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jpg 

不是眼淚,是撕裂;
而我猶如碎紙般紛飛,飛向不同於彼此的世界。

我快要精神分裂了(跪地)

「可是名詞子句和形容詞子句要怎麼分啊?」我和小D正在討論英語。
「欸今天不能開會了。」張飛半路竄出來跟我說。
「為什麼?!」
「因為今天要班聯會,最快要等禮拜四了。」他順便把邀請卡遞給我。
「禮拜四我不能耶,我有青年社開會。」我和他都苦笑。
「好啦先這樣。」他跟我揮了手就走了。
「恩其實這兩個呢我也不知道,我都靠語感耶。」我回答小D。
「是喔?那我怎麼判斷啊?」
「總之呢就是多看電影多聽外國人講話吧。」
「罷個罷個!」中風和施施又半路殺出來。
「什麼?」我和小D的對話又被迫中斷。
「那個我們倆今天都有晚自習耶,沒辦法八點以前把檔案傳去信箱。」
「這樣啊,那沒關係你們照傳,明天我到學校再幫你們做。」
「喔喔喔喔,好那先這樣掰。」他們倆又跑了。
「恩,你好忙。」小D說,然後我又苦笑。
「告訴你一個壞消息。」半路上我看到楊君順便把他攔下來。
「什麼?!」
「玉坤請我們當開唱!」
「什麼?!」他的瀏海在震動 XD
「總之我他說要給團長決定,所以呢你去跟他喬吧。」
「是喔,感覺被耍了。」
「是啊,好啦我還要上課,先走了掰。」

好啦其實原版並不是這樣,但是精采度差不多了(汗顏)
但老衲記性不好所以把比較有印象的片段湊在一起。

做那麼多事情頭腦真的要轉很快,否則角色會無法跳脫,
然後就會開始胡言亂語到一個很可怕的地步。
還好我還沒有,不過大概腦子被榨乾了現在上課都得加倍專注,
要不然我真的好怕我沒有時間去搞懂他們就要上戰場了  :(

----------

原本以為運動會完是個很可愛的喘息期,
看來好像不是那麼簡單的。

糾察隊的活動就有兩個,
瀛青社在這禮拜就得把朱學恒週相關壁報全面上架;
而校刊專題也迫在眉睫必須馬上行動;
班上也吵著說要一起跨年讓我還得籌辦活動和籌措場地;
BH演出機會從一到零又從零到一讓我們舉棋不定,
再加上明年有個高水準的LPW等著我們讓我們更難為要不要答應。
總之大概是這樣:

「老師有事情要問你。」上樓前玉坤把我攔下來,那時我跟張飛走。
「嗯請說。」
「關於年終音樂會,我想要請你們當暖場的。」
「可是你不是說沒有了嗎?」
「音樂會本身是沒有的,不過我希望吸引同學留下來看,
所以希望你們當暖場的。」玉坤老師講話真的很白 = =
「是喔,只是這不是我能決定的耶,我得問團長。」
「恩好。」

然後現在呈現拉鋸戰,因為在LPW前我們剩不到幾次可以練團,
而我們有很創新(嗎?)的想法想要去實踐,
如果把剩餘的練團時間都全心投入在這上頭應該可以成功;
只是現再半路突然殺出一個原本被取消的年終音樂會
著實的讓我們來個措手不及!

雖然原本是有的,但因為後來被通知取消之後我們就沒在留神;
也把目標放的更遠、把夢想的更大,然後需要更多時間去謀合;
如果練團時間被年終表演練習占去會很可怕,
畢竟在年終之前我們只剩一次練團時間,能不能完美演出已經是個大問題;
然後LPW準備時間會相對減少,會很糟、會很糟!

