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24-4.jpg  

真的沒有想過是這樣度過的,至少我以為會很平靜;
我以為頂多,就是和同班同學們唱唱生日快樂歌、收幾張卡片;
我以為頂多,就是些許人傳簡訊給我、有人留言給我,告訴我今天要快樂。
結果我發現我低估你們了,我也低估了我自己。

 

-----


《出航的,除非失事,否則總會回航的。》

謝謝你,我最重要的朋友。
儘管在今天,我這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日子,我們沒有在彼此身邊,
不過我想我們都習慣了,在彼此的生日當天缺席,但缺席的只是形體的這個部份;
我想我們都帶著彼此的祝福過完了這一天,你通常是會流淚的,我羨慕你;
只可惜我淚線不發達,所以我只能笑的很用力,不是因為不快樂,真的。

我以為它會永遠缺席了,所以我已經不把它的空位當成遺憾了;
反而你這樣的神來一筆讓我真的很感動。
紙飛機來了,我終於看到它完工的樣子了。
飛彈還是沒有裝上去,不過它架上了展示架。

「這個部份很脆弱,你要小心拿。」
「恩…」

我想我們有時很脆弱,就像你做給我的模型一樣;
需要很用力的呵護,可是就算我捧在手上,經過一路上的爛台南路的顛簸之後,
它還是斷掉了。

我們難過,難過為什麼我們沒有固若金湯;
可是幸好我們並沒有因此棄守,反而是含著淚、拿著快乾再把它黏回原來的樣子。
是的,它看起來有些狼狽,可是因為這些舊傷,讓我們看起來更貼近實際。
活在這樣真實的世界裡,我感到很踏實。
或許是因為不會有種失重的感覺,我們畢竟都是平凡人啊。

謝謝你。真的。
「最」,這個你真的不用懷疑。

20110424-2.jpg  

 

-----


《我們,我們。》

謝謝你們,高三一班。
這一切感覺都是經過沙盤推演的,因為感覺好自然!

謝謝Desh的臨機應變,很不做作的把我帶出了校門,還喇塞了那麼多;
謝謝你們為我準備的大蛋糕,真的好精緻好精緻,看了真的會動容的那種…
那本胎死腹中的備審資料,你們竟然用一些「我要做紀念」就拿到原檔了,
然後聽說影印店老闆還一直說「阿沒有封面欸、阿有缺頁欸、阿你真的要印?」
然後你們特別加訂了五頁空白頁在整本冊子的後面,然後──

你們將它們全部填滿。
看著不停重複的「以上悉吾人肺腑之言…」會發笑;
看著「你影響我好多」會感到疑惑;
看著「高三一有你真好」會覺得心好暖;
看著「You know I do」會深感自己實實際際的存在。

對我來說那個備審資料是一個歷程,一個或許有一小部分不太想回首的歷程;
可是你們讓我覺得那是個甜蜜的負荷,一個我曾走過可以自豪的足跡。
我們都還有好多路要走,而我們目前也尚未革命成功;
的確,可能我們無法豪氣的對著外面說我們是頭段班、我們的成績很亮眼;
或許學校會對我們有些感冒、因為我們好想讓他們以我們為榮卻似乎力不足;
但我們對自己,我們可以好大聲、好篤定、好自信的說You know I do,
而我想這就夠了。

謝謝你們的拉炮,你們的列隊,你們的噗梗,你們的攝影,你們的留念;
謝謝你們簡短的致詞,你們掏心掏肺掏狗血的可愛留言,真的 :)
謝謝你們給了我一個我絕對不會忘記的18歲,而就算我記性再差,
我都會努力告訴自己,我不會忘記你們。

20110424-3.jpg  

 

-----


《我懂得,罷個這個人》

你說的好篤定,就像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你說的好有自信,就像我們後來又重逢的時候。

其實我覺得或許是我的錯,我給了你太多不確信,因為我一直都不是個能夠把話講死的人;
連話都講不死的人,請別勉強我把感情這回事也講的那麼死。
而我想你有那個本領,是因為你懂,不一定是懂我,但你卻懂怎麼告訴自己你懂。

謝謝你,我曾經問過你「好人」的定義:
到底好人是會做好多好多事,別人介紹他時都說「他是什麼他是什麼他很會什麼」;
還是他或許沒什麼技能,但別人介紹他時總會說「他是個好人」?
那時你也說不出個所以然,而我說我覺得我只是個很明朗的工具價值。

今天你給了我解答,雖然我也不能確定這是不是正解。
你告訴我,「我覺得你就是個好人,可是我說不上個所以然來。」
而我想很多事情就是因為沒有原因,才是一切事情的理由吧。

