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jpg 

今天是個適合打文章的天氣;今天的天氣很適合打文章。
有差那麼多嗎?Who cares?反正就是想打。

----------

心情比較平靜了,我應該可以順利的打文章而不要想到頭髮這件事了……

總之今年的氣氛比以往都還好,今年是實質上的團圓;
以前都只是形式上的去吃頓團圓飯,整個就是沒有和樂的感覺;
我們這些小孩子就是那該死的狗嘴臉一副死要錢的樣子(囧)

今年不一樣,不一樣。
不是因為辦在我家,我家根本就沒有什麼好的;
連床位都不夠年輕小夥子們還要移駕到安親班來過夜。

總之,因為今年有些小摩擦,和那個小畜牲大伯。
天知道他在想什麼。

總之,我們沒有在老家圍爐。
甚至,阿嬤也沒有在留在老家,她睡不了老家。

在她老人家看來挺心酸的晚年得這樣,可是在我們其他人看來,這是好事。

總之最後就在我家辦,誰叫我們家離老家最近?
公寓啊,所以團圓飯吃的超擁擠的,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逃;
大姑從加拿大飛回來,三姑從夏威夷飛回來,二姑也從高雄來;
隔天來的二伯一家人也是從北部下來。

總之我們這些小孩子還是一副死要錢的樣子啦這是定律(茶)
只是這次我們得付出代價,誰叫氣氛實在太活絡了。

「你們要唱歌才能拿紅包。」
「什麼?!」
三兄妹為了拿紅包只好獻唱了,唱完一首之後……
「一首只有一包喔。」三姑整個鬼靈精怪。
「什麼?!」
所以我們就這樣接連唱了五首才順利把所有的紅包入袋 = =

老爸這次大手筆,不過竟然因為年紀問題成等差數列,
害我整個殘念比老哥少拿400  XD  可想而知老妹應該超慘 = =

如果我們沒有唱歌,氣氛不會那麼好;
如果後來三姑沒有上去跳舞,這不會像團圓;
如果阿嬤繼續待在那個家不像家的鬼地方,我們真的不會像一個家。

我總覺得有很多事情,真的是焉知非福啊 :D
今年的團圓飯,我吃的特別快樂。

----------

我都不知道表姐二十了。
我都不知道阿嬤今年要九十了。
我都不知道我也快要成年了。
我都不知道我哥快要可以投票了。
我都不知道我媽也快破五十了,還是已經破了?

我都不知道,原來時間可以過的那麼快。

以前我所認識的,今天我還記得多少?
以前我所愛的,現在我還留戀多少?
以前我所恨的,現在我還殘存多少?
以前我所在意的,現在我還保留多少?

時間,真的是一切的良藥,還有一切的毒藥。
它會讓你的痛苦不再是痛苦,卻也讓我曾經許下的諾言會漸漸的被時間侵蝕。
然後逝去。

而你知道,我不是萬能的;
沒有了確定的愛,我什麼也沒有辦法做;
我為你難過了那麼久,不代表你永遠是我的恆星。
我如果有一天退場了,請不要用那種不勝唏噓的姿態找上我。
我承擔不起。

所以請不要在我好不容易遺忘的時候狠心的指著我說「你真是個冷血的傢伙」
我曾熱血過,只是你澆熄了。
灰心值多少錢?你或許不曾在意過;
請不要在我再也不想回首的時候才來跟我說以前多麼昂貴。
全世界我最買不到的就是回到過去。

----------

狗狗好煩,貝貝和Rova快把我逼瘋了;
不過他們又好黏人我整個就是覺得好開心 = =
Rova整個就超愛挑釁,把老哥都快弄到爆炸了,
可是因為小小隻的整個就是很討喜,再加上牠有眉毛耶,
可愛到掉渣。
反正這幾天都跟狗為伍,連睡覺都一起睡,
靠我真的覺得有狗睡在旁邊那種感覺就是超級幸福!

原來有枕邊的那麼爽,管他是人是狗。

然後這幾天瘋狂的去「多那之」唸書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念了什麼,
有沒有那麼悽涼啊(摔書)
常常跟不一樣的人去,我看那個店員都疑惑了;
跟捲毛、大鳥、嘎抓、阿猴還有中風,不同時段。

跟捲毛一直聊天,我們還一直聊到下個學期的事情;
有很多事情都沒有辦法預測害我真的都不敢去想。
然後因為大鳥整個就是呈現爆走狀態。

「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
「喔好啊。」
「看什麼?」
「《艋舺》?我還沒看過。」
「可以啊,我已經看過一次了。」
「妳請我我就看。」
「喔好啊。」

然後這竟然成為我這一生中最丟臉的一個時刻 = = 我真的變成超級死要錢了 XD
所以最後我還是出了一程的計程車費以報答大鳥要不然真的過意不去 = =

我覺得看的時候都還好因為我們被迫坐分開,
捲毛和大鳥這兩個根本就是一直交換心得等到散場的時候再一股腦全部塞給我
害我有時候覺得自己很沒跟上進度都不想講話了。

反正超瘋狂的,別人看的心得都是「意義是三小」那句聽到想衝進馬桶裡的爛句子,
我們記得的卻是「幹你娘幹!你們為什麼要逼我?!(娘娘娘娘娘)」
喔喔整個就是超好笑的我們一直在那邊學,而且還套了很多梗。
最經典的還是以「撞人的路障」這點最棒了。

