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時宜,因為在熱血的背後我好像還有一些顧慮;
不合時宜,畢竟我已經不像過去的我那樣的勇敢。

----------

年終音樂會。

其實沒有值勤到什麼,只是留很晚而已。
溫教很可愛,一直唱歌:「一隻公雞看到母雞……」
還戴上了瓊瑤的公雞裝,就差沒有在司令台旁邊載歌載舞了
行程大delay,音樂會都不音樂會了;
說實在的音樂性質較重的部份觀眾也是最少的;
畢竟,我只是說畢竟,民俗、古典音樂這塊在這樣的年齡層是沒有共鳴的。
弱掉了,好無奈;不過統宇的中國笛吹的是真的很好 :D
平常看他在那邊搖搖晃晃的,沒想到是因為中國笛害的(狂笑)

結果當了音控、少了眼福,煙火的一根毛都沒有瞧到;
不過沒差啦,我對於那種短暫的歡愉沒有太大的憧憬(囧)

聽銘翊說FH表演的很成功呢,跟練團時比起來;
該死那個時候我正在做一個不重要的值勤任務而沒看到。
沒關係,銘翊說成功就好。
反而銘翊對自己的表演不滿意,而且他還抱怨自己粉絲太少:
「叫到高二七班林芷柔超多尖叫聲的,講到我時結果台下緘默。」他好low
「阿你們班的咧?來很少喔?」
「不是來很少,是沒來。」
「對不起啦,如果我在我一定大叫加拍手!」拍肩。

隊員超貼心,在車棚烤肉還端了兩盤來給張飛和我。
「罷個不要難過。」郁方說。
「蛤?」這句亂入的話讓剛拿到烤肉盤的我錯愕。
「張飛比較帥。」
「噢我知道啊,我當他partner這麼久我當然知道。」
「我超愛他的,他好可愛。」
「我會幫你轉告他的。」
「謝謝!」燦笑+蹦蹦跳的跑出學務處。
張飛,大家都愛你喔愛你喔愛你喔(燦笑)

也沒看到瓊瑤的表演,討厭。
大支和豆子的雞排戀,以及豆子和主播的亂入戀
噢噢我看透豆子的心機了,大支其實妳只是幌子!不要難過!
雞排自己獨享也不錯!(狂笑+狂奔)

送固醇的2009最後一份禮物:「妳瘦了。」(笑翻)

張飛,結果我們沒有買到雞排 :(
然後拿那個10元餅乾當你的新年禮物好弱不過沒辦法
謝謝猛禽的巧克力爆米花,雖然我到現在還沒有吃完(跪)

整整耽誤了一個小時,十點十五分才從學校狂奔到安親班。

----------

還好老媽在,要不然你們都得被關在門外等我來開門  XD
總之我來的時候大家都已經到了,菜真的超多的(汗顏)

我從沒想過高湯是越煮越入味耶,剛開始喝的時候真的超沒味道的
不過很感謝冒力,沒有他媽媽的幫忙我們或許要跑去火鍋店買高湯

大家圍在一起等火鍋滾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很酷
13個人圍著那個湯一直講話講話,有時候詞窮就會囧掉

真是狗急了跳牆,我們竟然把想吃的料一股腦的丟進去
沒有三十秒就有人喊:「滿了滿了!」
靠北原本是湯配料現在變料配湯了好恐怖
大湯匙伸進去都沒有辦法攪動!有沒有那麼誇張 = =

Desh都傻了,我們班很沒有拔河天份還怕我們肉吃不夠,
買了將近一千塊的肉我現在看到肉都有點反胃了 XD
「現在可以涮了嗎?」我聽都不懂
肉就肉嘛,丟進去等沒有紅色再撈上來不都一樣嘛(傻樣)
好啦隨便,反正我們只是要那種聚在一起的感覺。

沒吃幾口就已經十一點五十了,
大家拎著鞋子、煙火還有冰火到了頂樓,
117開擴音器大家一起等倒數。
「現在時間,十一點五十九分五十秒……」
「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耶!」
大家把手上的扭砲全部轉開,頓時彩紙分飛,往西南風的方向飄去。

「空包彈!我的是空包彈!」幾個人在那邊叫著WMH的名字
蠢死了。
「雪特,都往隔壁家飛了!」大家探下頭發現,
噢媽媽樂別人家的車頂和揚台全部都是我們的彩紙 = =
完了我想鄰居一定會來安親班抱怨的討厭。

大家喝著冰火、一直乾杯、亂糟糟的現場好像是我們混亂的青春
有時候真的不會記得跟誰乾過杯、對誰豪放的笑過,
只記得我們好像沉溺在那個氛圍中過,
然後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慢慢的宿醉、慢慢的夢醒。
(靠又文藝腔了)

總之我們回到一樓繼續吃火鍋的時候……
「你耳朵好紅喔!」「你育嫩了!」
「天哪你耳朵是燙的耶!」「好紅好好笑喔!」
對我也紅了,而且整個很不舒服 = =
雖然沒有醉,可是我一直都不喜歡熱耳朵的感覺

肉一直加、菜一直加、湯一直加、鹽一直加
為了不要剩料所以加料、為了涮肉所以一直加肉
為了讓料浮在水中所以一直加湯、為了讓湯有味道所以一直加鹽
我們陷入了一種永遠吃不完的無限回圈,然後一直抱怨  XD

