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pg

原來,一切都是需要練習的。
緣起緣升緣成緣滅,你能夠明白了嗎?

----------

沒有簡訊。
沒有身影。
沒有聲音。
沒有來信。

或許我給自己一點空間去思考,還有去沉澱
那些糟糕的心情,還有那些混亂的思緒。
畢竟我真的不是那種可以將自己成功的侷限在理性空間裡的人類。
沒錯,平常我可以刻意這麼做,因為所謂失態是不好的事情。

總之,失控了。
卻不是潰堤,而是極度的難過造成了衝上腦門的憤怒。

憤怒於我對於這樣的事情卻是束手無策,
憤怒於我對於自己的感覺卻是認命。
憤怒於我最終還是沒能改變什麼的接受一切。

其實我真的不是個勇敢的人,我也不是個可以改變世界的人。
我不敢去抗衡,因為這樣的藉口實在是太渺小。

而且這樣的自我中心,是非常不好的,社會化過的我告訴自己。
不過這樣的壓抑自我,是非常不好的,生物化過的我告訴自己。

然而我不是真的期待什麼,而只是不想要遇見一些什麼。
而有人告訴我,以成事實,何必去計較呢?認了、接受了、看開了,
就沒事了。

就沒事了?

我明白時間是最好的良藥。
可是在傷口癒合的那個恢復期,漫長、刺痛又無法忽略。
甚至有很多東西都會因此每況愈下。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這次段考能考多少了。

----------

為什麼要那麼有趣?
這樣的結束是因為我想那樣的開始?

我多想聲嘶力竭,「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束!」
可是最後我還是沉默了,僅僅的將舌根壓平於嘴中。

因為我不想要結束,我甚至不想要一個新的開始。
我又何必不停的將自己歸零然後再開始計算自己的經驗值?
我根本就還沒有破關你憑什麼讓我還沒有碰到大魔王就要我打回票?

又或者,大魔王就是歸零?

過關斬將的我現在已經到了這一個關卡了,下一個關卡卻是歸零。
我的戰鬥夥伴原來就是大魔王,並肩作戰才是這個關卡的難關。

其實我仍然可以證明我們能夠並肩作戰,我也可證明我不受任何打擊;
我依舊可以向世界表明我是理性而且是在這方面有能力的。
只可惜有些東西真的不是隨著職位的變動然後可以隨風飄走。
真的不是,如果真的是的話就好了。

如果我可以像麵包超人一樣換個腦袋,將我的記憶根除,
是的我依然可以做的那麼好,除非我不小心換到一個發霉的麵包。

然而有人說過,我的感性十足,可是只是內餡;
我用太過厚重的麵粉皮緊緊包住,並把它做的像窩窩頭那般硬。
多少人想看看內餡是什麼,可是光撥開那層皮就已經費功夫了。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窩窩頭,在每個人的手上最後還是搖搖頭的傳給別人,
他們不會飢不擇食、也沒有窮困到那種地步。

所以,我永遠只是個堅強的窩窩頭。
我是個帶著窩窩頭旅行闖關的人,而我自己就是那個大魔王。

心魔啊。

----------

閉上眼看,十六歲的夕陽,美個像我們一樣;
邊走邊唱,天真浪漫勇敢,以為能走到遠方。


其實我真的可以很勇敢,可是低著頭走完這個河堤;
其實我真的可以很天真,不過洗腦過後看完自己的鞋帶。
我們的過往如果是什麼也沒有,我真的可以像他們說的灑脫,
對於一切我不在意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灑脫?
只可惜你不是屬於這個category,我也無法把你recycle。
我不希望我平靜的放進去之後得看你變成另一個鋁箔包被人吸吮著。

但畢竟我沒有辦法帶著一個已經發臭的回憶到處走。
其實是可以的,回憶是可以無限制的下載,只是看你什麼時候重灌。
裡面或許會有病毒,悄悄的侵蝕完你電腦的記憶體;
裡面或許有龐大的體積,佔滿了你電腦所有的空間。

幸運的是,它可能是一個稀有的載點,
你重灌之後,或許你就再也找不到它了。

我知道你也是輕輕的認為我也是這樣的載點,
因為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氾濫的可下載物。

只是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可以重灌,
畢竟我知道在這個迴圈裡,或許半個月之後你會自動break;
可惜我不小心寫了個for(;;n++)的無限迴圈,
然後就這樣子,詆毀了我們以為正確的程式碼。

一直到我得重開、重灌,然後面對一個C:/空蕩蕩的電腦,
我或許會會心一笑,因為我又得開始尋找載點了。

----------

你拍了拍我的肩。
我笑著搖了搖頭。

曲終人散。

這是一場好看的演唱會,我最愛的歌手在舞台上使出渾身解數;
我不是跟著瘋狂的跳動,用絕對迷亂的燈光效果麻醉我的眼睛。
我只是靜靜的,雙手交併在胸前,然後閉上眼睛。
這是一場好聽的演唱會,更正。

音符是你說的一字一句。
音響的振動是你做的任何動作。
節奏是你的步伐、和我的步伐。

然後曲終人散。

徒留一張博客來網路訂票的入場票。
而我不知道我放進哪個資料夾了,我只知道我選擇塵封而非銷毀。

就如同躺在我的床底下的鐵盒,裡面裝了密度高達84%的紙張,
回憶不都是那麼薄、卻又積少成多的物件嗎?
我拉他們進入了我的影像世界,然後自動轉碼成凌亂的文字。
有些已經亂碼了,所以棄置,畢竟已經沒了利用價值;
那是當時的語言,而我現在用的語言,世故又犀利。
剩下沒有亂碼的,我輕輕的珍藏著,久久才拿出來回味一次。

其實我希望,你不是亂碼,卻也不是鐵盒中的物件。
我不想用時間荼毒這一切,因為我總覺得這是亂源。
單純理性的世界多麼的無趣和乏味,可是感性卻又充滿罪惡。

我以身為人類、身為一個清楚明白如何思考的人類感到抱歉,
對你、對全世界感到抱歉。

----------

Heaven and hell .
As you arrived , heaven appeared .
I didn't walk alone anymore , cuz you were willing to be with me .
I didn't do any comparement cuz I knew that who was the best .

But I surely knew that no music can be played forever .
Our melody was time to make an end .
Since I wasn't good at saying goodbye ,
I chose to disappear without telling .

Please forgive me that I didn't have enough courage to face it .
I was good at escaping cuz I couldn't bear this .
I hoped that you would be strong with another person ,
while I was lost .

And there's the posibility that I won't come back .
I mean the person that was your best companion .
Hope that you'll forgive me .

saying goodbye , I was located at a hell .

----------

如果看見地獄,我就不怕魔鬼。
但因為我看過了天使,所以我怕死了地獄。

----------

貳零壹零年壹月拾日拾捌點伍拾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