大鳥整個是移動式的大路障耶還跑去撞別人口中還帶「幹你娘幹!」
整個就是超級瘋狂的我們都快笑瘋了那個被撞的人還彈了一下!  XD
在南方公園我們三個整個像喝醉的酒鬼 = =  超級沒有形象的笑的東倒西歪。

《艋舺》好看在哪裡?
雞腿嗎?阮經天的五角臉嗎?還是他的鼻涕?
還是趙又廷精采的海綿寶寶演出?又或者是Masa那身趴哩趴哩的服裝設計?
強力膠的死法也沒拍出來啊,娘龍的女朋友被強姦的也沒有拍出來啊,
躺在小凝身上的晃動的那個大頭兵,是在幹麻?!(丟爆米花)
然後,有沒有那麼曖昧啊那三個小男生。

不過這只是在打嘴砲,我覺得還不錯啦,
只是要我推薦我想不到梗,只能說那個血變櫻花的地方是大家都預測的到的,
梗撲的太大了,整個就是提早破梗。
然後鈕承澤整個有畫龍點睛的效果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點在哪  = =
大概是喜歡他那個莫名其妙的咬音吧,「你他媽的我對誰負責?」還給我耍文藝腔。

總之,那個大片瀏海整個蟑螂命。
然後,吳大鳥竟然看三遍,雖然離《暮光之城》的13遍還有待加強。

不過我又想看《攻其不備》耶,雖然楊舜抱怨片名翻的很爛;
哩瑪咖好咧你翻《左右護法》誰會想去看?還會以為是和尚還俗的勵志故事  XD

反正只是想打嘴砲。

跟中風整個就是,唉跟他講也沒有用;
好想把瀛青社幹部找出來開會只是好像很難的樣子?
有很多東西我很想講也很想討論就是沒有時間,no time啦逼機淋。
我只能說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本的期望會那麼高,
或許,真的或許,這是我唯一用我的雙手讓《YHB》翻身的機會了
然後咧?就換別人了,青春就是這樣,它是一個鐵軌,可是你只屬於一塊枕木。

---------

然後怎麼可以花那麼多?

去夜市敗了一件我很喜歡的外套,1300飛了;
因為NIKE的單肩背包底快破了所以買了《Blue Haven》的包包,830飛了;
陪嘎抓去買褲子結果該死的看到了一件韓式衣服愛到快吐血,948飛了。

幹。

唉,可是我現在真的發現我超適合穿韓國人在穿的衣服;
畢竟然國人除了藝人以外其他人的肩膀都超窄的,所以我的類型很好找(轉圈)
整個穿上去就是喔喔喔喔喔的爽。

只是我已經沒有$$了,殺了我吧(跪地)

然後最難過的是我的頭髮。
以後,真的、真的、真的要耐住性子等到自己信任的人有空了再碰我的頭髮,
要不然他媽的我一定會死 = =
我這人本來就不怎麼會跟人家講我要什麼,在不熟的情況下。

洗頭的時間怎麼可以比剪頭髮的時間長三倍啦!
這一看就知道他們的開店宗旨就是「一天能剪幾顆頭就剪幾顆頭」的這種經營理念
超不爽的我在被剪的時候整個就像我是個商品一樣,
快速的被剃掉,快速的被修掉,我一點都不覺得那是酷炫的,
靠反而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受尊重,我辛辛苦苦留的頭髮就這樣刷刷刷的沒了;
你說你是家庭理髮或是男士專門理髮也就算了,你他媽的跟我拿400元耶!

我整個就是很難過,我的鬢角沒了,這不打緊;
我的瀏海沒了!靠!靠!靠!
我都快瘋了!現在是怎樣啦我根本就沒有瀏海了嘛!你怎麼可以那麼沒有sense?!
虧你的牌子掛的是「設計師」不是「修毛工讀生」耶!

我花了好大的力氣告訴自己「頭髮會重長頭髮會重長」,
我第一次覺得欺騙自己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 =

新春就給我搞這種飛機是怎樣啦。

----------

而或許我就不是那麼擅長做這種事情的人。

阿猴去買鼓棒,我一句話也沒有說,甚至再見也沒說就飄出去了;
對我來說,我覺得自己沒有必要被關注的事情我不可能再把自己捧出去。
我的噗充滿了很好笑的梗,可是因為差不上話所以都沒講啥;
對我來說,不屬於我的地方隨便亂入是種侵犯。

可是有那麼多那麼多的顧慮,最後只讓我成為這樣的刺蝟。

而這不是我要的。

寫一些平淡的文字,後面卻藏著什麼?
我給了一些力量,你們轉換了,然後使用了,然後呢?
我們從來都不標明製造商對不對。

我想我會一直這樣下去因為我不擅長索討,除了錢。

---------

天氣總是陰陰的這幾天。
然後我每次出門的時候都沒有被淋到雨。

可是有某些地方總是在下雨,而我忘了撐傘;
或是我撐不起傘,那裏太狹窄了,好像是我的問題。
所以我就一直淋雨,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放晴。

下雨的時候我問什麼時候才會放晴,放晴的時候卻又告訴自己總會下雨的。

而,我改變不了的是我的心態,
還有如果我執意這樣下去,我的人生。

----------

貳零壹零年貳月拾柒日貳拾貳點伍拾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