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jpg 

其實沒有昂首闊步,更沒有垂頭喪氣;
我們甚至只是漫無目的的走著,雙眼無神,然後雙手自然下垂…

----------

模擬考考完了,嘖有夠淒涼的;
物理整個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念什麼,化學跟生物也不敢想;
國文還沒出來,作文也還沒。

總之英語可的再好也拉不開距離,嘖被靠北爽的;
數學也掉出前十名,根本就沒有用。
反正這次的名次應該會很難看才對。

高二下了,夠快了吧;
現在有部落格的朋友們幾乎都在文章裡講怎樣怎樣的,
嘖我覺得好煩,可是這是我們正在面對的。
高三的成績已經出來了,瀛海五位七十級分以上;
可是這五個真的會去推甄申請的,應該不會超過一個。
大家都要拼指考。

被滷蛋那個「超有邏輯」的推論打動了,害我覺得指考沒那麼糟;
可是,萬一我在學測的名次大概是10/100,那我到了指考會不會變成50/100?
誰又能真正確定?我只是很茫然,不知道該選哪條路走……

而我們班不停的被警告,說再不加油歷屆以來最糟糕的……
只能說我不喜忽這個標籤,這個我非常討厭!
可是又能怎樣?我們好像已經有了固定形象了,
好像爛就是我們的代名詞之類的。

每次我說說「想要讓他們好看」可是我哪來的本錢?
常常覺得自己只不過是在作夢而已。

----------

嘖嘖,今年第一起的糾察事故竟然發生在一組,還是最後一週的執勤……
整個就是有受到驚嚇+殘念到。
代理隊長說沒事了,希望是真的沒事了;
下次要看路啦真的是吼,這樣沒頭沒腦的就一直衝
你說你是糾察還真的不會有人信咧!

然後,最後一次執勤了;
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

每次的上哨像是在倒數,然後我們還是這樣往一樓走;
等我們收隊的時候,一次又沒了。
就像在刪計一樣,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
很快的已經禮拜四了,然後禮拜五,然後禮拜六,然就就結束了。

然後就結束了!

再也不能用眼神對三八指揮罵髒話了;
再也不能在隊部裡面和一群小瘋子打嘴砲了;
再也不能叫揖帆的手要打直了;
再也不能叫承軒要把疑似花蝴蝶的服裝下百塞進具去了;
再也不能提醒星期一症候群超嚴重的黃瓜有精神一點了;
再也不能站在隊部門口喊著「快點出去了!」

還記得第一次執勤什麼事情都得重新教,每個人都會有小問題;
一直到現在,我只不過是在每個值勤崗位走走晃晃,
看看有沒有什麼突發狀況而已吧。
關於矯正,我們早就沒有再做了,有很多東西已經定型;
還有一個很大的因素,你們就真的很棒吧。

其實最最不捨的還是和partner要拆了。
不過心態大概已經調適好了,就看看到時候來驗收成果吧。
我只是有點不知道要怎麼去應付下學期,和一個全新的partner培養默契;
我不知道行不行,我只知道我和張飛真的是因為太幸運。

嘖,突然覺得有點難過。
突然想把很多東西都延長一點,一點點就好了。
然後我們還是得,嘖。

禮拜天是隊遊,其實是要有個memory。
其實是想要有一個紀念,然後給自己、也給你們有個回味的機會。
單純這樣而已,其他的我給不了那麼多,真的,我盡力了。

----------

看到瀛青社社網一篇一篇社員的文章的跳出來就覺得很感動,
他們真的有把話聽進去,真的二月以前就可以交稿了。
雖然因為是來自不同的筆法所以有時候一些事情是有些出入的,
不過那個都只不過是細部,大格局他們都出來了,
還滿滿意他們的巧思的,就覺得還滿開心,
原本超怕難產的嘖。

我大概很早就已經樹立了那種逼機的形象所以大家都把我當惡魔,
不過沒有差,我總覺得當他們真的照我的話去做的時候,
管它那麼多!被誤解也值得了吧。
更何況他們沒有誤解我,我本來就惡魔 = =

總之,這期校刊精采可期(靠已經在打廣告了)
我多希望每個人拿到就「Wow這本一定要看看!」那樣 :D
一起加油吧瀛青。

----------

我對這種事情惱怒,可是我也只能沉默不是?
我真的已經沒有任何力氣還有資格了。
我本來就不喜歡,那為什麼現在你還要毀恨?
你不是離開了嗎?你不是已經做到你最想做了事了?
你平常的灑脫去哪了?

而我氣,錦上添花的一堆,真的好多好多;
那種感覺真的是有無盡的無奈可是這真的不是我能改變的,
我唯一可以做的好像就是塞住耳朵、閉上眼睛,
裝聾作啞吧,我真的不知道我現在到底還想要什麼。

反正已成既定事實,我除了祝福能給什麼?
未來,反正我就看更多更多的錦上添花,然後想吐自備袋子這樣。

真的,不是每個人都是顏淵,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得到老師的寵愛;
或許吧你們可以瀟灑的說得到老師的寵愛幹麻?
那是一種精神食糧,只怕你沒吃過。

然後太多太多的子路,討罵之外好像沒有太多其他的事蹟;
而他媽的不停追求著那個頂峰,卻可以隨便的要被踐踏。

想到未來如是中天,我就覺得可笑;
我就覺得自己是個可笑的傢伙,因為我得對著肖像發火。

我討厭你,就這樣而已。

----------

我們這般的行走姿態,是為了紀念什麼?
你可知道嗎?這樣子的行走姿態是非常費力的,
你得放慢腳步,然後你得盡力維持自然,還有平衡。
同時你還得唸台詞,心理的起起落落也得掌控好。

而我們這般的行走姿態,到底要幹麻?

或許為了難過的尚未開始的前奏做一些序曲,還有哀嘆。
你或許明明知道我很難過可是你根本就說不出什麼對吧;
我們都表現的太過堅強,而甚至什麼也不做。
我只是覺得,聳聳肩,嘖嘖嘖,然後就過了。
我真的以為是這樣。

我真的以為,可是真的不是這樣啊。

你沒問,所以我沒回答。
我們一直停留在尚未開始的那個階段。
我們多好,可是我們多陌生?

我難過於我們這般的行走姿態本該是在學習珍惜,
而我們卻用沉默不斷的浪費、浪費、再浪費,
最後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我們的姿態也只是成了骨稽的小丑。

你笑了嗎?我笑了。
我笑我們都傻的可以。

----------

貳零壹零年貳月貳拾伍日貳點拾捌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