你和你弟真的是讓人摸不透,或許說我從來沒有期待過這一天;
就算有這一天我也萬萬無法想到是由你們倆發起的,我想你們一家人一直在顛覆我。
那段過程聽起來很傳奇、動用了很多人力;
光看到那上百個「祝你生日快樂雖然我不認識你」我就真的震懾了,
你們到底是憑著什麼信念、去做這麼傻、這麼龐大的事啊…

謝謝你的筆,如果沒有記錯那是一支昂貴的筆,一支我曾嗤之以鼻的筆;
這樣格外的諷刺,你買來給我當生日禮物,而且你還買兩支。
我不知道今後我們會怎麼樣,我真的不知道。

有可能吧,我們人天各一方,為自己的夢想打拼努力;
有時候連問後都不敢獻出,深怕打擾了對方好不容易平穩的步調;
有可能吧,我們會再重聚,就像你說的,七月之後一切都又會回歸正軌;
你要我等,而我也會等,因為你要我相信,而我想你要我相信的那股信念我信了。
這就是我們不一樣的地方吧。

謝謝你,雖然我已經不叫William Bell了。

 

-----


《來自上一層天堂的祝福。》

起出李棟把七張大信封放在我桌上我還不知個所以然,
打開了第一張發現是高二一班小學弟妹們寫的我才有了個底:
「該不會吧…所以接下來六張…」
慢慢的把它們通通看完,我除了感謝還有吃驚,
我記得我明明就沒有那麼招搖阿…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寫下祝福?

原本預計幾個我沒有帶過糾察隊的班級應該會比較多空白,
結果也沒有,全部都是滿的…

心中有個小小的聲音覺得這不值得,不值得你們花那麼多時間在一個已經將要離開的我身上;
可是心中卻有更大的聲音由衷的感謝你們,謝謝你們還肯記得我、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我能為榜單爭什麼漂亮的成績,但我知道我會拿出我一貫的作風,
就如你們認識的我那樣,我想我會的。

來自上一層天堂的祝福,謝謝你們,
你們的祝福像天使,幸好那不是個壓力,是個讓我可以更努力的動力。

 

-----


《我的你的他的她的她的我們的老朋友。》

三年了,我們終於有一次正式的生日聚會。
前兩年真的過的很隨便、很沒有同年同月同日生的那種氣魄。
我想我們都有各自的重心,各自要忙的事情。
或是我這句話是在牽拖你,其實都是我自己只顧著忙自己的事情而忘記了你。

我想你會怪我,但我想你也不會跟我太計較。
因為一直以來都是我比較小心眼(茶)

謝謝你們,雖然我們一直在詞窮;
可是在沉默之中竟然沒有一絲絲的「啊我好想快點離開這裡!」的感覺
高中,我們是不是都學會了一項技能─「安靜」呢?
我想那也是一種成長吧,一種就算沉默可是還有些什麼在心中傳遞著。

我給了你一張樸素的卡片,你也給了我一個樸素的回答:「我忘了帶!」
哈哈管它那麼多,看你寫肉麻的話也頗噁心的…
其實這場聚會美其名是生日派對,其實是好不容易可以讓我們敘敘舊吧。
大家各自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打拼,有些心酸似乎是很難說出來的;
我們都挑那些無傷大雅的事情出來塞塞牙縫,並不是想搪塞誰的嘴,
只是或許把這些美麗平凡的小事情拿出來講講,自己的心情也會變的美麗平凡吧。

因為眼前的這些朋友,大部分的時間都不會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現,
但在某些時刻,他們卻是踏實的存在,那種存在讓人覺得有種安全感。

老朋友啊,謝謝你們。

20110424-5.jpg  

 

-----

 

怎麼辦,有些電話號碼我認不出是誰…

謝謝張飛、小蔡、乙璇、盧修、秀蓮、毅倫、卡娜、草、Johnspay、阿鈣、Cos
你們來自不同的領域、不同的世界,給了我相同的訊息,我都收到了
謝謝你們。

謝謝FB上破百的祝福,我真的無法一一回覆、似乎真的太多了(煙)
但我真的萬分感謝,儘管只是按按鍵盤點點滑鼠也罷。

 

-----

 

我沒有想過我的18歲是這樣過的,真的從沒有想過。
我們沒有轟轟烈烈的煙火,只有批哩啪拉的拉炮;
我們沒有灑狗血的劇情,只有搭著我的肩說「走吧。」
我們沒有什麼奢侈昂貴的禮物,倒是有架搖搖晃晃就會斷掉的紙飛機。


我們沒有因為18歲就進了電影院看3D肉蒲團,但我有你們。
祝我18歲生日快樂,我成年了。

 

2011, 04, 24, 23:28 update.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