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4-1.jpg

關於我們,這之間有個東西叫做友誼;
它是個告示牌,向世人宣告我們之間的關係。
可是它只是個告示牌,當它傾倒時,除了我們自己,沒有任何人可以幫我們扶起來。
而當我們都選擇不彎腰去將它扶正,你知道,友誼也不再是告示牌,只剩狼狽。

這種急轉直下,好像都是我的錯。
只有我這種個性的人才可以造就如此陡峭的劇情。
很像老故事了,怎麼走怎麼覺得有種熟悉感;但是儘管熟悉,卻從來沒有習慣。
我記得不久以前我發誓絕對不要回去,可是為什麼我又愛面子的選擇不先投降?
大概我永遠沒有辦法看透的、沒有辦法釋懷的,就是你說的那些。

你說你為了認真所以你要坐遠一點我絕對可以諒解,你要我坐的再遠我都不會介意;
你說你要多花一點時間在念書上我也雙手雙腳贊成,我可以消失。
可是當我最後看到的是只有我一個人在遠處看著人口密度超高的你們,
真的只有情何以堪四個字可以形容。
當你所謂的念書就是三不五時的交頭接耳,那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也該埋頭了。

 

我還記得所謂生存之道,就是不看不聽不見面。
這也是為什麼我埋首、我聽耳機、我離席。
不要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問我要去哪,我該說清楚的我都已經說清楚了。
當你最後還是決定什麼也不做,那死要面子的我,也不可能會去扶正那個牌子。
說了那麼多,我不會是你的大樹,你再多的盤根錯節也跟我沒有任何瓜葛。
你不必、更不該,要我落地生根在這裡等你,要我死透的站在這裡說不能放棄你。

你要我留在這裡我就會留在這裡,可是我的行動力你是知道的;
我可以很自由,但一旦我降落了,就像拖了水的風箏,很難再飛上天空。
你不能因為想看清楚我的圖案所以就把我從天空上扯下來,
然後又很不負責任的不把我施放回天空。

 

要嘛,讓我們永遠處在半生不熟的狀態,我還記得那段時間,多好,多好。
因為你做任何事情,我的確偶爾會想起過去,但那只有淡淡的悵然,甚至稱不上哀傷。
我甚至會很慶幸你還過的好好的,你的世界夠完整,更棒的是我這裡也沒你的空位。
我們像是彼此的觀眾,看著一齣戲,不論好還是壞,我們都是戲外的人。
我的一切快樂憂傷都與你無關,你的一切台詞亦與我的故事沒有任何衝突。
我們從舞台、編劇、導演、演員、到主軸、中心思想都不同。

我們像是很普通的過客,碰面會打招呼、撞到會說抱歉;
聽到好笑的我們會笑成一團,但我們不會彼此互使眼色;
碰到了需要齊心協力的事情我們或許會毫不猶豫的搭起肩,可是我們是夥伴,稱不上朋友。

所以聚聚散散對我們來說甚至不是一種轉折,只是一種家常便飯。
或是說,我們之間的聚散從來不被視為一種聚散,聚散這個詞感情太過豐沛。
我們只是單純的,遇見,聊天,道別。

 

你給我的紙都已經破爛不堪,可是我都還留著。
要嘛,我都不該回首了,全丟了,可是我知道我沒有那份能耐。
我一直都是靠著回憶餵養長大的,因為回憶,我才若有似無的成長。
你說了那麼多,我到底記得多少我也不知道。
相較之下,你是個言語華麗的傢伙,而我竟然也沒有辦法接受。

曾經我說,還好你變的很敢說話,才造就我們的再度相遇,否則我們或許還是沒有回到過去。
可是我才發現,你的作為跟不上你的嘴,我的腦子卻緊跟著我的耳朵。
所以對你我只是無限的失望,對自己我只是無限的嘲弄。
為什麼我要相信你說得那麼多,不管是加油添醋了什麼,你的比喻生澀我卻仍就聽進去?
一直以來你用著你的語言,試圖跟上我的腳步,你是如此說的;
而我也一直說,千萬不要走別人的路,走自己的路吧。
最終你也沒有變得像我一樣,也慶幸你沒有變得像我一樣,讓我有機會恨透我自己。

 

以後會怎麼樣?我不敢想。
你讓我什麼都不想想了,什麼都不想看到了,什麼都不想聽到了。
如果說我想快點找個學校上了離開這裡,有大半的原因是因為你。
我會遠遠的祝福,看著你們飛黃騰達,快樂得不得了。
而我習慣的生活模式,也會讓我活的很平靜,我要的不一定是快樂,不要悲傷難過就好。

我是個失敗的William Bell,而你或許是個成功的Walter。
你讓我必須穿越不同的時空承載你的任務,而最後,我終究是個小小配角。
你就是笨,笨到不知道WB對你的意義,你只想著你要完成你的宏願;
你卻不知到身邊的他,唯一的願望就是幫你完成你想完成的事情。

你卻一點、一點、一點點點也沒有想過他。

 

我想我偏激了。
你過的好好的、好好的過吧你。
就像我說的,我們走的路早就不一樣了。
我不能跟你切磋琢磨,因為你專精的話語跟我的都不同;
你講的那些我也都毫無興趣,你擅長的領域還有你更志同道合的朋友在;
現在我們成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存在。
所以啊。

我或許看我的課外書,而你繼續拼;
我或許聽我的後搖,而你繼續聽古典;
我或許繼續拍照騎車,而你繼續打球;
我或許習慣自己一個人回家,而你繼續擁擠;
我或許失語了,而你繼續聒噪。

This is who we are.
Give me a smile as usual, then I'll go, never interupt you guys anymore.
Poker face will not exist in your world, neither will my voice, my shadow.
Bye, my Walt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輸先森 的頭像
輸先森

還好嗎? 輸格拉底.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