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jpg 

嚴格說來我只是個普通人,真的沒比別人多些什麼;
好要說的話我的臉比別人多了幾個角就這樣而已(無奈)

------------

段考完之後對我來說是個惡夢。

我必須全神貫注的在課堂上,完全沒有可以放空的權利
因為我幾乎沒有課餘時間可以唸書,我必須分擔好多東西。
就像是自找的,不過每完成一件事情真的是甘之如飴那一種。
就陶醉在裡面吧我想,反正快樂的忙和靠北的忙是一樣的意思。

班舞開始編了,很幸運的第一首組曲已經完成了;
不過還有馬戲團、還有很多梗要鋪
還要說服很多人說:「甩起你們的肥肉來!你們可以的!」

丁丁說的好:「你編那麼難,原本就不想跳的人會更反抗。」
好吧我承認這一點,但其實除了節奏很快之外動作並不難
協調部分我可以投入大量的心去教導
重點是我們班的有沒有心學啊。
八個先學的同學中不乏跳舞白痴可是還是學起來了不是?
真的只是自己想不想要弄起來的問題。
我覺得為一件事情豁出去感覺是很爽的,當然我不知道你們的。

「我都不知道那群閒閒沒事做的人平常都怎麼打發時間的?」花枝問。
「相對的他們也都很疑惑為什麼我們要這樣虐待自己啊。」我說。

這是觀點的問題我很清楚,所以又何必去逼迫什麼?
多多為別人著想吧,這樣我自己也會好過一點。
不是每個人都跟我們有一樣的生活觀念,我們亦不是;
所以呢?就這樣吧。
不是妥協,而是繼續為自己想要做的是奮鬥
但卻又不是逼迫每個人都要跟我們做同樣的事情,我們並不志同道合;
我們只是身在同一個班級,為同一個班牌打拼;
要用什麼擦亮或是踐踏,看個人吧。

----------

79.jpg 

你們真的好棒。

謝謝花枝、嘎抓、企鵝、豆子、丁丁、Desh、巨頭
大家都好賣力,不管到底隊伍不滿不滿意都很努力集思廣益
還滿high的都弄出好多大梗來,希望我們的班舞很完整。

還有!
梗是秘密,是八個人之間的秘密
我們慢慢透露出去吧,不要說出去囉 :)

總之大家都好累,不過一起跳的時候就好戰戰兢兢
每個人都狂記動作、然後每望一個就會踩自己一次
我總覺得有你們就夠了,其他人到底有沒有心也就算了
當然如果他們能夠透徹看到我們練舞、排舞、編舞的樣子
他們就能知道,我們對這些事情是有熱情的。

感化好像不是那麼容易,特別是他們覺得這不重要的時候。

不過那個超鳥的比舞大會的東西都還沒用,
然後組曲其他部分也都還沒有好,好擔心用不完。
我非常不會看影片學舞步耶怎麼辦,那需要耗很多時間;
重點是我最缺的就是時間了。

不過我接下了,也答應花枝要把舞步和隊形弄好了
我想我應該要開始想我要怎麼放棄課業了  XD

謝謝嘎抓剪音樂還有那麼多炸掉的爆笑音樂
真的有激發到。

----------

班服定稿了,懂嗎。

這次對我們來說是個大經驗。
不瞞大家說,真的是個滿失敗的經驗。

第一,我們找了跟我們性質不搭的製作公司;
我們的製作團隊一直都不是可以拿出「我們要什麼」的那種
所以我們必須一個聽的懂我們要什麼的製作公司
可惜《超典》並不是,這讓我們在製作上有很大的瓶頸。

第二,不知道是不是到高二大家腦汁都被榨乾了
所以都沒有什麼靈感,這很慘的就變成負責團隊要硬擠想法
但我說真的,硬摘的水果不甜,包括我自己也不甚滿意。
但到底為什麼會這樣?是不是因為沒有更好的作品讓大家選?
所以我們只好從差勁之中選一個還能夠接受的。

