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0-1.jpg

而我得承認,過去那個熱情勇敢的我,現在已經不知道剩下百分之幾;
我曾經期待夢想像是《天外奇蹟》中的汽球,帶著我去未知的他方。
可是當我發現,夢想的汽球越來越少,而那個現實的房子越來越沉重時…

目的地終究是遠了。

 

好久不見,因為音樂認識的朋友們。
就連BH自己也好久沒有一起出來吃飯了。
下禮拜一練團呢,不知道進去幹麻 XD 大概只是在地毯上打滾吧。
連歌單都還不知道,甚至連有沒有機會表演也是毫無頭緒。
只能說,真的是破屋啊(茶)
不過都這樣一路走來了,該習慣了…反正愈挫愈勇好像是我們的口號(煙)

然後冠德,然後不太熟又不是壽星的晏瑋哈哈。

關於那場全新的夢想,我在心中也有個藍圖了。
可是經過了這不常不短的半年,我不得不承認,現在的我顯得沒膽識了。
或許就像你說的,我考慮太多,我想的太周延;
所有技術上的問題我都考慮到了,但我卻沒有放下一切困難,
好好做一場夢。

是啊,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突然不知道怎麼天馬行空了?
當我被提醒「就當你是這個idea的發想者,你會怎麼做?」時,
我才發現,我已經學會尋找最短的途徑,而我懶的浪費時間做白工;
因此我竟直接跳過自己的想法,轉而全面將腦筋耗在別人的夢想上,
為他們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然後再做補強。

可是我到底在忙什麼?我真的在做我真的想要的東西嗎?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學會做別人需要的東西,而我卻無法從中添加些什麼我自己的元素。

原來勇氣,因為經驗而消逝。
我抓的再怎麼緊,那畢竟是磨刀石,越磨越利,劃過我曾以為的膽量。

 

高三,似乎是一個不停與老朋友見面的一段時光。
我們強迫自己不停的回味,因為我們怕過了這個時間點,有效期限就過了;
趁我們還是幼稚的尾巴,好好再把幼稚的劇情全部演練一次,
然後儘管我們知道我們不可能放的下,有一天我們和所謂大學室友一起宿醉時,
是否腦海會閃過那一張張臉,然後悄悄對自己說:「你們在哪?對不起我忘了。」

學測那天,小戴。
然後我們說說,說說成績,說說最近,說說以後;
討論什麼時候要教我騎機車,討論什麼時候要帶我去看他滑板。
而我事後才想起的是,我們都那麼自然的把過去的約定擺一邊了。

那有點勇敢、又有點憨傻的環島。

我也不知道你忘了沒有,而我還記得。
可是明明我記得我卻意識清楚的問我自己到底還有沒有那個熱情?
我只能說,能完成這樣的一件事情必定是爽快的,可是我的初衷啊…
那是種該在就在、不載就再也找不回的東西。
我仍然用那個快要解體的鐵馬到處旅行奔走,而你早已換成了吃油摩托車。
我偶爾還是會拿著相機到處走走停停,而你手上拿的變成了滑板。

我不得不承認,從以前的很多地方差很多,到現在的是幾乎沒有地方是差不多的。
我到不會在意這個,只是驚覺,時間還有我們的生活,
之間有種不可切割的關係。

就像是我活在這裡必定造就今日的我。
而你如果跑來活我這種生活,你有可能又是另外一種。

寒輔前一天,盧毅。
原本以為我又會被再放一次鴿子,打算帶著一肚子大便去寒輔。
然後就聯絡了,說是病了,好不容易好了就快點爬起來打電話。
而總是有些東西不見了。

「你要逛什麼?」
「不知道欸,看你啊。」
「我也不知道,那附近我逛三遍了。」
「那…怎麼辦?」

原以為就算沒地方好逛,也應該也可以找個咖啡店坐下來敘舊之類的;
可是聊來聊去啊,真的好像什麼也都聊不下去似的。

「你要不要找PUMA出來玩?」
「啊?」
「這樣就可以解決我們現在無處可去的窘境了啊。」
「可是…這樣好嗎?」
「好啦!」
「你…OK嗎?」
「你到底在顧慮什麼?」

最後並沒有第三個人出現,我們只好經過一家又一家的服飾店,
每家都走進去,翻翻找找不知道要幹些什麼的,摸著鼻子又走出來。
然後我吃了有史以來最早的一次晚餐,下午四點半。

要是說因為我們的學制不同,我將要踏入下一個領域,
而你卻仍在五專中打轉,所以變的有些尷尬;
我不能透露太多我對大學的憧憬,你也沒有辦法告訴我你五專的生活太多,
因為怎麼講,都沒有共鳴,可是我們還是努力掏心掏肺,
還好掏出來的不是狼心狗肺。

所以當我們聊到了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時,
我卻不禁想問自己,那下次還會這樣的尷尬嗎?
言不及義,卻又沒有什麼好藏的;
只是即使我們什麼也不想藏,卻發現嘴邊什麼話也沒有。
可是我們卻還是朋友,就是那種好不容易來到對方縣市一定會打個招呼的朋友。

我也忘了這樣的習慣是為什麼?
該不會又是曾經的一個誓言吧?
那我也太可嘆了,一生都是由一個又一個對別人的承諾所交織而來。

關於下次,我們都靜觀其變吧,好久不見。

 

買了雙鞋,存了好久的鞋。
下禮拜一就要寄發成績單了。
關於晨跑。
一個人吃婆婆的店。
你還記得嗎?

 

別再這樣說了好嗎傻子?別再說你努力的一切是為了我。
你說為了不要辜負我,你說為了不要讓我失望,
可是,別,千萬別,把這些與價值和歸屬有關的事情歸咎給我。
或許你試圖讓我顯得更有輕重,讓我顯得對你更有不可抹滅的影響,
可是你我都知道,不是的,不是的。

你得到的,你看到的,你聽到的,你擁有的,
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不要再牽扯我進入你的好運世界,因為我知道我沒有那般法力。
不要再告訴我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我不想讓自己耳朵蛀牙。
而你應該要懂得,如果那時你肯放我走不做任何慰留,
你知道我雖然會心痛,但那絕對是短痛。

而現在的我,必須時時告訴自己Stay calm, keep a smile.
因為我還記得,你那個沒有負擔的笑;
而我千萬個不願意的,就是成為讓你那樣的笑消失的主因。

可是你可知道,我們步步都錯了。
有一天你有可能又會問我,那個我怎麼不見了?
那個你等了好久,好不容易回來的那個我,怎麼又不見了?

 

噢,關於未來…
你我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而你那份過人的自信,真的令人不敢恭維。

我羨慕你,可以這樣昂首闊步在那樣的生活裡,
我也只能驕傲的告訴你,我無法。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