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jpg 

要像南方的陽光,那樣和煦溫暖;
別像北方的陽光,刺烈而傷人。

----------

有時候我不覺得我是個稱職的學生;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哥哥;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朋友;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伴侶;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敵人;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男孩;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班長;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主編;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隊長;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青年;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愛人;
有時候我覺得我不是個稱職的兒子。

而這不是我所期待的。

我多想改變那麼多,但或許我真的就只能做到那一點點。
甚至有時候是渾然不覺的傷害了好多人卻不自知。
就像刺烈的北方陽光。

我生來,
應該是帶給別人和煦而非冷冽;
應該是帶給別人快樂而非悲傷;
應該是帶給別人輕鬆而非尷尬;
應該是帶給別人歸屬而非疏離。

卻是我種種做的一切好像都背道而馳;
太過理性的我有時候成了滿不在乎的外表;
太過被動樂觀有時候成了極為消沉的沉默;
太過尖銳字距有時候成了打斷對話的兇手;
太過懦弱面對有時候成了厚度十足的保護。

是的我不是個好人,但多希望我是。

希望秉持著這個想法我真的能夠往我一直期待的地方前去。
因為我受夠了因為自己的各種情緒化,
傷害了我的朋友、隊員、搭檔、同事、同學、對手

還有我的摯親。

我知道我是應該成長的,就如同助長嫩芽的南方陽光一樣。
我知道有些事情我得開始分擔,因為我已經不在無知。
無知是永遠的,但多希望原來比例是有在改變的。

不要再哭泣,我不會再犯錯。

----------

相較之下我比較像是北方的陽光,在這個空間之下。

就好像氣焰過重而無法被人接受只好敬而遠之,
可是事實並不是如此,雖然看起來是這樣。
而身如火的我好像也沒有辦法反駁什麼,只好繼續假裝成火。

在對講機裡我聽到的是滿滿的珍藏,
當然反之我正在面對的是一個被丟在沒有除濕功能的防潮箱裡,
意思是你並不被重視。

其實我想停止胡思亂想,可是好像沒有那麼簡單。
最後我把聲音調小,繼續看著車子來來往往,
因為我知道眼耳鼻嘴一起攻心,我是無法應付的。
我逃避了視覺、然後聽覺,還好悲傷的味道很抽象,我也抽離了聲音。
只剩排氣管掃過我的姿態,而我也享受這多沒有情緒的蹧蹋。

而我脫離了我實際的門,也關上了我不想面對的那扇;
總之這一是個非常簡單的逃避方式,只是有永遠無法根除的。

如浪潮的到底是什麼?
或許真的是席捲而來卻又悄悄侵犯我、侵蝕我然後吞噬我的言不由衷。
我也沒有奔跑,只是用已經裂開的皮鞋緩緩敲打地板;
我到底還是沒有真正想要什麼,我只是用絕對空靈的狀態面對這一切。
就像我從不曾面對過一樣。

就像我從不曾面對過一樣。

而畢竟你是南方的陽光。
而畢竟你才是大地的被需要者。
而畢竟你又如大樹班供人遮蔭。
而畢竟你是多麼的投入。

而相較之下我是多麼的分散我的陽光。
但或許你忘了我打從北方來,若我沒有分散,
你會被灼死。

而畢竟貼心的真實面總是最不貼心的冷漠。
可是我又能說什麼?

就在這樣被慢慢的競爭過去而我卻又無以辯駁的時候,
好像認命是最好的方法。
承認自己很差、承認自己一點也不投入、承認自己什麼都沒做;
就算我做了再多、失去了那麼多去換取一點點的這些也沒有用。

無力感席捲。

----------

#隊員照都拍好了,純屬紀念。
#下禮拜是災難,超級大災難。
#朱學恒週讓我很火大,沒看過這種操盤效率。
#這個禮拜給隊員的試煉他們通過了,很好。
#寒流真的很冷。
#沒有年終了。
#好想看蔡國強。
#好想去非洲自由行,和李教授耶。
#「流浪」文藝營我得快點報了。
#要是以上都參加,我或許不會參加寒輔了(囧)
#這是倒數第二次一組值勤。
#Designer有那麼重要嗎?
#我想要的猶如4GB記憶卡永遠裝不滿。
#物理。
#專題。
#我或許得開始實行鞭策制度。
#你知道我很難熬?

而我不是個富裕的小孩。
所以更不應該把這一切視為理所當然。

別成了逆子。
I tell myself。
別再為自己犯過的錯痛哭流涕一次。

----------

貳零零玖年拾貳月拾捌日貳拾貳點肆拾捌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