第三,製作程序有錯誤。
我們沒有先確認大家的意見再送稿,導致後續作業都綁手綁腳
必須顧到製作公司的面子也得顧到我們的想法

好吧我知道到目前為止還是有好多人在靠北這件班服
但我只是想要好好說一說這一次的甘苦談。

先是一個非常沒有製作班服經驗的嘎抓自告奮勇要負責
他只是想要負責做學校和公司的聯繫橋樑
好讓我們不會被時間綁住;
再來是一個雖然是個好人但是非常沒有效率的公司
竟然因為我們段考而擅自延後了完稿時間。

對於這件事情我很錯愕,但我能怎麼樣?
我們只是學生而已,不是說都得忍氣吞聲而是還是要有點禮貌
再加上他的態度一直很好所以才沒有逞強硬。
當然在有一次我們終於嚴肅起來講這件事情他們的美編就快很多。

我只是希望大家好好想想這件班服的意義
不是說好不好看,而是到底為什麼結果是這樣?
到底有誰應該檢討、到底有哪些我們應該改進,這樣而已。

----------

80.jpg 

星期日又去Rolling Stone看表演了
和Desh、羊便便、大鳥、銘翊、企鵝、嚕嚕米和白熊

真的很精采,先是《海鮮套餐》的表演
他們的音樂很不錯,不過他們很沒梗 XD

再來就是政昌老師群的表演。
我只能說我坐在他的吉他正前方我整個瞠目結舌了
第一次進距離看那個手在吉他上面跳動成這副德性 XD
在後方的亨律老師也不惶多讓,他的雙腳也動的太快了吧!
重點是他的上半身一直保持平穩的狀態
大鳥就笑說:「靠他怎麼可以打的那麼輕鬆?!」
這叫實力啊(嘆)

《八字眉樂團》的鼓手是個瘦瘦的女孩,打起鼓來卻超殺
然後我很喜歡《貼春聯》前奏的鼓聲,真的超有fu

《Fun People》的鼓手好酷,打鼓的時候臉都揪在一起
重點是揪在一起也就算了,還會把鼓拿起來甩
我就跟銘翊調侃他:「他一定有練過調酒!」 XD
然後吉他手就不用說了,上次在《用音樂喚醒重生的力量》就見識過了
天哪真的超強,只是這次近距離看到他的效果器
才知道所謂的「一顆」到底是多大,天哪根本就是要出國的size嘛!

我真的超愛《晨曦光廊》的,羊便便你們好可憐喔
沒看到表演也沒有搭上公車(嘲笑中 XD)
他們沒有唱歌,可是卻得到如雷的掌聲
鼓手打的太過用力造成鼓都會往前跑,最後找一個人卡在鼓的前面 XD
吉他手超威,把吉他拿到嘴邊用牙齒彈,真的超美妙!
Bass手很強,搞到最後直接用匹克刷
其實最重點在後面,他們表演完兩首歌之後主持人就走上來
解釋一番之後我往他們指引的方向一看:「靠警察已經來了。」 XD
因為有住戶說我們太吵所以報警,整個超好笑
不過真的很享受我說真的,150值回票價了啦。

看完回家都十一點了

----------

然後我第一次被問「要不要代打?」

始末是同樣在阿昌老師們下學的甲問羊便便可不可以借主唱
因為他們那團的主唱上禮拜練團時才發現完全不行
而重點是下禮拜就要表演了,是緊急狀況。

我先確認了一下歌曲,靠北都是重搖滾!
問羊便便到底怎麼回事,他跟我說他們玩重金屬的 = =
聽了一下歌,天哪第一首的key我就得用假音
唱重搖滾用假音?!天哪殺了我吧 = =

總之我連臉都沒有見到羊便便就一直叫我去試
我只能說我可以去試,但是如果我自覺不行我死也不上台。
這對我來說是太過龐大的挑戰,我根本就不知道能不能應付的來;
總之歌詞都印了,歌曲都聽了,剩下就再看吧。
禮拜六要練習,禮拜天要上戰場,這是多充足的準備啊(茶)

然後昨天收到更震撼的消息,所幸我們用非常堅決的態度辭退了
否則我們要跟著那團找我代打的一起在星期天上Rolling Stone = =

----------

我打了好多,可是還沒打完耶。
算了明天再看看,掰掰,我要被罵了 = =

都沒時間提可愛的糾察們,真是抱歉

----------

貳零零玖年拾月貳拾日貳拾貳點肆拾陸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