後來丟著火鍋就跑上去看2010第一部電影了
靠這在我的影史上是一個非常之大的污點
《最後大丈夫》是有使以來我看過最爛的片子!超沒劇情!
(其實只是因為big day、想睡、耳朵又很熱火氣不好)
總之就是覺得爛片,很煩,最帥的那個男配角只有前面後面有出現
其他超醜的就一直獻醜,害我都躺在豆子身上睡著了 = =
然後豆子超難躺,那麼小隻又全身是骨頭
「A夢身上好好躺,都是肉耶。」然後我就被推開了 = =

看完電影已經超過三點,所以紅月亮跟我們擦身而過
「都走出來了,就去走走吧。」不知道誰提的所以我就帶他們去河堤
「幹麻走那麼遠啊?」佐佐問讓我囧了,不是要出去走走嗎(淚奔)
反正原本可期的河堤木道因為八八水災被沖垮了
所以大家都怨聲載道「沒看到個鳥就要回去了」
隨便啦反正我、派派和A夢回程後來用跑的  XD
跑回來先給大家熱湯。

結果大家回來,佐佐、over;豆子、over;
馬上全部死光光 XD
我死掉之前一直都是在火鍋旁邊,那個時候只剩下六七個人吧
前面躺了兩具屍體,還有超閃二人組,以及一個拖著下巴的電燈泡

我忘了我是怎麼爬起來的,好像是聽到我的名字的樣子
反正我是快速的爬起來,或許是我不知道自己已經死過 XD
「你好強,我們不管怎麼吵、怎麼說你壞話你都沒起來耶。」
「靠,是在說我是豬的意思就對了  XD」

然後不知不覺就早上了,我窩在電腦前面整理照片
嘎抓很貼心的端了湯圓來給我吃,暖呼呼的 :)
後來大家就開始幫忙收拾,頂樓掃完了、碗也洗完了
呼謝謝大家  :D

豆子是蠢蛋,穿那麼單薄就跑來,早上要回去差點凍死
還好有借他圍巾和手套,要不然晚間新聞就會跑出凍死的豆子等新聞了
然後我被批宅死了,我只是不想打球嘛(茶)
而且要攝影師你們也不缺啦,A咖整個就陷入瘋狂的拍照癖

到了九點半之前大家都走了。
2010的跨年就這樣過了。

跟去年比起來,我比較喜歡今年。
去年像個傻B去高雄夢時代跟人家屁股擠屁股
最瞎的是在倒數的前五分鐘我所在的那個大螢幕突然壞掉
所以別人在倒數、歡呼、看煙火的時候
我必須看著Panasonic和周幼婷在靠北  = =
今年,沒有聳動的音樂、沒有震耳欲聾的尖叫
不過我覺得溫暖許多、貼近許多、也舒服許多。

人老了(茶)

----------

結果新年第一次練團就如此不順遂。

先是楊君團長太忙沒有提早把譜給Desh
再來是Desh的吉他太久沒換key所以都會跑回來,
想要換旋結果是那個什麼啊……(我忘了那個專有名詞了 = =)
然後我們歌都沒有聽熟以至於在練的時候沒辦法快速抓到錯誤;
接著是vocal和keyboard都沒有echo讓我們的飽滿度不足
這種音樂一定需要echo的啊要不然怎麼活啊。

我真的不敢去想我的高音的音色怎麼樣
我怕對別人來說是噪音 :(
雖然飆上去了,但誰知道呢?唉還是沒什麼自信。

在LPW舉辦的前三天竟然要密集訓練
我只能說太倉促了,不過沒辦法這是天命
我們是學生、沒辦法一股腦的栽進去都不念書。
還有段考要忙耶。

或許諧星路線比較適合BH XD
我們走這條路應該會比較順遂說(狂笑)
光打嘴砲就已經超蠢了!

不過算了,每次的挫折都預告著一次大突破,
沒有挫折就不好玩了。
每次的新歌練習都是低潮,但只要上台的時候成功進入高潮就好啦 :D

BH加油。
楊君,預祝你找到你的男、女朋友(狂笑)

----------

2010喔。

其實過了才知道沒有什麼。
我才發現我已經過了16個這樣的跨越點,
然後每年都在想新梗(至少在我開始想要想梗的那個年紀)
然後每年都這樣過了。
在路途中顛簸,然後過了才驚覺原來不過如此而已。

對於過去的大驚小怪藐視,卻又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感害怕。
為此我們醞釀出某種叫做青春的毒藥,然後在這個年歲,
用力的把自己拋進這個黑色池塘裡面,等到哪天我們醒了
在黑壓壓的爬上來,為過去的我們哀悼、或是喝采。

而我不合時宜是因為什麼?

我也不明白,我只覺得格格不入,就好像大卡車想要塞進小房車的停車格一樣。
可是我喜歡跟小房車作伴,不過小房車都怕我。
大房車的防禦心都太重了,我沒有辦法去適應,
可是小房車覺得我的銅牆鐵壁會害死他們,所以也不像跟我親近。

威風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討厭被人家說什麼公路殺手之類的屁話。

----------

貳零壹零年壹月貳日貳拾壹點拾伍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