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12-1.jpg

在這個時候什麼東西都遠遠的。
大學遠遠的,因為連成績都還沒收到;
青春遠遠的,因為我們的臉色被刷白的考卷蓋住了;
沉重遠遠的,畢竟我們只是凡夫俗子;
輕鬆遠遠的,大概我們都沒有那麼阿Q。

曾經大肆宣揚自己的意見,後來才發現什麼叫做小眾的自以為;
現在看著所謂的「中學生的怒吼」、「中學生的請願」都突然覺得好無力;
我也不知道我該相信什麼,原來使不上力又遮不住眼是多麼尷尬的事情。
所以這就是把我們磨掉的利器嗎?為什麼它看起來一點也不尖銳、一點也不危險?
難怪女王頭會斷,一切都是那輕拂的風。

我是否透露了什麼才會那麼頹敗的退場?
因為微不足道的我,墊高了腳想看得更高更遠哪。

我努力想用簡短的字句敘述我這三年來的所有經歷,
我多想只打關鍵字叫他們自己去查查,大家都說網路萬能啊;
我更想打上萬個字把所有的事情說的鉅細靡遺,可是有人說他們懶哪。
我才明白,他們並不想認識你哪,他們只想收到一些「看起來很高中的高中生」;
所以其實你不用真的那麼高中生,因為那就太高中生了。
你要做的事,只是把所有事情用極為理性的口氣寫出,但是要熱血滾燙的感覺。
然後你雖然不一定真實的贏過別人但是你的確可以贏過別人了。

原來我們一生都努力學習如何做到表面功夫,
儘管我們同時很努力得讓自己有真功夫。
但是口拙?筆拙?

你的確是個可愛的傻瓜啊。

 

#最近真的重了Far*East Movement的毒了
 就是莫名奇妙的愛,狂聽都不膩。
 從來就沒有那麼愛過電音,這次好像也不是;
 單純是因為他們的咬字竟然可以在腦海裡有某種動作呈現,
 更酷的是看MV就真的是那些動作,整個就是啊…迷上了。

#原本想要在考完學測之後狂看課外書(同時兼顧課業)
 我聯想看的書都排好了(大概八本吧)
 結果半路殺出心理學概論,害我被迫放棄所有東西,否則別想上大學了。
 天哪還要讀著作好拍馬屁…這真的不像我的作風啊 :(
 雖然說以後大概就是這種生活吧隨便啦。

#今天阿嬤九十歲大壽,15個人擠一張大圓桌真的超級滿,
 不過那種感覺不錯啦,好像只有我們家無缺席欸。
 結果一直被舉杯敬說「上台大上台大」害我都想躲到桌子底下了,
 都考完了都知道不可能了 :(

#這個禮拜二又見了好久不見的盧毅。
 可以很確定的一件事情就是我永遠追不上他的身高了。
 實在是有些尷尬,畢竟台南他也生活過,要我帶他逛什麼真的不知道。
 以後也不知道會如何,什麼事情都很難說;
 好像長越大無常越是具體的呈現。
 總之我們都要好好的過。

#大鳥要考術科了,加油;大支也加油,A夢也加油。

#昨天和99級老隊長、教官有場牛排聚會。
 其實沒有說什麼話,大概真的是病還沒好的原因吧。
 不過看到熟人的感覺真好,就覺得很多事情又回到過去了;
 只是的確有很多東西我們再也喚不起,所謂永久沉睡就是死了。

#蔥把《悶痛》錄音室版傳進我的手機了,聽起來真的頗災難;
 蔥的唯一評價竟然是「罷個你沒有破音欸!(repeat)」
 然後吉他bass幾乎都不見了,只剩大鳥的放槍鼓聲 XD
 突然真的好想念那種進練團室的感覺,那種在暗暗的世界裡面做亮亮的夢的感覺。
 只是真的好久不見了,默契還在嗎?

#現在打開門就會看到大大小小四隻動物衝向我,
 那種感覺真的是說不出的爽。
 重點是還會加上那種跑步屁股狂甩甩到失去重心跌倒的蠢樣。

#有人要我不能太難過。
 那我還真想大喊希望不要再有人讓我難過。
 可是又有人告訴我一切都是自己的問題。

 

遠遠的。
我說你啊。
我說我啊。
我說我們倆之間的緣分那個該斷卻又不斷的時間點。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