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不斷的發冷,然後沒有別的了吧。
我多希望就沒有別的了,我以為今天可以過的很好。

---------

來吧蓓蓓好可愛,聽了廣播之後才知道;
真的很青春、很年輕,感覺很真實。

也太強了政昌,然後家豪彈錯的時候那個表情很驚悚 = =
看再多次的亨律雙踏還是覺得很噁心,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帽子沒有飛掉;
Keyboard讓我看到了樂團的新世界只是我們好像還沒有辦法發揮到那麼極緻耶。

然後二中的團讓我整個感動,為什麼自創曲可以這麼好?
連簡單的《Happy New Year》都好聽到掉渣我的媽呀!
而且聽說那還是社員團,噢我整個就是雞皮疙瘩了;
「欸我們解散吧。」看完表演之後毛多轉過頭來跟我們說 = =

很殘念昨天錄到一半就沒有電了,雖然說我的相機收音也不好;
昨天真的還滿高興的,只是……

身體突然的發冷當那件事情發生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反應會那麼大只是覺得很糟就對了;
本來想要繼續把表演看完的,原本以為我OK的,想說平常就那麼撐了這次應該沒差的;
結果就,有點天旋地轉天不靈地也不靈的給我暈、發冷,
嘖超想罵髒話結果連髒話也罵不出來,有點那種盜汗的感覺;
後來撐不下去只好把單眼丟給剛回來的毛多,打聲招呼就走了。

我記得我上地下道樓梯的時候還稍微走S型,不知道的人大概想這人三八三小;
不過真的超暈的然後我不知道,臉應該很難看吧;
總之成功的騎上腳踏車,只是我不確定會不會平安到家。
原本想要朝著同一個方向一直騎一直騎一直騎,可是後來還是乖乖的回家了。

不過發冷還是沒有結束,有種不能控制下來的難受。
覺得很煩怎麼會這樣,大概是平常壓抑太久真的以為自己什麼都可以度過。

難熬很久,一直到真相大白,一直到這一切都是鬧劇;
一直到發現只是誤會一場,才慢慢的平息,發冷也才沒有繼續。

這樣一場下來我才發現自己的情緒不是想像中的可以掌控;
有時候奮力說服自己卻無動於衷,對於自己完全失控的情緒和生理束手無策。
覺得自己很該死,沒有為自己而活,常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身上;
可是別人不是我的傀儡,因此搞到最後我成了傀儡,被別人僅僅的揪住。

我只覺得這樣的自己不好,可是這算不算目的的一種我不明白。

我只能說,昨天真的是個起伏非常大的日子,我真的訝異我的心臟能夠負荷;
會想說謝謝,可是也會無奈,原來我的生活其實沒有太大的改變。

----------

明天就要開學了不是普通的靠北。
後天就要模擬考了不是普通的賭爛。

然後嘖嘖嘖的明天是一組最後一次的執勤週首日;
然後嘖嘖嘖的這禮拜天是一組的不超過半數之隊遊;
然後嘖嘖嘖的數學和物理怎麼可以唸的如此徬徨我整個就是無奈了;
然後嘖嘖嘖的生涯檔案變黑白的了,我的人生啊;
然後嘖嘖嘖的有人要揪團看我頭髮有沒有那麼狠?
然後嘖嘖嘖的我好想要多那之的歌單喔。

然後嘖嘖嘖的20元的米血就超滿足;
然後嘖嘖嘖的都高二下了我還在喇賽,我想關網誌了;
然後嘖嘖嘖的其實住校好像也不錯只是變的好沒有隱私;
然後嘖嘖嘖的最近突然很愛用嘖嘖嘖;
然後嘖嘖嘖的為什麼毛多都要買那麼高級的行頭害我出門都自卑?
然後嘖嘖嘖的遇到瓶頸的BH;
然後嘖嘖嘖的我覺得身體有問題;
然後嘖嘖嘖的大慶幸和小難過在一起,竟然最後還是小難過勝出;
然後嘖嘖嘖的凱文烏鴉。
然後嘖嘖嘖的慘綠少年。
然後嘖嘖嘖的瞌睡傢伙。
然後嘖嘖嘖的我。

----------

Hey,
你讓我突然的徬徨無助,我幾乎是失重了;
我突然不知道怎麼站了因為好像沒了平面讓我有個正向力;
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這一切。

過去的我真的以為當那天的到來我會非常的高興,我解脫了是嗎?
後來才發現不是,那天到來時我真的想挖個地洞就這樣不見。
我可以輕輕的離開,如果我沒有牽掛;
可是牽掛太多了我,所以我根本走不了。
我可以一眼都不要再看到你,如果緣分許可;
可是緣分未盡我卻沒有辦法事先斬斷,你知道我多恐懼?

我怕你再也不說話了,我怕我也不說了;
我怕你再也不來找我了,我怕我也不找了;
我怕你再也不想跟我走了,我怕我也不走了;
我怕你再也不分享了,我怕我也不了;
我怕你再也不懦弱了,我怕我卻從此就是這樣的懦弱了。

我為我們那個開玩笑似的結束感到哀嘆,更在這樣的時間點發生這樣的事感到不齒;
自己是不幸運的,卻又沒有辦法去推翻什麼;
事情就是如此不是嗎?

過去的玩笑在那一刻都瞬間嚴肅起來,而我也無法展開笑顏;
過去的體貼在吶一刻都突然成了罪惡,而我再也不想獻殷勤了。
我突然覺得我應該像個機器人不太任何感情的走過這一生,這樣傷不了別人也傷不了自己。

然而,我終究是個有感情的人。
我是個感情太過充沛可是外表太過死板的傢伙。

我不是愛你的,如果有機會讓我說的話;
我只是害怕有些刺耳的字句會傷了彼此,我不是愛你的。
你他媽的我是你那一吋其實可以少但少了又不太好的那一部分而已懂嗎?

我用力的難過然後用力的恢復;
原來這一切只是一場玩笑,然後像是愚人節一樣的離開了。
我沒把這一刻當作玩笑,這樣的震撼教育真的打醒了我,
打醒了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的我。

這是一刻很可怕的課,我永遠都記得。

你愛的他不愛你,我愛的你則是……需要我。
我們用太過偏頗的字句去形容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這是我所擅長;
我笑了,你也笑了。

----------

貳零壹零年貳月貳拾壹日貳拾點參拾伍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