不過再怎麼說也是次表演機會不是嗎?
總之我真的不知道。

楊君,你是BH的團長,也沒有人瞧不起你、想篡你位,
對我們來說你就是我們的團長。
或許我們常砲你但還是有很多關鍵性的決策必須由你代表決定,
我們都不會覺得怎麼樣,更何況我們自己也無法確認自己要什麼啊
我覺得這個時候你的決策會變成我們的最後歸依,
我們也不會去抱怨,畢竟我們並沒有非得要哪個選項嘛。
楊君,你是我們的團長喔 :) 要有魄力,
該是你決定時或是在討論時你就盡量把想法表達出來,
這樣好讓我們知道大家都在想什麼對吧 :)

BH加油,你會是個很好的團長的!

----------

還好許佳、嘎抓和佐佐把小出遊抓去負責否則我會炸掉;
太好了可以當個輕輕鬆鬆的參予者(轉圈)
只是萬一時間和LPW重疊我真的就完了,
拜託亨律!排在24號吧!算我求你了(跪地)

目前朱學恒的海報也是一個影子都還沒看到,真的好擔心;
等一下就要去收信看看有沒有人把東西砸給我。
明天根本就沒有時間晚上做海報,晚上可是要程式設計的。

然後明天吸管橋(狂飆髒話)
該死的我根本就不想重做結果大家都超級積極的重做了,
害我整個就是很愧疚又很怕生科不過,
拜託一科被當獎學金就bye bye了!我不要!!

學許佳的方式用膠帶把整個吸管橋包死好了
臨陣磨槍不亮也光(煙)

糾察隊的邀請卡用飛快的速度全部摺完了
男隊員的部份也全數發放完畢,只剩女隊員了;
下禮拜敬請期待吧!

可是該死的我的器材都還沒申請,明天就禮拜三了(淚奔)

然後有梗特區要不要玩?

整個就是快要爆炸了卻還是活著,
雖然忙的很想大吼可是卻是笑著做,
又時候真的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嚴重的自虐症 = =

糾察隊的人全部都拍完了嗎?
該死的我要回家check一下才知道。

----------

這個禮拜糾察隊換上了第二作戰模式,恩表現不甚理想;
不是很糟的那種,只是我發現二軍指揮都不會頂舌尖(汗顏)
都要很用力到快要斷氣才能把聲音吹的很大,
我都好擔心哨子會從嘴裡噴出來。
不過振宇的表現真好,哨音吹的超美麗(?)
然後自稱表現滿分的門神倫真該死,舉旗時露餡啦!
竟然給我下擺外漏我真的快要昏倒。
然後我發現二軍指揮都不太會收哨,要多學(笑)

加油吧第二作戰模式!我要把你們培養的各各十八般武藝樣樣行!

我發現我們真的是每次值勤都有新挑戰,
哈哈一組隊員到時候出來真的會變全才耶(笑)
這對你們會很有用喔(最少選隊長這一塊 = =)

嗯哼一組加油。

----------

是說被撕的很碎,有時候真的會擔心別人把我想的不完整了;
我的意思是說其實我每件事情都很投入,
但別人只會說「嗯這人還分神於很多其他事一定沒有專心。」
有時候會無奈怎麼可以這樣子斷定?
卻又不能否定的我確實會切割掉自己的專注力。
但是只要不要互相影響不就得了嗎?
我不認為我全心全意的只做一件事情我能得到什麼成就感;
畢竟我不像張飛那樣可以做到讓溫教讚許有嘉,
也沒有辦法像瘋子蕭那樣實踐力那麼強。

或許我擅長的真的就只是組織性而已。
而我真的不是一個適合專攻的傢伙,那只會把我自己搞瘋而已。

所以所謂的外務才是我的精神食糧,否則我會耗弱!  XD

----------

噢,徵文第一砲終於收到第一封稿件了(汗顏)
瀛海文藝氣息有沒有那麼低落啊!(拍桌)
討厭這樣讓我不想再發第二砲第三砲耶。

總之心情好都變流水帳了(茶)
今天先這樣
記得要去相簿看捲毛和大支的爆笑照片喔(推 XD)

----------

貳零零玖年拾貳月拾伍日貳拾壹點參拾捌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