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11-1.jpg  

所以儘管不願意,我還是會把我該收回來的都收回來。
說的真好啊這句話,「最初不相識,最後不相認。
不是不相認至今的點頭道好,而是不能再繼續懷念曾經有過的種種。
畢竟有時候記憶會成了罪過,就像用保鮮膜把人捆的緊緊的;
外頭的世界我們都還清晰著,卻就這樣氣若游絲的慢慢沒了意識。

有些風景一生中無法看第二次,有些人一生中無法見第二次;
有些歌一生中不會想聽第二次,有些文章一生就讀那麼一次;
有些錯誤一生不會再犯第二次,有些錯過一生不會再遇一次;
有些道歉一生只能再多聽一次,有些感謝一生不會收第二次。

然而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我所經歷的這一秒將是人生中的最後一次
這樣的活著是否太辛苦了點?

但是緣份就是那麼要人命,當我們還不將對方放在眼裡時,我們是個篤定的存在;
當我們終於把彼此當成理所當然的陪伴,我們卻又都上了失蹤戶口。
可是問題到底出在哪?我們都不算太胖,在對方的世界應該不會造成負擔;
我們也應該不是個有壓力的存在,畢竟我們的出席率不高。

或許這樣講又有些矛盾了,到底是什麼把我們放在一塊,給我們一塊「bosom」的告示牌?
到底是什麼讓你我相信,You're the one who can be with me forever.
我想這一切的原因都來自於,我們說的和我們做的相差太多。
經過了多年的歷練,我們都成了語言華麗的動物,用繁複的文字求偶。
習慣如此之後,我們竟然忘了,我們都是性情中人,都是敏感的生命;
對其他人需要八分火力,對你對我可能只需要四分,我們卻忘了。

所以我們聽進去的、看進去的,是滿滿滿、那麼澎湃的十六分。
這是一個多麼令人振奮、一個多麼令人放心的依據啊。
所以我們最後在聽覺視覺過度膨脹下,被灌了迷湯,酒醒的宿醉才讓我們懂,
原來我們真的喝多了。

 

有人嘲笑我,這樣做宣示只是在自我憐憫。
我想我也無法否認,現在已經呈現一種看不下去的劇情,
因此我把所有台詞刪掉,把所有對手戲刪掉,很快的,觀眾就會散去。
不過就容許我這麼不爭氣的回味吧。

影片我看了,我只想說那溪水看起來好冷。
你的話我都聽進去了,只是原諒我現在必須把它們都丟進垃圾桶裡。
謝謝你曾經僱用我,可是我不想當個尸位素餐的人,所以我遞辭呈了。
你的分享我永遠都會記住,而我也不會期待我是唯一一個知道的人。
謝謝你昨日的邀請,可是我想說的是,一切都太遲了。
我們果然走的路不同吧,曾經我會想,這只是個非常時期,
一個我們絕對得經過的路,才可以稱的上我們是無堅不摧。
但原諒我,我是個禁不起侵蝕的石頭,我已經快要失去自己原來的形狀了。
而我相信就算我死心蹋地的待在這裡等,等哪一天我們又相遇,你不會認出我的。
我知道最近的這一切太可笑,所以我們繼續保持沉默吧。
我想這是我們倆最擅長的,這還不算長,我們的紀錄是半年哪。
只是我沒有想過的是我以為我們都大了,都懂事了,卻還是那麼幼稚。
你說的大樹,我想不在我身上;你說的拼圖,我想我也不會是其一。

既然這一切都太遲了,那聽我的話。
記住,忘了它。

曾經,
我放下了尊嚴,放下了個性,放下了固執,都只是因為放不下你。

如今,
我要將我放下的一一拾回,而你…

 

好久不見了,音樂。
雖然上次去練團可是那根本是去催殘信心的。

冠德根本搞笑。
原來大鳥在BH面前都裝矜持。
腳快廢了,下次要溜直排輪參加這種活動。
毛巾酷酷。
原來很多樂團是要聽現場才會愛上,聽CD根本沒被撼動到。
《滅火器》讚。
《嘴哥》讚。
大概是太累了,三天睡沒超過五個小時,聽《Selfkill》聽到睡著,還站著!
第一次聽《阿飛西雅》現場。
好可惜沒聽到《65daysofstatic》。
聽說明年還要相約來,BH。

我們根本幸運。
「欸到底要去哪啊?」出了高雄車站之後我們不知道去哪,畢竟沒買第一天的票。
「不知道欸…去夜市?」
「不要…」
「直接去旅館?」
「不要…」
「要不然呢?」
「恩…愛河?」
「感覺不錯,還可以喝咖啡看河。」
「那我們就走吧!」

出了捷運站,問了路,發現還要走好遠才會到。
「反正時間很多,我們就走吧。」
結果真的好久,好不容易看到河了。

「欸你們聽!」
「音樂聲欸…」
「這是哪啊?怎麼會有音樂聲?該不會?」
「欸是Tizzy Bac欸!」
「真的欸!」

結果們就循著聲音跑到了「卡摩麥」舞台的後面,在外面聽免費的音樂雖然回音很大。

「欸毛多!等一下滅火器不用錢欸!」大鳥打來。
「真的嗎?!欸我們快走!」
結果我們就這樣進入「海波浪」舞台。
現場果然很棒,可是原來「海波浪」根本沒辦法控管誰是否有買票。

 

然後是另一個小插曲。
總之不知怎麼樣突然談到票。
「欸毛多…」我的臉色一沉叫了叫毛多。
「嗯?」
「我有個壞消息…」
「什麼?」
「我…好像忘了票了!」
「什麼?!」

後來搭早上五點的車回到台南,跟老爸老媽會合之後拿了票
再做早上六點的車回去高雄…
我一定是神經病了…

 

有些東西正在倒帶,讓我們聽到過去美好的聲音;
但似乎有些東西倒帶了之後又快轉,你可知道我卻完全沒法享受到那份美好。
我多希望我們像個正常的錄音帶,不要有那麼大的起落…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