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pg 

情緒可以被一場電影、一本書的文字牽引,
也想當然耳的會被那該死的畫面擊破一切。

----------

左手還握著你給的鑰匙圈 右手卻暗了拒接的鍵
過往像電影一幕幕浮現 你給的溫柔讓我錯覺
為什麼我原諒你食言而肥 為什麼我需要為你留臉面
而你卻可以輕易的撤退 讓我看著一片空白掉不出眼淚

但你又在整片白的角落加了一點黑
我們之間的可能就像黑點占的畫面
渺小卻又起眼 隱藏卻又熱烈
當我準備踏出一步你卻又擔不起這罪

我的餘光看見 你和他的擁抱那麼熱切
好像是痛苦要我對過去假象加倍思念
我的餘光無法拒絕 所有不想明白的心碎
只好一刀又一刀的感謝 再一次又一次的把憧憬撕裂

我認為你故意讓我發現 什麼叫做沒有我的完美
世界的理智一寸寸崩潰 我早已忘記恨誰愛誰
為什麼我需要的總和我相隔好遠 我憤怒的卻進在眼前

----------

其實真的能夠離開的時候早就是不在乎的時候了,
而我們真正想要離開的時間點卻總是最在乎的時候。
或許人是種矛盾的動物,用絕對的反面來告訴自己真正迫切的需要。

多少人必須為了這種習性每天苟延殘喘?
多少人必須為了這樣的悲哀不敢正視前方?

有時後習慣了用餘光看盡了世間的一切,
我們才會發現,一切都變形了、都黯淡了。

----------

貳零壹零年壹月拾日柒點貳拾柒分

    全站熱搜

    輸先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