師的眼睛罪惡的告訴他「我沒在聽你說話」
還有好多情緒,不用看著任何一張臉而心碎。

衛生紙被我抽了好多張,可是無奈卻沒有跟著被擤掉;
就像永遠清不掉的鼻水,我不停的擤,它只是不停的冒。
我人生中的重感冒就是戒不到對你的需要
卻又失去的那麼龐大,所以我就多麼憔悴的開始發病。

戴口罩有修飾臉部的作用(?)

戴上了口罩,別人看不到你的表情、看不到你的情緒
整張臉被遮去了一半,到底看到的只有那若有似無的眼「神」
就算空洞、就算炯炯有神,也很難分辨
我沒有所謂的閃亮亮的那種漫畫式的省悟,所以對不起
我平凡的雙眼和膠框眼鏡好像,好像不會告訴你任何事情。

再加上我的沉默,你幾乎對我一無所知,不是?

其實我並不期待到底你懂不懂
我只是不太明白你到底有沒有想要去了解過。

我還是可以挺立在那裡,只是加了平常沒有的口罩和咳嗽聲
我還是可以挺立在那裡,只是加了平常沒有的沉默和嚴肅感

因為我輸了,好像吧。

所以我就更加挺立,儘管我累了,儘管我好像真的需要─
「你需要休息,你需要回家睡一整天的覺。」豆子說。

我只是不想因為外在的疲憊讓我連內在也跟著脆弱起來
雖然我的內在一直不堅強,但最少不能內外同時都舉白旗
我不允許、我的身體不允許、這個世界也不允許。

雖然沒有人在乎。

所以總有一方要挺出的不是嗎?

這次我的身體退到了後台,
而我的意志力還有所有的面子問題浮到了台前。

----------

你很樂觀。
我?
你很善於無聊當有趣。
我?
你有某種程度上的家庭問題。
我?
你不是隨時需要我。
我?
你不需要所謂的存在感。
我?

總是這樣的折磨自己,總是與自己世界不同之人交涉
受盡了折磨、然後受盡了屈辱,再蹣跚的回到自己的領地。
會懊悔,是不是我只能跟同個星球的人溝通?
我想別人是可以跟我溝通的,只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語言
對我來說偶有帶刺,而每當我結束一次對話時就滿身是傷。

或是片段。

影像對我來說佔了我的情緒上很大的比例。
所以為什麼我那麼渴望眼不見為淨?如同掩耳盜鈴一般
我能夠說服我自己就好了,停留在無知的那個階段。

會不會是我討厭這樣的自己,所以選擇不要和類似自己的人來往?
我不知道,或許我嚮往某一個地方,卻又同時無法容忍。

對我來說你們是那麼的好,可是卻又那麼的不如某些事情
或許只是因為我輸了卻又不想承認所以才這麼說吧。

我其實不想要用力的告訴那些我認為重要的人說
「我真的很需要你們。」因為我好像不是那麼濫情的人。
不過有時候就是如此不是嗎?

因為拉不下臉說,所以我只是會被不停的格局化獨立化
而會有人對我說:「你真的好獨立,好強。」
可是我好像不是需要這個,我只是需要所謂固定班底。

我不要全世界,所以就算全世界都給我了之後我還是空虛。

可不可以不要讓我就這樣孤單的走向下一站?
或許吧,耳機可以陪我,行李可以陪我
旅程可以陪我,單程票可以陪我;
月台可以陪我,安靜可以陪我,人潮也可以陪我;
萬事萬物可以陪著我,你卻沒有辦法獻出你的一個腳步隨我走一步。

是不是我對你來說不夠重要?

我們太不相像,互補這回事不在我們這裡可以使用
我不是你的激素,可是卻又讓我以為是的。
我奔馳了,我追逐了,當然一場空是一定的。
我們太不相像。

曾經我以為這樣很好,你不行的我可以,我不行的你可以。

但我後來才發現
我有求於你的太多,你有求於我的卻近乎於零。
朋友不是以這個衡量,但是膚淺的開始,是的。

我沒有辦法華麗的開場,我沒有那個預算
所以對不起,我們只能如此,卻因為只能如此,所以只能到此為止。

我們太不相像。

我們沒有辦法討論關於我們的周遭生活
我們沒有辦法暢談關於我們不順眼的一切
我們沒有辦法交流關於我們一直期許的夢想。

所以我就看著你和與你相像的人那麼的合得來。
無奈我吞,沉默我吞,輸家我吞,成全我吞。

可是為什麼我為了一個人吞下了那麼多的委屈
我卻什麼都沒有?好吧我只能說是不是我咀嚼聲很小?

----------

段考就要到了,我卻投注不下心力。
命中注定我大概是什麼樣子就是什麼樣子了。

我也不打算懊悔,反正我就是如此。
等著拉開距離,等著一直輸下去;
等著吧,等著吧。

----------

貳零零玖年拾月柒日貳拾壹點伍拾玖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