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05-1.jpg

在外頭座落著一棵不再長大的木棉樹,大概是被侷限在一個小盆栽裡吧。
剛發芽時,我們拿一大堆廢棄螺絲起子陪它作伴;
後來長大一點,每當颱風來我們都會把它搬進教室怕它折枝;
現在它比我們都還高了,2010聖誕節時我們在上頭掛滿了卡片。

希望在畢業的那天,我們能將它移離盆栽。
並非要與我們的記憶一起塵埃落定,我們希望它能歸於大地,隨著其他前輩一起成長。
它不會變成長不大的小小樹,就像我們一樣,不會永遠這半大不小的年歲。
我們更不會將它命名為彼得潘,那絕對是場大悲劇。
有一天維特不再同我們煩惱,我們也不會再少年。

少年城終將崩毀,可是放心,它或許實際塵封,那畢竟朝代更迭;
可是根深蒂固的是曾經有的熱情,那些盤根錯節,穿梭過的土壤,都說有感。

 

「我們有多少時間?」你問。
「讓我瞧瞧…大約20分鐘吧。」
「是喔…陪我繞繞好嗎?」
「恩,你想去哪?」
「恩…你知道成大那棵好大好大的樹在哪嗎?」
「喔喔喔喔喔!我知道!我帶你去!」然後我們興致勃勃的上路。

後來還是問了三個在校內的警察才找到,說來慚愧。

「噢…好大喔…」我們走到樹冠下,你頭仰九十度。
「嗯啊,這棵樹很有名欸,就你不知道啦。」
「嗯…」你陷入一陣沉默與苦思。

「這樹真大,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好渺小喔。」
「你都渺小了那我怎麼辦?我比你矮半截欸。」我笑。

親愛的朋友,而我想訴你的是就是因為我如此渺小,我不必負擔全世界;
更因為如此我必須對我這渺小的份量負責,我有責任將它充滿。
如果我連這麼微不足道的我都沒有辦法完成自己的義務,
這就是為什麼世界會變成這個樣子,因為我們都以為我們不用對自己負責。

「嗯我懂你的意思。」你說。

 

其實我們都是小小樹,與大樹那種給人可以依靠的感覺不同,
我們甚至搖搖欲墜,我們甚至颱風來了就會傾倒、大水來了就被連根拔起。
我們還未能為自己抓住些什麼,祈求的是土地能抓牢我們。
但其實我們也一直在成長,一直在吸收養分。
我們努力蹬高腳,畢竟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到底有多高。

 

其實就像你說的,有一天我們可能會成為一棵大大樹。
就像如今我們站在別人的庇護之下,我們有一天也會成為他人的shelter。
可是畢竟我們的樹蔭有限,你說,多希望能夠保護一個你愛的人。

是啊,誰都希望我們能保護自己愛的人,
可是萬一那個他並非在我們的保護範圍裏面呢?
更何況,我們又何德何能,去遮蔽他的陽光,他的養分?
再難堪一點,我們過於龐大的身軀搶奪了他所需的養分,成了他枯死的唯一原因。

原來,我們的生存不可能只關係到我們自己而已。

 

嘿,我們都是小小樹。

我們都還在慢慢長大,儘管我們都以為自己已經頗為成熟。

你,總說你要擄獲全世界女孩子的心,我笑到快岔氣;
你,總是說你會記得回來看我,而我每次都告訴我自己反正你一定只是說說而已。
你,總是責罵我不知道我到底要什麼,我也只能無言以對。
你,在遙遠的他鄉卻任意使用「最好的朋友」諸如此類的辭彙,讓我有些惶恐。

而我。
我終究只是棵小小樹,在自己的小領地裡,遮了一小片天。
我在我自己的世界裡講自己的小故事,我有我自己的聽眾朋友。
我的頻率有時有人收聽,有時沒人收聽。
我也賣藥,賣我的信仰,賣我的觀點,賣我所有能賣的影響力。
我的收聽率一直起起伏伏,說不在意是假的,可是我也只能不在意。

你們是我的鄰居,或是曾經是。
我們能夠遷徙,這跟真正的小小樹不一樣。
也因此,我們可能因為爭吵而再也不見面,但也可能因為時間的沖刷我們再度碰頭。
我們多了倔強的權利,但我們也少了忍耐的能力。
所以你說呢?我們到底憑什麼茁壯成廠?


許久不見。
我們都長大了一些。
時間過了那麼一點,世界也多傾斜了一點。
我不敢說我有沒有變好,我只能說我的皮又厚了些。
而我想永遠做那棵小小樹,至少在我還沒真的蛻變成人之前。

20100205, 01:55/ 2011 nice to see you again.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